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过认识了那么多年的朋友,吕景明还是愿意相信他朋友的为人的,所以还是厚着脸皮朝司阳道:“司前辈...”

司阳笑笑:“走吧,我就陪你们走一道去看看。”

吕景明连忙站起来朝着司阳深深鞠了一躬:“多谢前辈!”

兰玉琢也跟着道:“我可以一起去吗?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鬼物,竟然连天师都感应不出来,还不怕符箓的镇压。”

吕景明是开车来的,车就停在门口,三人出门的时候,正好见到兰谨修手里拎着东西过来。

吕景明自然是认识兰谨修的,不过现在看他竟然就像是普通人一样,不免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兰玉琢在自家老哥身上扫视了一圈,疑惑道:“哥,你是来找司阳哥的?”

兰谨修倒是大大方方的点头:“朋友送了些水果,味道不错,所以送来给司阳尝尝,你们这是要出门?”

兰玉琢点头道:“要去抓鬼!我跟着司阳哥偷师呢!”

兰谨修微微蹙眉:“胡闹。”

司阳在一旁笑道:“你将水果拿进去吧,家中有嗯...小东西在,正好前两天我做了一些茶叶,你拿一罐回去尝尝。”

兰谨修注意到了司阳说的小东西,不过还是点点头,看着他们上了车驶出了视线范围后才推门进去。这算是他第一次进到司阳的家,虽然主人并不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美不胜收的小花园,兰谨修驻足看了一会儿这才进到客厅。

比起外面,司阳的家中,哪怕就是那露天的小花园都凉爽极了,却并没有那种空调开得过低的冷,体感温度舒服的很。

兰谨修将水果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还没等他去欣赏司阳家的装修布置,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纸人就扛着比它身体还大的铁罐子冒了出来。

兰谨修早有心理准备,他还以为会突然冒出一只鬼来,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小纸人,比起鬼,这小纸人还显得有几分可爱。

兰谨修接过茶叶罐,垂眸看着小纸人,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替我谢谢你的主人。”

这主人不在家,他也不好多待,拿了茶叶就走了。小纸人确定人走了,身子微微一抽,就像个毫无生命力的纸片一样躺在了茶几上。

第18章

之前吕景明就有对姜母说过会找很厉害的前辈过来帮忙,所以当看他带来的两人,尽管对方十分的年轻,看起来甚至比她儿子都还要小,但还是热情的将人请进了门。

这段时间因为儿子的事,姜母可以说是心力交瘁,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不能放弃。姜家原本因姜母信佛,在家中还专门设置了佛堂,所以整体的装修风格也统一偏向中式。如今家中到处都贴了符箓,门窗紧闭,整个看起来莫名有些渗人。

一进屋,司阳便道:“将这些符都清了,门窗打开透透气。”如果这些符有用的话,那个红衣女人又怎么可能日夜缠在姜孟的身边。

姜母下意识看向吕景明,见他点头之后,连忙让家中的佣人照办。

吕景明让姜母呆在外面,免得等下发生什么事,多一个普通人就多个牵制。进到房间后,所见到的依旧是贴满了符箓的门窗,躺在床上的姜孟大概因为那张收惊符,气色明显比之前好多了,但依然昏沉未醒。

兰玉琢几乎是下意识就取了一张符箓来开天眼,可是她能见的只有姜孟身上虚弱的气,看那气简直就像个将死之人,已经阴到隐隐发黑了。除了气之外,她并没有在房间里看到任何灵异鬼物。

兰玉琢朝司阳靠近了几分,离那床远了些。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他们这种有道行的术士天师,对于未知的东西多少还是有些惧怕的,连看他们都看不到,这要如何去收。

“司阳哥,那个,在吗?”

司阳点点头,可不是还在吗,正坐在床边看着他们这群人。不过司阳本身就收敛的跟普通人一样,那红衣女鬼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吕景明和兰玉琢这种有道行的人身上,尤其是兰玉琢,看都没看他一眼。

司阳随意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吕景明取出刚才在车上司阳给他的符,直接贴在了姜孟的床头。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将整个姜孟给笼罩住,那个坐在他床边的女鬼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生生被弹开。

女鬼岂是那般好相与的,一次两次险些坏了自己的事,现在竟然真的带了厉害家伙来,那她怎么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被那道符箓弹开之后,整个气势一变,伸出尖锐的指甲就想要朝吕景明扑去。

不过吕景明虽然看不到红衣女鬼,但身为玄门中人,身上怎么可能没一两样真正的好东西,那女鬼连身都还没近就再次被弹开。

吕景明本人没什么感觉,就是胸口的玉佛微热了一下,他知道肯定是自己刚才的举动招惹了那女鬼,那女鬼对他做了什么,不过玉佛仅仅只是微热,那证明女鬼对他做的事根本无法形成伤害,因此也不做多管,而是将昏睡的姜孟给叫醒。

司阳看女鬼不依不饶的扑向吕景明,也不知身上是有什么宝物,竟然护住她不受吕景明身上的灵物伤害。其他人看不到那红衣女鬼不受影响,但自己看得到,见一个女人就那么扑一次被弹开一次,扑一次被弹开一次,实在是闹得人眼睛疼。干脆一挥手,一道金光圈直接将女鬼给套住,困的她动弹不得。

那女鬼这才知道,真正的高人竟然是这个身上一点道行都感觉不出来的普通人。

兰玉琢注意到了司阳的动作,但奈何什么都看不见,只好问道:“司阳哥,那女鬼?”

司阳指了指角落:“被圈住了。”

吕景明刚把姜孟叫醒,听到这话连忙道:“前辈,是不是只要把女鬼给超渡了姜孟就没事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