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后来姜孟交往了一个女朋友,关系处的不错,两家门户也相当,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可是就在数月前,姜孟突然联系吕景明,说自己似乎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

朋友出事,吕景明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他还当姜孟是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所以沾染了一些阴气。结果赶过来一看,这哪里是不小心沾染了阴气,好友整个三魂还在,七魄却有所缺失。七魄之一的非毒已经不在好友体内了。

非毒主管身体的气,也可以看做是主管身体的精气神,若少了非毒,那便会夜不能寝,寝食不安,久而久之精神会涣散,病魔缠身。如果用科学的角度来解说,长久不能眠,身体机能得不到充分的休息,长期以往自然会生病。

姜孟自然不知道自己的魂魄缺失,只是自从跟女友以及她的朋友们去探险回来之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睡不好,精神状态越来越差,脸色暗沉的简直被人榨干了似得。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反正也开始跟着母亲礼佛,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当他身体虚到已经开始影响正常的生活,甚至不管中医西医都看不好,再拖下去连婚事也会受到影响,不得已才找好友来帮他看看。

想要找回失去的七魄之一,自然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经过询问后知道,这次不是姜孟自己作死,而是他的女朋友作死,就是不知道姜孟自己怎么搞到这个程度的。

姜孟的女朋友就喜欢这种灵异鬼怪之事,平时就通过各种渠道来关注,所以也结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那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组团的去冒险,他们去的一般都是网络流传的一些鬼楼之类的地方,偶尔也去一些传说中的荒村。

这次是他女朋友那群人又有集体活动了,不过这次还要在外面夜宿一晚,姜孟不太放心,正好同行的也有带自己男女朋友的,所以他女朋友也就把他也带去了。整个野营的过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事,除了半夜在帐篷前说鬼故事自己吓自己之外,整夜都平平安安的,第二天就各自散场各回各家了,结果姜孟回来之后就开始了这一系列的反应。

数月之前吕景明曾给姜孟招过魂,压过惊,更甚至亲自去到他们野营的那个地方查探过。那片地方阴气虽重,但并没有什么恶鬼,照说哪怕在那里作死,也不可能闹得如此严重。但不管他怎么招怎么查,都寻不到姜孟失去的那一魄。

吕景明自己也独立处理过不少这类事情,这般诡异的还是第一次遇到,外加出事的又是他的朋友,自然越发上心。可是就在他寻找原因的时候,姜孟的情况竟然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本他只是少了一魄,可是慢慢的,他七魄中的吞贼和雀阴竟然也不知所踪。

不得已吕景明只好找来他的师伯吕和颂来帮忙查看,这诡异的情况吕和颂也是第一次遇见,在外面失了魂魄倒还好说,养在家里竟然也不知不觉的失了魂魄,除非是被人下了咒暗算。可是姜孟身上又没有任何被下咒的痕迹,实在是太奇怪了。

可惜还不等吕和颂研究明白,贺博易的行踪就暴露了出来,又赶忙去处理贺博易那孽畜,这姜孟的事当然就被暂时搁置了。

不过吕景明还是留下了一堆符箓,想要将姜孟的情况稳定住,至少能拖到贺博易的事情处理完,他的长辈们有空来研究调查才行,否则任由他这么恶化下去,等彻底没了三魂七魄那人也没了。

所以感觉从司阳店里买来的收惊符连对他这样有道行的人都能起作用,吕景明立即就赶去了姜孟的家。如果这收惊符能将消失的那三魄给召唤回来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即使不能,能将姜孟的情况稳定住,不再让他的魂魄无缘无故的消失也是好的。

来给他开门的是姜孟的母亲,姜孟的母亲因为常年信佛,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十分的平和慈善,又因家境不错,几乎不曾为生活琐碎的事情烦恼过,人自然就显得年轻的多。可是姜孟的事情到现在过去了数月,姜母整个人苍老了十来岁都不止。

见到来人是吕景明,姜母连忙请他进来。吕景明虽然年轻,但是有真本事的,要如果不是这孩子一直在帮他们家,她儿子小孟恐怕早就没了。

姜孟的父亲走得早,留下了不少的家业,足以让他们母子两衣食无忧。等姜孟长大后接过了父亲的事业,生活倒是顺风顺水。只是没想到,命中竟然也有这么大一道坎。

吕景明一进屋就询问姜孟的情况,姜母轻叹一口气:“小孟已经病的连床都下不了,之前也曾送去医院过,可是去了医院情况反而的恶化的越发严重,只得再回家,也可能是你给的那些符纸将他的情况镇住了,小明啊,你是不是找到救小孟的办法了?”

看着那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吕景明心中忍不住发酸。以前念书的时候,姜母经常做好吃的送去学校给他和姜孟,可以说只要有姜孟的,就有他的一份。如今昔日好友躺在床上痛不欲生,那般慈爱的伯母也跟着忧心伤神,还没找到办法这句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找到一种符箓,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姜孟的那三魄,但那张符的力量很强,至少可以压制住姜孟的魂魄不再丢失。”

听到这话姜母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真的?那太好了!”

来到房间内,原本身体很健壮的姜孟如今瘦到脱了形,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躺着,一旁还有超大一袋奶白色的营养针剂挂着,一点一滴的注射进他的体内维持着他身体的机能。吕景明叫了几声都没能将人叫醒。而导致姜孟变成这样的那个女朋友,一开始还天天过来看望照顾,但随着姜孟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姜母对那他女朋友越发不待见,那女孩慢慢的也不来了,这段感情明显没戏了。

吕景明从木盒中取出那张收惊符,按照说明上所写,只要将符纸贴在需要收惊之人的胸口即可,不过吕景明还是先用灵力催动了符纸。当那收惊符贴到了姜孟胸口的瞬间,门窗紧闭的房间突然涌起一阵微风。躺在床上的姜孟也呻|吟出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姜母连忙扑了过去:“小孟!小孟你觉得怎么样?身体哪里难受?”

姜孟慢慢的摇了摇头,想要张嘴说话,却虚弱的发不出声音来。

吕景明念动咒语,双指在自己眼睛上一抹,这才看到原本姜孟身上越来越弱的气息竟然慢慢的变得凝实了一些。吕景明取出一张符箓,借以符箓的力量加持,他将姜孟身上的气息看的更加清楚了。那些代表着三魂七魄的气在他眼里更加如有实质,正在被一丝丝的灵力像是穿针引线一般给紧密缝合起来。

看到姜孟的魂魄一点点变得凝实,吕景明又开始驱符,将姜孟身上那不知为何始终散不干净的阴气又给驱散了一下。整个一番操作下来,原本昏沉的姜孟已经可以坐起来了。

姜母忙不迭的倒了一碗小米粥喂给他喝,就算营养针剂可以维持身体的营养所需,但一直无法进食,那胃也受不了。

姜孟看向吕景明,气虚微|喘着问:“景,景明,是不是,找到办法了?”

吕景明也不瞒他:“之前玄门里出了点事,差点就被团灭了,所以现在也许能想到办法救你的大师都在闭关疗伤,不过你也别担心,还有个人可以求,只是我不太了解那人的脾性,也不敢给你打包票,这个符就是我从那人手里买的,显然对你非常有用,你记得这符不要离身,我会尽快去找那人的。”

姜孟也知道为了他的事,他这个朋友已经非常的尽心尽力了,就算最后还是没办法救他,这也是他的命:“谢谢。”

吕景明笑了笑:“如果你能捡回这条命再说谢也不迟,好了,你好不容易醒了,趁着还有点精神,跟你妈好好说说话,这段时间你妈真是为你操了不知道多少心。”

正在家中画符的司阳接到了兰玉琢的电话,一手拿着手机跟她通话,一手玉笔不停的在符纸上画着一般人看不懂的鬼画符。

最后一笔收势,符纸上的咒文闪过一道灵光,一道符成:“去失了魂的地方找就是,如果找不到那就是被什么东西给吞了,找我也没用。”

“司阳哥,他那边的情况好像不是简单的失魂症,他说从你这里拍的那个收惊符只能压制他朋友有些虚浮的魂魄,却没办法将不见的那三魄给召回来,他实在是没办法了,而且他说的那个人魂魄还在不断的消散中,他门中的那些师伯长辈也因为贺博易那件事闭关养伤在,要不,你帮他看看吧?”

反正最近闲来无事,说不定还能出去抓两只鬼回来,司阳松口道:“那你让他过来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