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之前姜孟他们野营的地方距离市中心还有点距离,等他们开到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看着幽森的密林,浓烈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阴气,吕景明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一个月前我还亲自来过这里,那时候这里的阴气很正常,也没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兰玉琢几乎是下意识将自己的五帝钱匕首拿了出来握在了手中:“最奇怪的不是这个,而是这里的阴气已经浓烈到了这般程度,但是你我都没有收到单位里的消息,这里可还是中都的地带呢。”

司阳一伸手,一道金光从他手心飞出,生生从浓烈的阴气中劈开了一条干净的道路:“站在这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进去吧,凡事皆有因,不是人就是鬼,捉了就是。”

第20章

除了阴气过分浓郁,整个林子静的甚至有几分诡异之外,众人一路往深处走去时并没有遇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不过兰玉琢手中拿着的特殊探照灯可能受到阴气的影响,只能照亮四周数米的地方,再远了,就仿佛直接被黑暗给吞噬了一般,光线直接消失在了一片漆黑当中,足以证明这宁静的外表下并不平静。

吕景明手中拿着罗盘,试图借着罗盘找出这股浓郁阴气的来源。但罗盘上的指针却不受控制的疯狂转动着,也不知道是受到阴气的影响,还是刚才司阳手中所绽放的那道金光所致。

看着手中的罗盘纠结了一会儿,吕景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前辈,您能感应出阴气的来源吗?这罗盘也不知是不是受到阴气影响,还是刚刚您出手后气息还未散去,所以有些找不到方向了。”

兰玉琢在一旁道:“我们应该把那个女鬼给带着的,她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几百年了,对这一带肯定相当的熟悉,这里的异样她说不定能知道点情况。”

不等司阳说话,吕景明开口解释道:“那女鬼不得不留在姜孟的身边,一个七魄不全的人到现在还能保持神智,我之前以为是符箓镇压的原因,就在刚才看到吕景明手臂上的印记之后我才明白,这是因为那位女鬼,因为他们之间有了契约的牵连,那女鬼身上的灵物又曾经直接接触过姜孟的魂魄,所以这段时间姜孟的魂魄才不至于散的那么快,一旦女鬼离开姜孟身边,我想即便有前辈的符箓镇压,他也很快会丧失神智,再昏睡过去,除非我们能及时找回他消失的那三魄,否则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司阳闻言一笑:“还是吕道友细心。”

吕景明连忙谦虚道:“若不是前辈叮嘱那女鬼留下,我也并未想到这一层,这还要多谢前辈提点。”

兰玉琢不想被司阳小看,亦或是不想给司阳留下自己学艺不精的印象,于是下意识的辩解了一下:“吕景明的师傅曾经游历了全球,世界各地差不多都走遍了,整整几十年历练的心得所见所闻都传授给他了,别的不说,玄门中我们这一代的,他的理论知识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我师父是专攻符箓的,所以我的符箓画的比他好!”

小姑娘争强好胜很正常,有好胜心才有进步嘛,所以司阳便也不吝啬夸奖:“专攻必精,有一技之长傍身,今后走遍天下也不怕,很好。”

兰玉琢脸一红,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跟个小孩子争宠似得,感觉自己丢人了。

正说着话,吕景明手中的罗盘突然疯狂的转动了起来,兰玉琢手中一直紧握的小五帝钱也发出微微的颤动,原本还可以照亮数米远的灯也仿佛一瞬间被黑雾给吞噬,嗞地一声就熄灭了。

两人几乎是下意识的以司阳为中心,拿着各自趁手的法器戒备着四周。

就在这时,一枚光亮从司阳的手心发出,然后慢慢悬在了半空中,虽然不至于亮如白昼,但能照见的范围比刚才那探照灯大了数倍,最起码方圆十多米之内所有的东西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吕景明和兰玉琢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想要看看那发亮的东西是何物,然而随着他们的动作,视线的余光不经意的扫到了地上,一坨及人小腿高的黑色阴影在这光亮当中实在是太过显眼了。

两人顿时一惊,本能的掏出一张符箓来,然而等他们仔细看去,却被眼前的东西吓的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在他们眼前的那个黑色阴影是一尊佛像,漆黑的佛身,不知是石头还是某种玉质的东西镶嵌在了佛像的眼睛里,此时那双眼睛正紧紧盯着他们三个外来者。

漆黑的森林,弥漫的阴气,突然横截在路中间的佛像,哪怕吕景明和兰玉琢降妖捉鬼多年,还是被此时的场景弄的心口发毛。

吕景明念动咒语,手中的符箓被他驱使着朝着佛像飞去,刷地一下贴在了黑佛的脑门上。但是下一刻,一抹泛着幽幽绿色的火焰燃起,将符箓烧的一干二净。

吕景明握紧胸口的小玉佛朝司阳道:“前辈,我的护身佛在发烫,这东西很凶。”这话说的还算是委婉的,他家长辈将玉佛送给他护身时说,一旦玉佛热的烫手,想要活命那就赶紧跑。

司阳却是仔细观察着那尊黑佛:“吕道友见识广博,可曾听闻过类似这种黑佛的传说?”

吕景明道:“世间佛像千万种,光凭这黑佛的雕刻,我没办法看出这尊是哪位佛,不过以黑石为佛身,整体佛像透出一种极其不协调的诡异感,很有可能是一尊邪神,古时候山中邪魅多,有些地方会以邪神来镇压。”

一旁的兰玉琢突然开口道:“之前那女鬼说数百年前这一带曾经是个城镇,后来瘟疫亡城,而这里又出现了这样一尊邪神,会不会是亡城之后被人刻意放在这里镇压的?”

司阳摇摇头:“如果是被人放在这里,怎么可能至今没人发现过,不是有很多人喜欢灵异探险吗,你看四周,有不少的生活垃圾,证明曾经有人也在这里野营过,却从未发现这个石像,证明这石像是近期才出现的,更甚至,它很有可能是刚刚才跑出来的。”

这话说的两人一阵寒毛直竖的:“司阳哥,刚刚才跑出来的,是什么意思?”

司阳指了指石像:“你看,第三只眼睛,打开了。”

两人闻言定睛一看,刚刚明明就只有两只眼睛的石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双目的上方竟然慢慢打开了一条缝,缝隙中还有类似眼珠子的东西,的确像第三只眼睛。

兰玉琢念动咒语,以灵力催动手中的小五帝钱,当五帝钱中的力量蓄满,两指在钱身上一抹,随即猛地劈向那黑佛。

小五帝钱是清朝五位帝王在位期间所铸造的五枚古钱,其中蕴含了五代帝王的龙气国运以及民众的信仰之力,因此当以灵力催动,便能激发其中蕴含的浩然正气,可以除去时间一切邪祟之物,向来是道家运用的最为广泛的法器。

可惜此时这小五帝钱似乎并不管用,因为当那小五帝钱劈向黑佛时,黑佛的那三只眼睛猛然睁开,一股黑煞从那第三只射出,劈开了小五帝钱的攻击,猛地袭向跟前的三人。

吕景明和兰玉琢本能的取出符箓抵挡,而司阳却是一伸手,直接给三人形成了一道屏障,将那黑佛释放出来的煞气尽数抵挡在外。四周的阴气似乎变得更加浓郁了几分,三眼全部张开的黑佛也更加显得诡异了一些,盯着三人的目光越发幽森。

司阳转头朝两人问道:“一般遇到这种邪物你们都是怎么解决的?”

兰玉琢道:“能就地灭杀的就地解决,解决不了的想办法封印住带回去。”说完似乎意识到眼前的情况是上面两种方式都搞不定的,于是又道:“如果都解决不了,就退出去,设下结界,联系更厉害的天师过来处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