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瞥了她一眼:“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兰玉琢切了一声:“滴水之恩应该以身相许才对,你去许一个啊,说不定前辈看在自己人份上,连你的小命也一并接收了呢,到时候把你嫁出去了,我可就轻松了。”

说完见老哥又不搭理她了,于是笑呵呵道:“你就放心吧,就算几大家想做这种无耻之事,灵谷寺的大师们可不会答应,如今是大师们在守着金钟,更何况,在没有摸清前辈底细之前,我想他们只会尽量去交好,否则惹了个一出手就能是一个灵器,还满不在乎的随便丢在山上的强敌,那不是找死吗。”

兰玉琢见老哥抱着电脑开始刷一堆她看不懂的走势图了,便没再说话,靠在他的肩膀上打开了小瓷瓶,将里面的粉末倒出了一些在手心,指尖捻了捻,然后猛地坐了起来。

兰谨修被她的动作惊的蹙眉:“怎么了?”

“灵沙!这是灵沙!”兰玉琢惊喜的差点跳起来,抓着兰谨修的手臂激动道:“哥!前辈是不是说如果还想要就去跟他买?”

兰谨修点点头。

兰玉琢一伸手:“给钱我!也不知道前辈这灵沙卖多少钱,哥你知道吗,有了这灵沙的加持,哪怕是刚入门的,只要掌握了画符的技巧,画出来的符都是充满了灵力的,以我师傅的修为,掺入了这种灵沙画符,整个符的威力还不知道要提升多少倍!”

兰谨修道:“你确定这是灵沙?司阳说这东西是绝无仅有的独一份,而且是我亲眼看他将一堆白沙搓揉成这个颜色的。”

兰玉琢小心的将手心里的东西倒进了瓷瓶里:“把这个先给我师父去试试就知道了,灵沙这东西我只听过,从来也没见谁有过,根据书上记载,灵沙这东西银白色是杂质最多的,浅红含金是最纯粹灵气最浓郁的,每一颗极其细腻的沙粒都是灵气的结晶体,你知道传说中的灵石吧,这灵沙就是灵石的边角料。符箓本身就是靠灵气来释放能量,如果绘制符箓的材料本身就是灵气充盈的东西,那威力可想而知。”

“那如果将灵气从这沙中提炼出来用于修炼呢?”

兰玉琢想了想这种可能性,随即摇头否定了老哥的猜想:“太奢侈了,这灵沙可不是路边的大白菜,虽然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但就算你有这个财力,也未必能有这么多的灵沙。”

兰玉琢已经急不可待的想把手里的东西拿去给师傅看看了,如果真的有用,那这意义可就相当重大了。

见兰玉琢风风火火的走了,兰谨修拿出手机默默盯了一会儿,几番纠结删删减减后,才将消息发了出去。

而此时的司阳正在酒店里,两个身形挺拔一身正气的男人站在门口看着自动被打开的门,突然有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感觉。他们这种部门总能接触一些神秘灵异的事情,还有些天师术士会养一些小鬼为自己所用,所以刚刚给他们开门的...是鬼?

司阳靠在沙发上侧头看着门外轻笑:“不进来吗?”

为首的男人轻咳了一声,微微鞠躬:“打扰了。”

一踏入房间,大门又像之前那样被无声的打开又被无声的关上,两人下意识的背脊一凉,但接触这类人也接触的多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司先生您好,我是国家第九区特殊部门特勤一组小队长,我叫周勤,这位是副队长李厘,这是我们的工作证。”

司阳接过两人的工作证好奇的看了看,上面写的是国安特勤部,这头衔看起来还真够大的。将证件还给他们,司阳朝之前摆放好的两个空杯里面倒上茶水:“坐啊,请用。”

两人坐到了司阳的对面,端起明显是早有准备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入口,一股清凉之气直灌脑门,因天气带来的燥热瞬间消散,整个人都仿佛轻了几两一般,头清目明了不少。

下意识的多喝了两口,周勤才放下茶杯,直接进入正题道:“司先生既然算到了我们今天会来,那我也不兜圈子废话了,在天风山上的事情多谢司先生出手相助,正是因为有各位天师的守护,华夏才会如此安宁,对诸位天师,国家也是尽可能给予诸位便利,国家也有专门的部门来方便天师们行事,就是不知道司先生是否有兴趣进入这样的部门。”

不等司阳出声拒绝,跟着周勤来的李厘连忙将一份文件递给司阳:“司先生,我们这个部门分为内编人员和外编人员,但无论是内编还是外编都是十分自由的,无事的时候绝对不会影响到各位天师的私生活,只有当国家需要诸位帮助的时候才会联系各位,两者间最大的区别是,内编人员每月都会享受到国家的供奉,俗世的钱财,修炼的丹药,符箓等物,但如果遇到需要天师协助之事,首先会联系内编人员,若是事情麻烦到内编人员无法处理,国家将会协调到外编人员,若是事情处理完了,国家也会给予相应酬金。”

周勤道:“给您的这份资料上记录了国家现有的一些资源,诸位天师可以通过一些奖励积分来换取这些东西。”

看资料上的东西,这所谓的积分似乎还挺有价值的,一个积分可以换取一枚聚气丹,虽然不知道地球上这些所谓的天师炼制出来的聚气丹是个什么样的,但他们修炼似乎都是借助这种聚气丹。

司阳合上资料,朝两人笑道:“那如果不管是内编还是外编我都不愿意呢?”

周勤对处理这种事似乎还挺有经验,闻言道:“这些事自然全凭各位天师的个人意愿,若是都不愿意国家自然也不会勉强,只是希望天师们行走在外不得不出手时,在弄出动静之前或者之后联系我们,您也知道,国家已经破除封建迷信好多年了,有些事由我们来收尾善后比较好。”

司阳点点头:“这倒是,封建迷信害死人,的确是该破除,你们的来意我知道了,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我也会尽量跟你们联系,不给你们的工作带来麻烦,辛苦你们今天跑这一趟了。”

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拒绝了,两人虽然有些遗憾,但这种事也无法强求。来之前,他们其实已经把司阳的身世都调查清楚了,但显然调查到的东西跟他们真正接触之后感受到的完全不一样。资料上说司阳是从一个偏远小山区出来的,今年冬天他唯一的亲人去世,如今孤身一人。

但眼前这位贵气逼人,即便从头至尾笑容和煦但依然难掩周身那强大的气场,那并不是修为给人带来的压迫。那股气场是一种长久高居人上的环境造就的傲然,这恐怕还是这人刻意收敛过的气场。

周勤见李厘还在查看着司阳的资料,看着电梯显示屏上不断下降的数字,沉声道:“别看了,要么资料有问题,要么人有问题。”

李厘翻阅资料的手顿了顿,抬头看向老大:“他拒绝了国家的招揽,实力又这么神秘莫测,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贺博易?”

周勤没说话,直到离开了酒店坐上了车,点了一根烟抽了几口才吐出几个字:“希望不是吧。”

两人走了之后,司阳看着被人喝过的杯子发了会儿呆,直到手机的震动将他震回神,看到是兰谨修的微信,司阳将一个抱枕压在身侧,整个人拿着手机毫无坐姿的靠在了沙发上。

兰谨修:那小瓷瓶我交给玉琢了,玉琢说是非常好的东西,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想请你吃个饭,然后还想再跟你买一些。

司阳手速很快的跟他回复过去:好东西可不便宜哦,一克一百万。

根据他所接触过的符箓以及参考那些符箓的价格来看,这个价格他开的十分合理,一克的灵沙可以掺入十几二十克的朱砂内,如果不浪费,画个几十张符箓都没问题,那些符箓所带来的价值不知道能有多少个一百万,所以这价格其实应该算很便宜了。

果然,就在信息回过去后不到一分钟,兰谨修就回复道:好,我想先买十克的。

司阳的手指在手机直戳:那就三天后吧,吃火锅怎么样?我喜欢吃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