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连忙道:“我在这里也安置了一套房子,已经装修完了,现在正在布置家具,上面可能有些乱,您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去坐一下,顺道还可以看看您看中的那栋。”

司阳自然不介意,就算兰谨修不说他也是要实地去看过才会最后确认买不买的。房子距离售楼部还是有些距离的,所以司阳直接坐上了兰谨修的车跟着他一道入内。一路兰谨修都在给他介绍这片别墅区的设施,东南西北四个出入口,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守巡逻。所有的外来物件保安室会直接收取,然后由安保人员再送上门,不会让外来人随意进入。

听到这个,司阳几乎是下意识问道:“那点了外卖也不让进?”

兰谨修微顿,似乎没料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能够住进这里的人,谁家还没个厨子,不过也可能没想到像司阳这样的人会问这样的问题,莫名觉得似乎接地气了不少,没那么高高在上了。

“按照规定来说是不允许进入的,不过安保会接下外卖,确认没问题会自行送入客户家里。”

司阳看着那些不断倒退的景色,默默想着听说故宫里有不少的残魂,不知道能不能逮着一两个御厨,找个时间去逛逛碰碰运气好了。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目的地,兰谨修指了指相邻的另一边:“那栋就是刚才您看中的,稍后我带您去参观一下。”

兰谨修的房子是偏向现代化的风格,大片大片的落地玻璃,显得整个空间整洁而大气,看起来令人感到很舒服。一些盆栽之类的物品也摆放的恰到好处,就连墙壁上的一些挂件,家具的摆放明显是经过人指点的。不过他妹妹兰玉琢身为玄门之人,就算自己不懂,也肯定有认识的人懂,少不得也要帮她哥指点一下。

兰谨修带着司阳参观了一下:“司先生,不知道您对这房子的风水怎么看,哪里还需要再改正一下的?”

司阳道:“直接叫我司阳吧,先生先生的叫,还用敬语,听着好像在跟糟老头子讲话似得。”

兰谨修的眸子亮了亮,嘴角甚至都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那司阳直接叫我谨修好了,我们这算是朋友了吗?”

司阳笑道:“我都接受了你的友情折扣,当然算是朋友了。”说完环视了周遭的环境一圈:“我对风水并不擅长,不过你这里的气息令人觉得很舒服,格局上来说更多的倾向于驱散邪气,结合你自身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比较合适的。不然一个地方住久了,沾染上了太多你身上自带的阴煞却又散不去,对你自身的危害更大。”

兰谨修道:“我还没住进来,抱歉,没有茶水招待你,失礼了。”

“没关系,进入正题吧,你现在的情况正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似乎前不久才有人给你处理过,如果贸然给你压制的法器,很容易让平衡产生倾斜,所以一般的法器并不适用,我这里倒是有个东西似乎挺适合你的,只是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价格也不便宜,你要吗?”

兰谨修没有丝毫的犹豫:“要。”

司阳原本只是想逗逗他,却没想到这人答应的这么干脆,于是笑道:“那看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我算你便宜点,五千万。”

兰谨修道:“好。”

司阳微微挑眉:“那你把上衣扣子给解开吧。”

十分干脆利落的兰谨修听到这话忍不住顿了顿,哪怕再紧张,内心的小情绪再多也能面无表情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他,耳朵上爬上了一抹微红。

第10章

兰谨修努力的克制让自己解开衣扣的手不要抖,要镇定,要优雅,可是那微小的抖动泄露了他的不平静。当衣服解开到第四颗纽扣时,他听到司阳说停了。虽然下意识松了口气,但又莫名觉得有些可惜。

正在低头摆弄手中流沙的司阳没注意到兰谨修的神色,当手中原本浅白色的细腻沙粉在他指尖不断的搓揉之下渐渐变成带了一丝金的银色之后,司阳抬头看向兰谨修:“我要在你身上用这个画一个阵,画在心口上,今后你的每一次呼吸,血液的每一次循环都会途经这个阵法,当你的气息渐渐与它融合之后,这个阵法会自主的去平衡你体内的阴煞。”

司阳说着朝他笑了笑:“这个阵法虽然能平衡你体内的阴煞,当与你的气息彻底融合后还能替你收敛阴煞,以后你再跟人接触,在一个地方久居也不会再受到阴煞的影响,但是前提是你体内的生机不能断,还有就是你今后不能为一点恶,一旦因为你作恶而加倍了阴煞的反噬,这个阵法会直接崩溃,到时候给你压制下去的会直接爆涌上来,到那时候那个为你续命的人给你灌输再多的生机都没用。”

司阳不停的搓揉着手中的流沙,直到流沙泛起一抹若隐若现的红这才停手:“你考虑清楚,凡事都有两面性,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兰谨修点头:“我不后悔。”从出生到现在,为了让他活下去,他身边的人牺牲的太多太多了。别的他不敢说,但有一点他完全的问心无愧,那就是他从未做过坏事。

妹妹为了他付出了所有能付出的,每个月给他灌输生机,又为他拔除阴煞,不让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浓郁的阴煞彻底盖过他体内的生机,将所有能做的,能求的,都做了。如果只是不作恶就能让他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可以让妹妹轻松点,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他后悔。

听到兰谨修这么说,司阳点点头:“虽然有句话叫做好人命短,但好事做多了,总归会有福报的,所以多做好事吧,这辈子所受的罪,都是上辈子造的孽,也许你下辈子就是长命福厚的人呢。”

兰谨修站的离司阳很近,近到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微微清香,能看到那细腻如瓷的白皙肌肤,听到他那状似开解的话,眼神也跟着软了几分:“那你能看到我的下辈子吗?”

“不能。”说完司阳又加了一句:“阴煞是黑色的,你满身阴煞,其实我看到的是一个黑乎乎的人,连你的五官模样我都看不清,又怎么去看你的下辈子。”

兰谨修猛地一僵,不,不会吧,一团黑乎乎的?所以他在司阳眼里的形象是个黑到看不清五官的一坨?!那脑中不自觉构画出来的画面,让兰谨修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司阳明显感觉兰谨修突然的僵硬,然后忍不住笑出了声:“逗你玩的,你还真信了啊。”

兰谨修好不容易凉下来的耳朵,又开始有点升温的迹象了。

司阳一手捧着已经泛红的流沙,一边拉开兰谨修胸前的衣服:“我要开始画了,会有点微微的刺痛,忍着点。”

“嗯。”

刺痛?也许有吧,但兰谨修已经感觉不到了,他全身的感知都在不断触摸在他胸口肌肤上那根修长的手指上,这可比刚才解开衣扣刺激一百倍,那点痛感在这刺激的影响下连一星半点的存在感都刷不出来。

直到胸口突然多了一团火热,司阳才停手:“好了,这两天是阵法的融合,你会感到时冷时热,等阵法融合之后它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只要你不作死,这阵法还能当你的护身符,如果遇到致命的危险或者去到一些极阴之地,阵法都会提醒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