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看中的房子是四环内一栋独栋的别墅,占地面积大概一千平米,有一个地下室,往上是三层的小高楼,最让司阳满意的是这房子自带一个大花园,邻里间间隔较远,围墙又高,相当的闹中取静。这片楼盘才刚开售,但因地理环境和占地面积,哪怕这里贵到天价,想要买的人也绝对不少。

司阳之前第一次看到这里的介绍图时就觉得喜欢,能够让他一眼就喜欢上的,证明这里跟他有缘,所以赚了钱他就来碰碰运气,如果买不到他自然也不会强求,随便再挑个远一点的地方买个房子住也一样,最多就是出门开车远了点而已。

想到开车,司阳忍不住默默撇嘴,修仙界多好啊,御剑的御剑,骑灵兽的骑灵兽,绝对不会有道路拥堵,将时间浪费在路程上的情况发生。

司阳踏进售楼部的时候,一个穿着职业装,面容精致的女孩笑脸相迎的走了过来。那女孩刚刚问了一声好,就被一个浑身煞气的男人给拦住了。

兰谨修今天只是顺便从这里路过,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去看看他自己房子的装修进度,结果车子还没开进去就看到司阳正朝售楼部的方向走去,兰谨修下意识的追了过来,还鬼使神差做出了拦截的举动。看着有些懵的销售员和不明所以的司阳,兰谨修佯装镇定的朝销售员道:“这位贵客我来负责。”

那妹纸下意识看了不远处的经理一眼,见经理用眼神示意她,连忙听话的照办,再次朝司阳礼貌的笑了笑,鞠躬示意后就退开了。

兰谨修一转头就撞进了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那里仿佛有个黑不见底的深渊,一进去就再也拔不出来了。心脏也似乎闯入了一只不安分的小生物,咚咚咚的在里面跳个不停。兰谨修微微垂眸,强制的让自己醒过神来,克制住偏离的心神,礼貌上前道:“司先生您好,我叫兰谨修,兰玉琢是我的妹妹,多谢您两次出手相助。”

司阳歪了歪头,略疑惑的挑眉:“你认识我?”

兰谨修点点头:“正好昨天我去工大有点事,玉琢来找我,在校刊墙上看到了您的照片,没想到今天这么巧,会在这里遇上,昨天舍妹还说,找天正式下拜帖,好好感谢您一番。”

兰谨修说完又道:“不知司先生何时有空,可有偏好的菜系,还请司先生给我们一个答谢的机会。”

司阳笑笑,也并未拒绝:“以后有空再说吧,我今天是来看房子的。”言外之意是,没空跟你套交情,要么你来给我介绍房子,要么你让人家销售员过来给介绍房子,请进入正题。

兰谨修闻言道:“不知司先生看中了哪里的,我可以帮您介绍一下。”

司阳笑着看了他一眼:“那麻烦兰先生了。”

见司阳没有反对,兰谨修下意识松了口气,一直僵直着的身体也放软了几分。

司阳指向别墅区的微缩景观问道:“那里还有房源吗?”

兰谨修顺势看过去,点头道:“有。”他是开发商,就算没有,他也能让它有。

尤其是这种黄金地段的别墅随着国家一些政策的颁布是越来越少了,一些房型,占地面积大的越来越往外挪,不允许占有城区资源。所以房子都还没建好,就已经被人抢着订走了大半,只有一小部分是对外出售,但往往还未开售就被消息灵敏的人通过各种关系渠道高价购买走了,还有一小部分是自留,就是留着用在一些人情往来上。

可以说在售楼部里建造这样的微缩景观纯属是给门面贴金而已,只能看,有钱都买不到。

兰谨修带着司阳往微缩景观那边走,问道:“司先生看中了哪一套?”

司阳一边看一边问:“哪几栋还没卖出去的?”

兰谨修指了指他预留的那几个,司阳见自己喜欢的那栋竟然还没卖出去,顿时一喜:“我喜欢这栋。”

兰谨修点点头:“没问题,既然司先生喜欢,那这处房子就当做...”

话还没说完,司阳就笑眯眯道:“如果你说要送给我,那我就不要了。”

兰谨修顿了顿,改口道:“那我给司先生一个内部的折扣吧,若是司先生赏脸,愿意交我这么一个朋友的话,还请司先生不要拒绝我的好意。”

司阳笑道:“好啊,那就多谢了。”

见司阳接受了,兰谨修松了口气,拿起一旁的计算器按了个数字。这下换司阳顿住了,哪怕兰谨修给了个很低的折扣,甚至好像还直接抹掉了很多的零头,哪怕他现在手里也有了一笔钱,但貌似...不够。

房价真是贵的超乎想象,难怪这年头房奴越来越多了,真是太糟心了。

虽然不够,但也差的不多,就在司阳想着,富二代室友李浩的小金库是不是可以先借给他一点时,兰谨修又开口道:“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正惦记着室友小金库的司阳下意识道:“什么?”

“司先生也是玄门之人,我身上的情况想必司先生应该也能感觉到,那日舍妹也对司先生说过我的情况,当时司先生说如果有较为温和的法器也能将我身上的煞气压制一些,只是如今法器难求。”

司阳顿时了然道:“你是想向我求一个法器?”他就说兰谨修这样一个身居高位之人,怎么就这么热情,尤其是这人明显是性情比较冷傲的,即便是真的十分感谢,也不至于热情到赶走销售员亲自来替他介绍房子,这显得也太奇怪了。如果是还有所求的话,这就比较说得过去了。

兰谨修担心自己说的会让司阳感到为难,毕竟玄门中人也不是谁都有法器的,法器这东西真的是可遇不可求,那是真的有钱有权都未必能弄得到的:“我知道法器难得,所以才说这是不情之请,不过若是没有,也请司先生不必为难,是我唐突了。”

司阳道:“左手伸过来。”

兰谨修听话的朝他伸出左手,当司阳那冰凉的指尖触及自己的手掌时,兰谨修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往回缩,不过却忍住了。视线几乎胶着在了那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心跳越发不受控制了。

司阳查探了一下他体内的阴煞,果然就如同兰玉琢说的,这根本就是娘胎里面带出来的,已经与他的气息完全的融合了。但除了阴煞之外,还有一股外来的生机,这股生机盘旋在他的体内,让他不至于完全被阴煞给侵蚀。

也是因为这股生机,让兰谨修体内的阴煞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不至于过于外泄而伤人伤己。但一旦阴煞过重,生机缺失,兰谨修因为只是个肉体凡胎,肯定是抵挡不住这股阴凉之气的,到时候自身的痛苦不必说,还会给接触过他的人带来厄运。

这样的人竟然也活到这么大,也不知道背后为他付出的人耗费了多少心血。

司阳收回手:“这里人多,寻个安静的地方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