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道:“万物皆有心,哪怕一块小小的石头当中,也有石心,但这世上有一种无心石,通体漆黑,天生无心,是一种炼器的材料,因为无心,就相当于一种空壳,炼制的时候可以随便往这个空壳里面注入任何自己想注入的东西,不过这无心石在...在以前修士的时代是非常常见的,炼制灵器甚至都够不上品级,所以那时候的人多半都将无心石炼制成傀儡用具。”

司阳说完,又结合眼前的情况推测道:“眼前这个石像看雕工痕迹,所用的雕刻工具应该还比较精细,所以年代不会太过久远,结合那女鬼所说,恐怕是当年亡城之后,这里冤魂作祟,曾有道士过来处理过,这石像就像是一栋空屋,曾经因为有群众的信仰祭祀,所以最开始寄居在内的应该是正神,的确曾经拥护过一方百姓,但时代的进步导致这种纯粹的信仰越来越稀薄,没了信仰力的供奉,正神无所依,这空屋自然就被邪魅之物给取而代之。”

兰玉琢不解道:“司阳哥你刚刚说它有可能是才跑出来的?”

司阳笑道:“闻到了食物的香味,自然克制不住的跑出来了。”一说完,五指一收,那地上的石像被控制着收了过来。

一瞬间整个山林开始剧烈晃动起来,狂风大作,阴气暴涨。一声声刺耳的似哭似笑的叫声在山林中回荡。

与此同时,那及人小腿高的石像被吸了过来,司阳一掌打了上去,石像瞬间四分五裂。少了寄身之所,一团无形的黑影飞跃而出。不过那黑影并不是朝着司阳飞去,而是转身就逃。已经有了道行,甚至自主想法的邪物当然能意识到眼前这位是个硬茬子,现在不跑,等着被收么。

司阳微微一勾唇:“想跑?那也得看我答不答应。”

第21章

那石像中的确隐藏着邪魅妖物,因生存环境艰难,能够找到一个这样天然的栖身之所本就不容易,大概是机缘造化,又因深埋地底,不断的吸收着山林中的生气来修炼,慢慢修炼出了道行。可是随着人类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厉害,山中的生气逐渐丧失,想要修炼,自然要另行他法。

而这个他法见效最快最利于修炼还能长期且持续发展的,再没有比吞噬人类的魂魄精气更好的了。而吞噬一百个人类,也比不上吞噬一个有道行的道士来的有用。若不是第一次吕景明来这里时,它在忙着吸收储存下来的人类魂魄没能及时出来,上次它就对吕景明动手了。所以这次当吕景明和兰玉琢踏入这片山地时,再次成了邪物的目标食物。

可惜,如果今天没有司阳,他们两个就这么贸然过来说不定还真的会沦为那邪物的盘中餐,这修炼了最多十几二十年的普通人,哪里比得上修炼了数百年的邪物。尤其是现在玄门没落,就连他们两个手中所拿的符箓对付对付普通的小厉鬼还可以,对付这般天生天养的邪物那就只有送死的份了。

不过现在送死的是那不长眼的邪物,在他们上山时悄悄躲起来多好,司阳又不是那种以捉鬼降妖为己任的天师,只要找到了那姜孟的三魄,管他邪物害不害人,只要不犯到他手上就不干他的事。结果这好死不死的还偏生要自己冒出来横在个路中间送死,这能怪谁?

那邪物的速度再快,也是个在和平盛世中成长起来的邪物,哪里是在大环境中厮杀出来的司阳的对手。

司阳轻轻一扬手,那邪物就被挡住了去路。眼见着情况不妙,一团漆黑邪物身上开始释放出一缕一缕黑色的烟气,当那烟气离了邪物的本体,竟然变成了一个个飘荡的魂魄。

众人头顶上面那枚照亮的灵珠从头至尾都没受到阴气的影响,那光亮让漆黑山林中的阴气显得雾蒙蒙的又诡异。此时猛然多出了无数个飘荡的魂魄,这场面,吕景明和兰玉琢抓鬼多年也是第一次见。

就在两人愣神时,司阳朝着吕景明扔了一捆绳子:“将这些魂都捆起来没问题吧?”

吕景明连忙道:“没问题!”说着就和兰玉琢行动了起来。这么多魂魄,生魂死魂皆有,要如果不是因为姜孟的事情找到了这里来,也不知道还要无辜枉死多少人。更可怕的是,到时候这邪物彻底成长起来,也是一个超级大的祸患。

两人去收魂的时候,那邪物转身就跑,它到底活了上百年,虽然还没能修炼出形体来,但心智还是有的,它以为放出这些魂魄,这几个人类天师就会忙着去收魂,它就可以趁机逃走。却没想到它还没来得及动,一条可怕的鞭子就抽到了身上,简直疼的它要魂飞魄散了!

等吕景明和兰玉琢将所有的魂魄都捆绑在了一起之后,那邪物身上的黑气几乎散尽,变成了一只青灰色的不明物体,圆乎乎的一团雾气,没有实体,但每一鞭子都能抽个瓷实。

两人牵着一大捆魂魄过来,见那邪物已经被司阳制服的动弹不得,顿时松了一口气:“司阳哥,我们这边搞定了。”

司阳侧头扫了一眼:“找到姜孟的了?”

他这一说,刚才忙着将魂魄捆住生怕跑掉一只的两人这才想起来,他们似乎并没有看到姜孟的,吕景明回身看去,顿时眉头就蹙了起来:“这些都是完整的魂魄,并非散魂。”

兰玉琢也有些懵了:“那姜孟的呢?”说完,忍不住朝被司阳打的七荤八素的邪物团子问道:“那些散魂呢?你是不是已经把散魂给吃了?”

兰玉琢的话一问完,山林里刮起一阵阴风,还有一些细微的嘶嘶声。

司阳替那邪物翻译道:“它说它不吃散魂,从来只吃完整的魂魄,散魂不好吃。”

邪物:......它好冤!

这一下,众人又犯难了,找那三魄怎么就这么难。

司阳无奈的摇摇头:“等着。”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直接放开了神识满山头的搜查了起来。

神识是个既无形又有形的东西,吕景明和兰玉琢虽然看不到,但在司阳放开神识的瞬间却明显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们身上扫过。正当两人为那一瞬间的感觉而心惊时,就听司阳道:“找到了。”

吕景明连忙道:“在哪儿?!”

司阳睁开眼,转头看向溪流那边的方向:“那边。”两人连忙跟在司阳的身后,一直走到了溪边,司阳停了下来,但他们还是没看到姜孟的三魄。

“姜孟的三魄在这里吗?可是司阳哥,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司阳一挥手,刚刚还空无一魂的溪流中央突然出现了三个透明的几乎快要消散的人影,仔细看去,那的确是姜孟的三魄,那三魄正像是迷魂一样,呆呆的站在溪中,任由溪水从身体中流过,那不断流走的溪水不止冲刷着那三魄,更将三魄中牵引着本体的生气也给带走了。

三魂七魄原本就是一体,各自间都有一种无形中的牵引,虽然不知为何当初姜孟是先少了一魄,但在这种天然形成的格局中,只要懂道行的人稍微动点手脚,哪怕只有一魄的牵引,也能将剩余的三魂六魄不断吸引过来。随着不断流失的生气,本体对于魂魄的吸引力日渐减少,当魂魄彻底全部离体,生气散尽,这人自然也就必死无疑了。

司阳手一扬,凭空一抓,顿时从水中飞出一块巴掌大一点都不起眼的石头,当司阳将石头翻过来时,上面用血红的朱砂所写的正是姜孟的生辰八字。

兰玉琢见状道:“竟然是人为的,可是司阳哥,为什么我们即便开了天眼也看不见,这里难道也有法宝遮掩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