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到底是自己喜欢过又是花了钱娶回来的女人,一开始林建对她是好的,反正甜言蜜语说了又不要钱,林建的父母最开始也并不是多苛刻的人,加上苍文丽虽然内向腼腆,但人很勤快,在家里什么都做,所以一开始的日子的确过的还算可以。可惜没想到这一切,从她怀上第一胎之后就彻底的变了。

嫁进了林家这么多年,为了一个儿子,前前后后反复折腾,更是花了不少的钱财,现在这好不容易怀上了,还是个儿子,让林建现在离婚?这怎么可能!

苍家也知道哪怕他们提出离婚,林家也绝对不会答应,就算以后孩子生下来林家同意离婚了,这个孩子也绝对会被林家给要去。他姐姐几乎用命换来的孩子,也是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怎么可能给那个渣男。

苍父也想过找人去恐吓,逼着林建把这个婚给离了,反正林建家里亲戚并不多,比起他们苍家来简直可以说是单薄的很,可惜现在不比以前了,大家都懂法知法,住的还是临近中都的偏郊,有个什么事随时可以上访,这一招行不通了。

正当父母苦恼如何能够一劳永逸,这个婚离了之后孩子归他们,林建也不会纠缠上门时,苍永丰突然灵光一闪,有些事,也许玄学可以解决。

这年头,有本事的人不多,但骗子却不少。尤其是这种上下嘴皮子一碰,赚钱全靠忽悠的,那天桥下一抓一大把。临到放假前苍永丰就已经想到了要如何对付那林建,所以临走时找司阳要了几张倒霉符,让姐姐回到林家之后化水给那林建喝下。

等林建倒足了霉,又多酝酿了大半月之后,在林建回家必走的一条路上,一天突然被一个看起来还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的中年人给拦了下来。

林建起初是不信的,但听到那人说因缘而卦,不会收他一分钱,这才停下脚步打算听一听,反正不管这个算命的怎么说,他是绝对不会给一分钱的。

那算命的装模作样的将几枚铜钱丢入一副龟壳中摇了几下,倒出铜钱一一查看,又看了看林建,忍不住叹了口气。

林建心中冷哼一声,这种骗人的把戏,肯定说他有什么大凶大灾要他花钱消灾,都什么年代了,怕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不过那算命的一开口却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样说,而是道:“先生应是子嗣丰富的命数,命中注定有三女一男。”

林建听到这话心中一惊,却并没有表露出来,但刚才抱着不管这算命的说什么都不信的念头稍微有些动摇了。

算命的并没有看他,而是一直低头看着所卜卦出来的东西道:“先生福缘都在后半辈子,子女宫兴旺,尤其是三女皆是带财,所以前半生先生过的应该比较清苦,但晚年却是享尽福寿之命,不过根据卦象显示,先生的财运已经破了,莫非是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导致先生的三女早夭?”

算命的说罢疑惑的端详了他的面相片刻,此时林建已经开始脸色发白了,一想到那三个他逼着妻子打掉的孩子,也不知悔还是恨,有些焦急的追问:“师,师傅,有,有补救的办法吗?”

算命的摇摇头:“命数自有天定,你错过了便是错过,正如人生有多个岔路,走岔了你难道还能让时光重来回去岔路口吗?不过根据卦象来看,你这三条财运并非是自然消亡,现在已经带了煞气,如果不解决的话,你今后可不只是破财了。”

这一听林建越发紧张,忙不迭的问:“什么意思?我今后会怎么样?”

“履霜坚冰,阴始凝也。这话的意思是当脚踩到霜的时候,应该知道结冰的日子也快到了,寓意着当你做了某些事,应该知道这件事所带来的后果,这是一份因果,如果我未算错,你命中一子应该也来了,不过是在你三女夭折之后才来的。”

林建白着脸连连点头。

算命的叹了口气:“你命中这一子原本该是平平无奇的命数,不过因为你三女财运兴旺,又受到同胞气运影响,应该也可以算是富贵命,可如今三个可以带给他富贵命的姐姐早夭,其成型于腹中的时候就是带着不甘和怨恨,可想而知这孩子出生后将对你有何影响,从你妻子怀孕以来,你自己回想这段时间的事情,是否诸事皆不顺?”

林建下意识顺着他的话回想,可不是凡事都不顺吗,原本他接了一个大活的单子,虽然要外出数月,但这一趟能让他在家躺吃两三年。可惜过去之后施工频频受阻,最后也不知上头发生了什么事,将他们全部遣散回来,也就拿了那几天的工钱。

这回来之后更是不顺,小到出门摔跤,晚上吃宵夜被牵连到群斗中差点进了局子,谈好的工程又被人截胡。就在前两天,他想去工地找以前熟识的工头,看能不能找个工程做做,结果上面突然滑落一根钢筋,要如果不是他反应快,那就直接迎头砸下必死无疑了,当时他看到落到脚边的钢筋,真的差点没直接尿裤子。

想到这些,林建对这算命的更加相信了,他紧紧抓着算命的手,就差给他跪下了:“师傅!师傅求你帮帮我!求求你!我要怎么做?不要这个儿子了可以吗?”

算命的拍了拍他,将自己被他抓着的手给抽了出来,笑道:“既然缘分让我将你拦下,自然是能帮就帮,你若是想要摆脱厄运,这儿子是肯定不能要的,但是你那无法成人的三女同样也有怨气,且这怨气恐怕早已与你发妻相连,你如果不放弃这段因缘,今后受煞气影响,丧命是迟早的事,但这事其中恐怕也有你的原因,你也逃脱不掉,如今你能做的是好生与你妻子离了,切记是好生的送走,再给你那三个早夭的女儿做一场法事度化,今后多做善事,记住,千万不要再牵扯进人命因果中,你用了后半生的福运抵消了人命因果所带来的杀身之祸,今后再沾染一点,那真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不过你也别担心,根据你的命数,十年后你命中还有妻宫运,如果这十年你积德行善够多,说不定还能有助你运势的孩子出生。”

林建听了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又忙道:“这法事该如何做?师傅你能跟我回家一趟吗?”

算命的摇了摇头,从身上取了一枚折叠好的符纸递给他:“你今天还有一道死劫,这可以保你一命,你寻个香火鼎盛的寺庙,将你孩子夭亡的时辰八字供在庙中就行了。”

林建将那符纸紧紧的抓在手里:“多谢大师!请问这个多少钱?”

算命的笑了笑:“都说是缘分了,自然不会收你一分钱,你回去吧,好生的送走你的妻子,如今那孩子的月份恐怕也不小了,切记,哪怕那孩子生下来了,你不可看不可碰,更不可跟你姓,余下的事情就看你的造化了。”

拿着符纸,林建心惊胆战的回了家,如果刚才那个算命的找他要钱,他还能借口说不定是个骗子,可是人家不止没要钱,还给他符,人家图什么呢?前后一想,对那算命的话越发深信不疑,开始想着该如何不要这个孩子离这个婚。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林建还在想着怎么离这个婚,刚迈出步子,手中的符纸猛地发出一股灼热,烫的他直接跳了起来,下意识将符纸给扔了出去。下一秒,从街口冲出一辆车子,几乎是挨着他的衣角边边飞驰而过。

林建瞬间腿软的跌坐在地,脸色苍白汗如雨下,这第二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深刻体验令他面如死灰,要如果刚才不是被符纸烫了一下,他就卖出那一步了,以刚才那辆车的速度,他只有被撞飞的下场!

灵验了,刚才那个算命师说的话灵验了!

第15章

家中发生的事情,每隔几天苍永丰都会打电话给司阳汇报一下。当初他虽然有靠玄学逼林建自动离婚的念头,但那些计划还有他找来的天桥骗子对苍永丰的说辞都是司阳帮他策划的。

“我姐已经回家了,你不知道,林建那个贱人骗我姐,说如果不离婚,她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他们两个更甚至还会因此丧命。我们用来骗林建的说辞被林建用来骗我姐,不过他倒是没说那什么带财的运,说三个被打掉的孩子已经化成了怨煞,只有离婚才能化解。还说这孩子注定是他命中唯一的儿子,即便离婚了,以后他也会抚养她们的。”

司阳一边沏茶一边笑道:“总要有个说辞,不管他怎么说,只要愿意放弃抚养权离婚就行了,结果是好的就好。”

根据婚姻法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或分娩后一年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所以这个婚必须是苍文丽主动提出,要不然林建也不会找理由骗着苍文丽大着肚子跟他离婚。不过苍文丽向来是逆来顺受惯了,大概是被他的说法给‘吓到’了,竟然没怎么闹就答应离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