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如今苍文丽回了苍家,一些离婚的事宜很快就敲定,那离婚协议是林建准备的,文书上注明了今后孩子归苍文丽所有,但却没有写关于抚养费的事情。林建原本还想着如果苍文丽问了,他就甜言蜜语的哄骗两句。谁知道他们看过文书之后什么意见都没有的直接签了字。

不过这婚离了之后,林建很快又接到一个工程,这让他对那算命师的说法越发相信了,婚一离好运就来了,果然是苍文丽带煞了他。

说了一下家中的境况,苍永丰道:“现在我姐有六七个月大的月份了,起码等孩子上幼儿园之前她都没办法工作,生孩子也是一笔钱,以后我的责任就更重了,我打算过两天来中都,离开学还有一个月,还可以做一个月的兼职。”

司阳道:“你可以先在我这里住着,这里交通还是挺方便的,兼职可以慢慢找。”

苍永丰连忙道:“那倒不用,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兼职,还包住的,一个月底薪两千二,外加提成,反正也就一个月吧,这条件可以了,至少一个月能把我两三个月生活费给赚回来,等开学之后我再找周末那种长期一点的,反正日子总会慢慢变好的。”

苍永丰又跟司阳聊了两句,见有人来家里拖粮食,这才挂了电话去帮忙。

司阳放下手机后端起茶杯,看了一会儿正撅着小屁股卖力擦地砖的小纸人,指尖一弹,一抹灵力弹在了小纸人的身上,打的小纸人翻了几个跟头后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晕头晕脑的爬了起来,又爬过去继续撅着屁股矜矜业业的擦起了地砖。

司阳摇了摇头,人家在为了一日三餐的生计而奔波,自己却如此腐败,罪过哟。

喝了几口茶之后,司阳突然想起来自己好歹也是有生意的人,竟然好些天都没上过他那家网络小店看看销量了。结果一上去,两万一张的平安符竟然卖空了,虽然他的货存也就二十张,护身符的销量也卖光了,护身符比较贵,他只上架了十张,收惊符卖的比较少,只卖了两张,不过就这两张收惊符,就抵得上十张平安符了。

司阳看了眼时间,最早一单是三天前,连着弹出了好几个对话框,有的是问符箓的功效,虽然他明明在页面上说明的很清楚了,但有些人就是喜欢确定的问一下。有的是问什么时候发货,见没人回话,竟然好脾气的留言说想什么时候发就什么时候发。

司阳摸着下巴默默看了一会儿,看来拍下这些东西的果然都是玄门圈子的人,要是一般人,三天不上线,拍下的东西没回应,早就嚷嚷开了或者要求退款了。

司阳点开这几单的地址,全都是中都的,果然应该就是上次他给兰玉琢留下账号的那张名片导致的。这几单估计也有众人试探或者交好的意思。

司阳将被人拍下的符分单装好,手指一勾,几只正在擦地的小纸人就飞了过来。将每一单的符纸用木盒装好,几只小纸人直接贴上木盒,木盒瞬间隐去了身形。司阳一挥手,隐去了身形的小纸人就顺着司阳的意念直接飞去了买家那儿。

幸好这是在中都,迟了三天还可以用瞬移术给送货,要如果远了,要送到估计只能走普通快递了,迟了那么多天,说不定会被人给差评。没有人手的悲哀啊,看来想要壮大自家小店,配送装备要跟上。

距离上次贺博易事件之后,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灵谷寺的大师们还在山上念着经,那贺博易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恶,这般日夜不休的念经度化,也没能将贺博易给彻底灭掉。此时的贺博易还仅剩一点煞气支撑,不过有那金钟罩着,日夜蚕食着贺博易身上的煞气,将其彻底灭绝也是早晚的事。

不过经过那件事之后,司阳也算是在玄门中扬名了。但当日最后还停留在山上的都是各大家和各大门派的嫡系,所以大多数都只是或多或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不清楚司阳究竟长什么模样。

且不说那些只听过名字却没见过本人的如何好奇,就连亲眼见过司阳的也依旧好奇。而当时司阳用来写账号的那张名片,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敲门砖。不管是通过这个渠道跟这位尽管年轻,但貌似来头本事都不小的人牵扯上关系,还是能够通过俗世的钱财买到一些真正的好东西,留下的那张名片就是他们的机会。

吕家的吕景明就是第一个下单的,原本还想说通过网络渠道能够跟司阳聊两句,毕竟交情都是慢慢处出来的,不过他每天上线去看都没有回应,而且他所拍下的东西也没有发货的动态,看来这个司阳应该是佛系卖家了。

正每日照常上线去看看动态,突然听到门铃响了,吕景明放下鼠标起身去开门。他并没有住在老宅里面修炼,吕家的老宅虽然不算是多么深山,但也的确是进出不易,而且家中的长辈还承袭着一些老传统的处事方法,要知道大清都亡了这么多年了,有些阶级制度看起来实在是很可笑,还不如在外面历练来的自在。

打开门,吕景明并没有看到人,只看到一个放在地上的木盒子。四下环视了一圈,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吕景明将木盒拿了起来,关门进屋。等将木盒拿进了屋内仔细一看,木盒上雕刻着并不太显眼的恒天小筑四个字,这正是司阳的那间网店的名字。

吕景明顿时愣住,连忙返身开门出去,找了一圈,却连个陌生人的气息都没有残留。看来送货的人早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吕景明只得无奈放弃。

他从司阳的网店中将货架上的所有符箓各拍了一张,其他的那些符箓还算是常见,但那个收惊符却是他第一次听说。一般只有失魂或者因某些事导致魂魄不稳之人才需要收惊,而这种收惊方式多半是通过一些法事来达成。就是不知道怎么光凭一张符箓就能达到收惊的效果。

将木盒打开后,一股灵气从盒中逸散而出,吕景明这才发现,那木盒并非是一般的木盒,上面竟然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压制之力,像是被刻画了阵法,将灵气封锁住一样。这让吕景明不由得将那木盒拿起来细细端详了片刻,可惜什么都没发现。

木盒中每一张符箓都被单独装在塑料封中,外面贴了符箓的名字以及用途。吕景明先打开的就是那张他十分好奇的收惊符,当收惊符一从袋中取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灵力从符中涌出,顺着他的手指逐渐的缠绕在了他的身上。除此之外,他更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魂魄的存在,好像整个灵魂都多了几分重量,更加沉实,更加紧密。

吕景明连忙将符箓再次装进了密封袋中,那股缠绕上来的力量也随之逐渐消散。力量虽然消散了,但刚才仿佛已经缠绕在他魂魄上的几丝灵力却并未散去,虽然不多,但吕景明仔细感受却能感觉的到。

吕景明心惊肉跳的看着手中的收惊符,那司阳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能通过一张符箓将灵力渗透进人的灵魂。就连他这样有修为的人都抵挡不住,魂魄随着这些灵力的牵扯更加凝实,更不用说那些因各种原因失魂的人了。

吕景明已经顾不得去查看其它的符箓,将收惊符收进了木盒中抱着盒子就出门了。

与此同时,那些同样拍了符箓的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收到了,片刻之后,司阳那间小店的谈话框闪个不停,他刚刚才重新填写了库存数目的货物眨眼间就被人给抢光了。

司阳抱着电脑靠在沙发上看着后台一笔笔钱入账表示十分满意,果然当初决定靠符箓发家是对的,这不就走向了致富大道了吗。

这销路不用愁了,配送上得要抓紧了。到底是用鬼配送来显出格调还是跟凡俗的快递公司签合约,这是个问题。

刚刚处理完一部分繁琐文件的兰谨修正准备去冲泡一杯咖啡醒醒神,听到手机信息声转头一看,见发信人是司阳,瞬间心脏不受控制的一跳,忙不迭的拿起手机查看:哪里的鬼最多?

兰谨修双眸凝视着手机怔愣在原地,哪里的鬼最多,这问题让他怎么回答。大概是脑子一时短路没想起来自己有个专业抓鬼的妹妹,于是本着常识的回过去:医院,太平间?

看到几乎被秒回的微信,司阳忍不住噗笑出声,这回答没毛病。

第16章

吕景明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从高中就在一个班上,进了大学之后又是同一间寝室。虽然关系很亲密,但吕景明这种玄门天师的身份却并没有对那个朋友透露太多,但相处这么久,生活点滴中总会有所察觉。

他的那个朋友名叫姜孟,因自家母亲是信佛的,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对于这些封建迷信之事多少还是相信的,意外知道好友竟然还真有几分道行,还曾稀奇的跟着钻研过一段时间。不过到底只是普通人,对于那些灵异的事情有心想要亲眼见识一下,却始终只能当个普通故事听听,生活并没有因为身边有个懂玄学的朋友而有什么不一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