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姜孟急切的抓着好友的手:“真的,景明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就算我真的说了那话后悔了,我肯定也会老实告诉你的,可是我真的没有说过那话!”

司阳将印章给招了回来,转头朝那女鬼看去:“姜孟的三魄是否被你摄去?”

女鬼连忙摇头,眼神幽怨的看向姜孟,眉带凄愁道:“孟郎当真曾与妾身说过会娶妾身为妻,妾身这才得以跟随着孟郎,可不知孟郎为何会魂魄消散,那位公子之前所拿来的符箓根本镇压不住孟郎,若非妾身每夜祭出宝物来稳住孟郎的魂魄,孟郎恐怕早已身消魂散,直至前日那位公子拿来镇魂符,孟郎的情况才稍稍转好。”

因女鬼说的话屋里的人听不到,司阳只得转述。而这话听得屋内众人不由得惊讶万分。谁能想到以为是夺命的女鬼,却变成了帮助保命的恩人?

不过这女鬼之话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也是不能相信的。

司阳想了想朝女鬼道:“既然是姜孟曾经许诺过你,而你也并未害过人,那将你身上能够遮掩你气息的东西拿出来,你是否曾经加害过人,只要没了那宝物的遮掩,我们自会看清,你大可放心,只要你问心无愧,我们也绝不会动你分毫。”

那宝物是女鬼的依仗,哪能轻易拿出来的,可是如今这情况却又由不得她。而且对姜孟,女鬼当真是有情的。她也知道,若想救姜孟,就得听这些天师的。而且她也想知道为何姜孟会忘了他们的誓约。

女鬼从自己的脖子上将一枚泪滴形状的玉坠取下,因她被司阳给圈住动弹不得,只得将玉坠伸手递于司阳。当玉坠脱离了女鬼的瞬间,众人便看到房中一角多了一名少女。

那少女跟照片上所看的不一样,一身烟青色的齐胸襦裙显得体态格外修长,并没有多复杂的发髻,只是一根绸带简单的将齐臀的长发束起。少女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似乎正是双九年华,身上并没有丝毫的戾气和煞气,足以证明这女鬼真的从未害过人。

这原本以为是个红衣厉鬼,结果这一看,跟自己所想象的实在是差别太大了。照片中因为是灵体影像,只能看出是个红衣的女人大致的轮廓,所以看到女鬼原型众人还有几分意外。

不过身为玄门众人,捉鬼这种事可没少做,自然不会因为这女鬼面容清秀毫无戾气就小看。看她装束就知道不是现代人,那死了也不知几百年,几百年道行的鬼可不好对付。

司阳检查了一下那泪滴的吊坠,随即轻笑了一声:“倒是个不错的东西。”

兰玉琢好奇的上前:“这是什么宝贝啊?”

司阳道:“苍玉知道吗?”

兰玉琢想了想,说了一句废话:“是一种玉的名称吗?”

司阳笑着跟她解释道:“山也五曲,九水出焉,合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苍玉,这是苍玉的由来,古时的山海经中就是这么写的,其中就有写到,泰逢,熏池,武罗三位山神的祭祀上,就用公羊和吉玉来祭拜,这吉玉就是源自苍玉,而这玉坠就跟我曾经见过的一个苍玉气息极为相近,并且这上面还有一丝信仰力,古人对于超乎寻常的人和事极为敬畏和崇拜,因此古时有许多神异传说,那山中的精魅也许就是古人所谓的山神,那时候的人因为未知,所以信仰的自然越发纯粹,一枚寻常的玉长久受到信仰力的供奉都能变得非凡,更不用说原本就充满了灵气的玉石。”

兰玉琢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成精了?司阳哥你是说,这玉成精了?”

司阳笑道:“哪有那么多能够成精的灵物,只不过这玉多少生出了点灵识,会本能的去保护拥有者,所以这女鬼也许生前就佩戴着这枚玉坠,意外身亡之后灵玉出于本能的护她魂魄不散,甚至能躲过修道之人的查探。”

那女鬼闻言点头道:“这是娘留给妾身的遗物,所以妾身从小便佩戴在身上。”

兰玉琢看了看姜孟,又看了看女鬼:“你们二人尚未成亲,你这个妾身的自称似乎有些不妥。”听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小女孩自称妾身什么的,很别扭好吗。

这话一出,那女鬼身形微颤,纤长的睫毛垂下,却是沉默不语。

司阳看姜孟见到女鬼之后虽然好奇,但满眼的陌生。他自认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一个普通的凡人想要骗过他自然是不可能,但一人一鬼各执一词,手上还有契约的印记,这件事实在奇怪。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说姜孟答应娶你为妻?”

听到司阳的问话,女鬼竟然微微有些脸红,却还是老实的娓娓道来:“将我困锁住的那个地方数百年前曾经发生过瘟疫,后来官兵封锁城门防止瘟疫的传染,但没有医者也无药材,最后这里成了一座亡城,我因这枚玉坠成了无法转世的孤魂,看着这里时光变迁,朝代更替,孤寂了数百年。虽然这里时长有人来,但我却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听着外面变化的世界,满心好奇却始终因这玉坠而无法离开。”

女鬼说到这里,微微抬眸看向姜孟,眼中甚至带了丝情愫:“那夜,一群青年人过来夜宿,我就在一旁听着,听他们说些离奇的故事,谁知半夜当他们睡下之后,孟郎的魂魄竟然离体。”

魂魄竟然曾经离体过?一般若是魂魄离体后除非是有人帮助,否则定然会全部走失,所以这又是女鬼帮了他?

众人正这么想着,就听女鬼继续道:“我知道人的魂魄离体太久会对自身寿命有碍,可是我被玉坠困锁了那么多年,除了早些年还有些山中的灵物陪伴,近百年来我都是孤零零的,突然有一个能看到我,陪我说话的人,我,我就动了私心,并没有及时的将他魂魄送回去,而是拉着他给我讲讲外面的世界。”

似乎是怕姜孟误会了,女鬼抬头看向他解释道:“我只是留了你一下下而已,在天光大亮之前就借以玉坠的力量将你送了回去,对你不会有影响的,你那天晚上跟我说了好多话,告诉了我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你还跟我说,你有个天师朋友,说不定能帮我脱离玉坠,你说会带我离开这里,说,说如果最终我无法转世,就跟我冥婚,让我也能受到香火的供奉,所以我才能一直跟着你。”

吕景明看着已经傻得目瞪口呆的姜孟,无语道:“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你可就要负责了,如果是冥婚的话,你们的八字如果般配,只要你真心诚意,好好操作一番那就不会对你平日里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尤其是这种多少还带了点灵气的女鬼,说不定还会替你助运。”

姜孟连忙打断好友给自己关于冥婚的普及:“可现在不是婚不婚的事,而是为什么我会忘了我曾经离魂过,为什么我的三魂七魄在消失?”

“去现场看看吧。”

兰玉琢和吕景明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临出门前,司阳突然问道:“那天你们一起的其他人有没有什么情况?”

吕景明道:“那些人我都去查过,他们都没有受到影响,只有姜孟这个倒霉鬼。”

司阳闻言也没多说什么,将处理过的玉坠交还给女鬼,更在女鬼身上加了一道限制:“你就继续留在这里保护姜孟吧,我在你身上下了禁制,只要你敢动恶念,就会魂飞魄散,这玉坠上也加了禁制,即便佩戴也不会再遮掩你的气息。”

女鬼接过玉坠之后果然并没有消失,听到司阳的话也只是点点头,少了那层困住她的圈子也并没有乱跑,相当的乖巧听话。

等人都走了之后,房中就剩尚且清醒的姜孟和女鬼,因姜孟床头那张符,女鬼也近不得他,看姜孟看自己陌生的眼神,再也没有那晚的亲切温柔,不由得难过的低下头。

姜孟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待这个女鬼,人家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何况貌似并不是女鬼主动招惹自己的,想了想,小声朝她问道:“那个,你,看电视吗?”

女鬼闻言抬头,温温柔柔的朝着姜孟一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