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众人忙不迭的后退,司阳一边直接用空白符折叠出五芒星的形状,每折叠出一枚就在里面放了枚青铜币,青铜币上所印制的是‘半两’二字。秦半两是五帝钱的起始,也是历史上流通的最久的货币,可惜历史太过悠久,想要找到一枚真货极其不易。

围观的众人看到司阳这一掏直接一大把的秦半两下意识吞了吞口水。没有秦半两,大五帝钱难成,现在他们能有一套清代五帝钱都不容易,大五帝钱整个玄学界都没几人有。现在看到这人一把把的拿出,如果都是真的,那价值简直不敢想。

司阳将折叠好的五芒星符随手往地上一丢,当落地的瞬间,无形中仿佛给树立起了一道屏障,站的距离比较近的甚至被一股力道逼得不得不再次后退。

察觉到四周的异动,正在专心将自身化为阵眼努力去契合锁龙链的那群人不由得睁开眼查看,却见一个年轻人竟然无视周遭漫天的黑煞之气,游刃有余的游走在他们身边,众人顿时一惊。有人想要将这突然冒出来的青年喝退,却又因大阵无法开口,但眼神显得更加焦急了。

司阳见他们看向自己,便朝他们勾起嘴角微微一笑:“你们的后辈用一千万买我出手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保命的同时解决掉这个祸患,姚家的后辈格外孝顺,出了两千万。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所以还请各位稍后尽量配合我。”

司阳说完,不等他们反应,直接手一扬,一口布满奇异文字的金色小钟从他手心飞出。

当那小钟悬入空中的瞬间,嗡地一响。仿佛从天边而来的钟声激荡开来,被众人死死压制在山头的煞气轰然粉碎,消散于无形。早已入魔的贺博易察觉到了一股强力的压制,原本就未停歇的反抗一瞬间猛然激烈了起来。瞬间飞沙走石,狂风四起。

这时刚才被司阳状似随意丢在地上的五芒星符微微出震颤,以那贺博易为中心的方圆百米之内明显可以看出气流激烈的犹如利刃,将那震荡起来的飞石割裂粉碎,围坐阵心的众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的不成样,身上的血痕一道又一道的在增加。

但有一人依旧例外,明明身处阵心,却还是那样闲庭漫步一般。似乎所有激烈的交割都在刻意的避开他,又或者是,他的周身有比此时场中更加强大的气场去屏蔽所有能对他造成伤害的东西。

被结界屏蔽在外的众人紧张的看着场中事态的变化,每当视线扫向那个司阳时,有几人的眼神下意识的暗了暗,如果他不是有强大的法器护身,那就表示他有堪比那十一位真人的实力,如果是那样,那就太可怕了,玄学界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人物,在此之前,他们竟然一无所知。

但是同时他们又相当的激动惊喜,这司阳当真有几分能耐,必死的局显然出现了转机!

随着悬空的那口金钟一声声的被敲响,原本阴沉的天空越来越明亮,弥漫到遮天蔽日的阴煞气被打的消散。

这时司阳上前,葱白的指尖轻点在锁龙链上。

端坐在大阵之中一直观察着这个年轻人举动的十一位真人只觉得心口猛地一颤,甚至有种灵魂被人碰触到的感觉。这锁龙链不止是为了困住贺博易,还是为了融合他们十一个人的真气灌入大阵之中,一旦他们的气息彻底的与锁龙链融合,那就表示大阵成型,大阵成型的那一瞬间就是玉石俱焚的结局。

可是此刻,他们已经灌输近半的真气就在那青年碰触到锁龙链的瞬间被打散,众人也直接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内力给震翻,十分狼狈的滚落在地。

锁龙链失去了众人真气的加持,又经受了这么长时间阴煞的腐蚀,在脱离了众人的那一瞬间,锁龙链肉眼可见的开始碎裂。

“不!!!”

有几位真人见状简直目眦欲裂,他们好不容易用锁龙链将贺博易给困住,一旦锁龙链毁了,再想抓到贺博易就真的难如登天了。

然而就在锁龙链粉碎成灰烟的瞬间,那一直悬空的小金钟陡然变大,咚地一声,轰然落地,将那贺博易给死死的罩住。

司阳手一挥,那地上散落的五芒星符悉数飞到了他的手心,符纸直接粉碎成灰,一枚枚秦半两露了出来。结界的屏障散去,一直焦急在外围观的众人连忙冲了过来,各自将自家的长辈扶起。

原本狂风大作沙石横飞的山头彻底的安静了下来,除了那口金钟不断的发出轻微的嗡声,还有一群人带伤的狼狈模样,前一刻的大战仿佛像是一场梦,格外的不真实。

第8章

眼看着事情似乎得到了控制,有那口金钟的压制,贺博易一时半会儿也翻不起什么浪来,众人总算是松了口气。要如果不是担心贺博易寻机逃走,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想出更加周全的应对之法,也不会打算去拼命了。

如果一早有这么一个强大的法器助阵,他们也不至于选择玉石俱焚,如今总算是得以缓口气。

那十一人中一个光头的和尚走了过来,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后才道:“这次多谢道友出手相助,只是不知道友接下来要如何处理贺博易,如有需要我们的地方,还请吩咐。”

其余人在自家后辈的搀扶下稍作整理,虽然体内的真气耗去大半,但还不至于坚持不住的倒下,服用了丹药调息了片刻后,纷纷围拢了上来。

“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鄙人西宁项家项广成。”

司阳朝他点头示意:“司阳。”

兰玉琢扶着自家师傅上前:“师傅,这位就是司前辈,司阳前辈,这位是我师傅,这次多亏前辈了,前辈大恩无以为报,今后前辈有什么需要,我兰玉琢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等兰玉琢的师傅开口,司阳直接道:“用不着你去赴汤蹈火,先前的条件都已经谈好了,我们钱货两清不算恩德。”

司阳说完看向那口金钟:“那贺博易早已舍弃了人身全靠煞气来修炼,这金钟是阴煞的克星,会一点一点的消磨阴煞,当将全部的阴煞蚕食干净,贺博易自然也不复存在,只是这段时间恐怕还需要你们来镇守,当然如果有人能够以佛经加持,这处理的速度自然就更快了。”

光头和尚闻言道:“道友放心,此事交由我灵谷寺来处理便可。”

听到司阳的话,兰玉琢心念一动,忍不住开口问道:“前辈,这金钟是阴煞的克星,那是否也能将缠绕在人身上的阴煞也都蚕食干净?”

司阳闻言微顿,随即道:“这种情况要分两种说法,一是为恶而导致的阴煞,那阴煞与自身气息早已融为一体,若是作恶多端,即便除了阴煞,结果我不多说你也应该清楚,二是被动沾染的,去了不该去的地方,碰了不该碰的东西,或是被人暗算,在阴煞还未与自己气运相连时好解决,即便连上了处理起来保命可以,但寿命定然是有损的。”

兰玉琢顿了顿:“前辈,若是阴煞是因为在胎腹中被人暗算带来的,那人本身并未作过恶,甚至一直在做善事,这样的事可有解决之法?”

听到兰玉琢的话,司阳下意识想到那天在学校里见到的那个男人,那人也是阴煞缠身,偏偏又有若隐若现的道德金光,简直就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