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种阵是最简单的阴阳两合阵,不过司阳在原阵的基础上做过一定的改良,不谈治本的话,算是现在最适合兰谨修情况的东西了。

兰谨修忍不住低头看了看,可是胸口什么都没有。司阳笑问:“想看看阵是什么样子的吗?”

“可以吗?”

司阳直接指尖碰到兰谨修的胸口上:“看。”

一抹红中带金的绚丽色泽在他的心口处浮现,乍一看有点像太极图,但是圆圈里面所画的并不是阴阳分割,是一种很奇异的符文,看起来像是完整的一体,却又一眼能看出左右分明的界线。

司阳的指尖一松开,那符文就消失了,兰谨修自己伸手摸了摸,却什么图纹都没显现出来,果然是给了他一个看不到,也摸不到的东西。不过兰谨修还是真心的朝司阳道:“多谢,你帮了我妹妹两次,如今又给我了一个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们兄妹两真是欠你越来越多了。”

司阳将剩余的流沙装进了一个小瓷瓶里,闻言抬眸看向兰谨修笑道:“第一次我不是帮你妹妹,那家人是我同学的家人,我只是帮我同学,第二次还有现在,我们都是谈好价格的,所以我们从来都是两不相欠的的。”说着将手中的小瓷瓶递给他:“你妹妹应该自己会画符吧,这个给她,让她画符的时候混入朱砂里,这东西全世界独一份,如果还想要,可以来找我买。”

兰谨修也没有推辞,伸手接过:“谢谢,虽然你一直在说钱货两清,但背后牵扯到的事情真的不是那点钱财可以清算的,我跟妹妹虽然是兰家人,但其实是被厌弃的。”

“因为你身上的阴煞?”

兰谨修道:“是也不是,我们父亲虽然是兰家人,但也只是一脉跟兰家主家走的比较近的分支,后来为了跟普通人的母亲在一起,更是直接净身出户,后来因为上一辈的原因,被人暗害,我又是这种情况,要如果不是因为我妹妹很有天分,被兰家的供奉收了当徒弟,我恐怕早就因为阴煞死了,妹妹如今会是个什么情况也未可知,妹妹虽然有天赋,但这些年因为我的拖累过的一直都很辛苦,幸好她有个好师傅,连带着我也获益,所以如果一旦尚大师有个什么意外,兰家自然也彻底没了我妹妹的立足之地。”

兰谨修看着司阳十分认真:“虽然在玄门我们兄妹两可能没什么能帮到你的,但在凡俗界我还是有点能力的,所以今后你若是有什么琐碎嫌麻烦的事情,尽管找我替你跑腿。”

司阳轻笑了一声:“我的跑腿小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兰谨修也跟着微翘嘴角:“我努力。”

既然兰谨修现在身体内有个阵法替他平衡阴煞,那么这里的风水自然就要改一改,不过这种事司阳是真的不擅长,他当初也只是觉得风水一事挺有趣,所以看过几本书,但并没有深入研究过,所以提醒了兰谨修一句却并未插手。

随后兰谨修又带着司阳去了隔壁那栋转了一圈,当场就决定要了。买了房子,因为多了一笔兰谨修的外快,司阳还剩了将近一千万,正好房子装修的时候他还有余款住酒店。

司阳本身虽然不至于说是贪图享乐的人,但从小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从他记事开始,他就被他师尊养在身边,修最高深的功法,用最好的灵器,穿最昂贵的华服,食灵气最浓郁纯粹的食物。加上乌山资源颇丰,在整个修仙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富裕之地,养尊处优惯了,习惯使然,有条件的时候就更加不会委屈自己了。

如今重新再世为人的这二十年,前十年虽然因为修为所限无法开启魂府,跟着外公过了十年真正普通凡人粗茶淡饭的生活,但也没有穿不暖饿过肚子。后来即便可以开启魂府了,魂府内有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随便拿出一两个就能让他在这个世界过上极尽奢华的生活,但司阳却觉得那样没意思了。

也许是那十年的平淡让他也体会到了一些凡人的乐趣,尽管如今重拾修为,但有些地方回不去了,生活自然也没必要向从前看齐。那些身外之物,有的时候就过好点,没有的时候跟着外公上山去挖野菜也不是没有过。

不过可惜的是他外公命数一般,承受不起太多的福泽,所以哪怕他有能力让外公的晚年过好点,却依旧什么都没做。他也可以让外公的寿命再延长些,可是今生超过了他原本的寿命都是在消耗下一世的福运,所以司阳就这么在一个小乡村里陪着他外公走完一整个人世。

外公走后司阳更是为老人超渡了七日,加上几世修来的福报,下一世他外公会是大富大贵的命,也算是全了今生一场祖孙情。

当那座小村子里没有了外公,那里也没了让司阳留恋的地方,所以第一个没有外公的暑假他也算是无家可归了,只能可怜的住在酒店里。

回了几条室友们发来的慰问,司阳去冲了个凉。他决定新房子里一定要有个专门的房间,用玉石铺出一个浴池来,好些年都没舒服的泡个澡了,过几天再从魂府里面清理出一些可以用的玉石来好了,有了自己的房子,生活质量也要慢慢提升上来了。

取出几个杯子,司阳泡了一壶茶,清淡的灵气随着茶叶的泡开慢慢升腾了上来。司阳轻吹浮叶浅饮一口,不是乌山灵泉水泡出来的茶连滋味都寡淡了几分,正遗憾着,就听到门被人敲响。

第11章

兰玉琢整个人恨不得扒在自家老哥的身上,那双手一个劲的在老哥的胸口摸着,这画面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兰谨修大概也忍受不了这样不矜持的妹妹,直接不客气的将她撕开:“再摸你也摸不出来,坐开点。”

兰玉琢连啧好几声:“你速度可真快,我就那天意外在工大见到了司阳前辈的照片指给你看了看,没想到一转身你就直接跟人家搭上线了,还让前辈出手给你画了符,你别说,这前辈一出手你整个外放的阴煞都收敛了进去,我距离你这么近,如果不仔细感受都以为你只是个普通人了。”

在那之前就见过了,兰谨修心里默默浮现这几个字,初次见到司阳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灼热的炎夏,那一抹笑容就像是突然降下的清凉,所以记忆格外深刻。

听过了老哥的描述,却没办法亲眼看看那画在胸口的阵符,忍不住又手欠的摸了上去:“是因为我的修为不够吗,还是因为是前辈画的,所以只有他触碰才能让阵法显形?”

兰谨修直接将司阳给的那个小瓷瓶塞进了那只很欠的手里:“这是司阳给的,当时就是用里面的东西在我身上画的符,司阳还说你画符的时候把这个掺入朱砂里,这一点是送你的,如果以后还想要,那就要花钱买了。”

兰玉琢握着小瓷瓶却没有急着打开,似乎在斟酌着怎么说:“哥,你说如果我们一直跟前辈交好,以后交情深了之后,前辈会不会出手帮你?”

兰谨修看了她一眼:“这不是已经帮了我吗。”

兰玉琢摇摇头:“虽然那天前辈说你的情况无解,但我觉得前辈并不是真的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是可能解决的方式需要付出非常非常大的代价,对一个毫无交情的人那么做显然不可能,但如果是深交的朋友说不定到时候会愿意呢,你知道吗,那天在山顶前辈拿出来的小金钟并不是法器,而是灵器。”

兰谨修愣住了,法器灵器一字之差,却是天壤地别。兰家有一件灵器,传家至宝,从来都是极尽香火的供奉,就连兰家的老祖每年都是朝着那件灵器三跪九叩行大礼的祈福。像他和妹妹这样的存在,是连祭拜的资格都没有的。

兰玉琢靠在老哥身上,叹了口气:“前辈一出手就是一件灵器,你不知道,灵谷寺的大师们日夜不间断的对着金钟念经,当金钟给了回应佛音敲响时,所有的大师直接五体伏地的跪拜,有些小辈甚至都激动的哭了。要如果不是几大家的联手,还有国家出面直接封了山,我想玄门中人收到消息的恐怕都争先恐后的去朝拜了。”

兰谨修蹙眉看向妹妹:“几大家的封山?除了封山还有什么举动?”

知哥莫若妹,兰玉琢戳了戳老哥的肩膀:“你这是在担心他们将那件灵器据为己有?这才接触过一次,就这么维护前辈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