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看了床上正虚弱睁开眼睛的人一眼:“万事有因,若这事的起因是你这个朋友,你平白无故的去超渡人家的冤亲债主,那就不是积阴德,而是造孽债了。”

吕景明闻言连忙道歉:“抱歉,是我急躁了,多谢前辈指点。”

说话间,姜孟也彻底清醒了过来,有了那一张符箓的保护,又远离了红衣女鬼,姜孟的起色肉眼可见的红润了起来,甚至不一会儿就能坐起来说话了。

“景明,多亏了你这张符箓,这两天我感觉自己实沉了些,不再像以前飘飘浮浮,像是随时都能被一阵风给吹走了一样。”说完,注意到房中两位陌生人,于是道:“这两位是?”

吕景明道:“是玄门前辈,好不容易才请来给你看看,不过现在我还有事问你,你最好不要对我有任何隐瞒,否则你这条小命,我们真的救不了。”

姜孟忙道:“我没有隐瞒任何事,那些天发生的所有事我都跟你说了。”说着因为体虚,又太急,忍不住咳了起来。

吕景明给他顺了顺气:“我转述的可能有点偏差,你将之前的事情再次跟前辈说一遍,只有详细了解了情况我们才知道如何替你解决这事。”

姜孟点点头,将事情从头到尾的又说了一遍。

他虽然对这种迷信的事情是相信的,但也不会刻意去追寻,不过他的女朋友却特别喜欢。那次他只是因为担心女友在外夜宿不安全,所以才决定跟着一起去。

那个野营的地方据说以前是个坟场,还不是一般的坟场,距离野营的地方有一片废弃的防空洞,以前那个防空洞里有个军事基地,是日本人的地盘。而不少的日本人曾经在那里做人体实验,然后将死掉的人全部堆弃在这里再集中焚烧。

不过这种事也只是传说,有人去过那片防空洞调查,怎么深入调查都没找到所谓的基地,而且这里以前也并没有被日本人占领过,所以对于这块地方的传说跟事实似乎有些偏差。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带的确很阴,也闹过一些人命以及灵异事件,对于那些胆大作死的,的确是个野营的好地方。

他们那天是先去买了夜宿的食物,然后开着车深入了野林当中,大家有的在布置帐篷,有的在生火,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的异样。

天黑之后,大家一边在烤东西吃,一边在说从网络上看来的鬼故事,还有关于这一带所发生过的灵异事件。

听到这里,司阳打断他问道:“你们说了哪些故事还记不记得,有没有是以女鬼为主题的。”

姜孟想了想道:“就说了一些民俗传闻,很多乡间野史,大多数自然都是以女鬼为主题的,但都是网络上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司阳继续问道:“那你呢,有说过什么鬼故事吗?”

姜孟很肯定的摇头:“他们那群人都是灵异事件的爱好发烧友,他们平时就很注意这些新闻,我从大学毕业之后对这些事基本都不怎么关注了,所以我只是听而已。”

司阳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可是后面真的没发生任何不同寻常的事情,大家坐在火堆前聊天,一直聊到转钟。有人提议想要玩一玩灵异的游戏,可是当时的氛围实在是太阴森了。他们也不敢继续作死,于是就各自钻进帐篷里睡觉了。

别人晚上有没有做过什么他不知道,姜孟只知道自己是一觉到天亮,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过。

听到姜孟的陈述,司阳看向那女鬼:“你若是说不出你害人的理由,那就做好魂飞魄散的准备吧。”

女鬼自知不是司阳的对手,早就停止了挣扎,听到司阳这话,更是泫然欲泣道:“是君言妾身可怜,欲娶妾身为妻,妾身并无加害孟郎之意,只是守在这里,等着孟郎与妾身行夫妻之礼。”

司阳闻言脸色古怪的看向姜孟,而除了他之外,屋中的人看不到女鬼,自然更听不到女鬼,见司阳的脸色奇怪,兰玉琢忙问:“怎么了司阳哥?是不是女鬼说什么了?”

司阳道:“女鬼说,是姜孟可怜她,并且答应了娶她。”

这话一听,姜孟连忙挣扎着解释道:“怎么了能!我怎么可能会觉得一个女鬼可怜,还答应娶她!那晚我根本什么事情都没遇到过!”

那女鬼听到姜孟这般说,双眸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姜孟,屋内的气场也随着女鬼的情绪变化而激烈起来,屋内的摆件也随着骤然而起的阴风被吹到了地上。

司阳的手一扬,再次将女鬼给压制了下去,转头看向姜孟道:“如果这话真的是你答应了人家的,人家来取你的性命逼你下去与人成亲也无可厚非。”

吕景明有些急切的看着姜孟:“你还不说实话!”

姜孟自己急的都快要哭了,真的没有的事,他要怎么说。

司阳见状拿出一枚印章:“既然你们各执一词,那就由我来验证你话中的真假吧,如果你真的答应了那女鬼要与她成亲,那么从你答应的那一刻你与她之间便形成了一道契约,凡是做过的事必留痕迹,只要你们之间真的有契约,你身上就会显示出契约的印记,以此来看你话中的真假。”

司阳一说完,手中那枚玉质雕刻的印章凭空飞起,笼罩在了姜孟的上方。

印章中突然闪过一道金光将姜孟照耀了一下,然而下一刻,姜孟的手臂上竟然也泛出一道光与之回应。

吕景明连忙将姜孟的手拉起来看,只见他手臂上一道像是蜿蜒线条的印记,在那金光的照耀下显出若隐若现的红色。

这一下,谁的话真谁的话假一目了然。姜孟见到手臂上的印记更是直接傻眼,脸色惨白的整个人都木了。

第19章

再如何辩解说谎,手上的印记是骗不了人的,吕景明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相交这么多年的好友竟然会如此骗他。哪怕姜孟之前真的答应了女鬼要娶她,事后后悔了,对他据实已告,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可是这姜孟竟然一开始就对他撒谎,弄得自己七魄没了三魄,再拖下去,三魂七魄迟早要散尽。

不对,吕景明突然朝司阳道:“如果那女鬼只是为了要跟姜孟成亲,那完全可以哄骗他自杀,可是现在姜孟的三魂七魄少了三魄,再少下去姜孟不止是死,更是魂飞魄散,根本成不了鬼,又如何与她行夫妻之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