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并没有解释太多,只是道:“你好好看看这一带的局势地冒。”

兰玉琢下意识按照司阳说的去观察,吕景明却已经拿出了罗盘各个方位去查探,两人观察了一会儿几乎同时出声:“八门锁阵?!”

溪流两边的树木也不知道是无形中天然栽种出来的,还是曾经被有道行的人刻意指点过,乍一看好像没什么,但树与树之间有些能容一两人通过,有些却紧密栽种在一起根本不能过人,那些能过的小路不多不少,刚好八条。

吕景明看着罗盘道:“这八条小路竟然正好对的方位是八门位,要如果不是被人刻意栽种的都不可能。”

司阳点头道:“这条溪流通了中间,正是上下两路通阴阳,两边又有八门阵的防护,这山林深处长久不见阳光,遮天蔽日的大树遮掩,久而久之难免过于阴森,所以这条可看做阴阳路,在阴阳路上,你们两个活人又怎么可能看到鬼魂,尤其是借助外力而开的天眼,看不到才正常,如果看到了,那就表示你们离死也不远了。”

司阳话音一落,从山中吹来一阵阴风,两人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司阳将石头放到了吕景明的手中,又将手中拎着的那团邪物往兰玉琢手里一递:“后面的事情我想你们能自行处理好了,我就不管了。”

吕景明朝着司阳深深鞠了一躬:“多谢前辈出手相助,这次若非前辈帮忙,今日这事还真不知道会如何收场。”吕景明说完,又有些小心道:“还要麻烦前辈稍待片刻,这些生魂需要尽快送返。”

司阳点点头,随意的寻了个大石头坐下。吕景明开始送返生魂,一段咒一张符,但眼下至少有上百个生魂,恐怕还要费段时间。司阳见兰玉琢将那邪物封进了一块阴木牌中之后打算去帮忙,司阳道:“刚才那无心石是不错的炼器材料,你去收着吧,你们玄门中人如果有人会炼器的话,说不定能炼制出一个还能用的法器。”

司阳这么一说,兰玉琢自然赶紧跑过去将之前被打碎的石像全部拾起后抱了过来:“既然是炼器的材料,这东西是司阳哥解决的,那自然归司阳哥所有。”

司阳笑道:“你自己拿着吧,这东西对我来说没用。”像这种修真界可以说是很常见的材料,当真够不上司阳的眼,更何况他的魂府中高级材料堆积如山,这几块石头白捡都懒得弯腰。

见司阳不要,兰玉琢将身后的包取下,一块块的碎石往包里装。好不容易全部塞进去之后,又取出符箓来点燃。

司阳见她拿着点燃的符箓一点点驱散阴气,不由得看了眼阴气弥漫的山头,这样驱散,得散到何年何月去。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司阳原本并没有打算插手。不过看着那浓雾一般的阴气,司阳突然想到了兰谨修。然后鬼使神差的从魂府中取出了一枚巴掌大的千瓣莲造型的灵玉。

那灵玉一拿出来,整个山林中的阴气瞬间齐聚了过来,几个呼吸的时间,整片山头中不属于这里的阴气尽数被吸了个干净。而兰玉琢拿着的那张符还未烧完,傻傻的看着司阳。

司阳看着手中碧玉色的玉莲中间仿佛沾染了一点黑,默默在想,要不要制作出一个阵法来化阴成魔。虽然麻烦了一些,但就那千年难得一遇的修魔之体,死掉似乎挺可惜的。

第22章

等吕景明逐一将生魂送走,将死魂超渡,天都快要亮了。而在这般不间断高强度的操作之下,吕景明整个人已经虚脱的瘫软在了地上,灵力都耗尽了。这还是在兰玉琢也一同帮忙的情况下。

司阳看了眼彻底恢复了平静的山林,见太阳正在升起,光亮正逐渐驱散黑暗,便将一直悬于众人头顶的灵珠给收了回来,走到力竭的两人所躺的地方看了看他们。

兰玉琢仰躺在地上看着司阳,有气无力道:“司阳哥,你再等等,等我们缓口气,我们再下山。”

吕景明从一旁的包里拉扯了半天,才翻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两颗丹药,其中一颗递给了兰玉琢。兰玉琢接过丹药就直接吞了下去,挣扎着爬起来开始打坐。

见司阳似乎在看自己手中的瓷瓶,吕景明连忙朝他递过去:“这是吕家药师特制的回灵丹,若是前辈喜欢,改日登门拜谢时,我再多准备一些。”

司阳接过瓷瓶倒出一颗来,一颗丹药大概只有幼儿小拇指般大小,丹呈褐色,药香并不浓,带了一丝极弱的灵力。不过这个极弱是对他而言,对如今地球上这些术士来说,还是能起点作用的。

司阳将丹药倒了回去还给了吕景明:“这样的丹药在玄门售价多少?”

吕景明并未多想,老实道:“玄门有三缺,丹药,符箓,法器,这三样都是有价无市,符箓倒还好些,人为可制,法器那便不用多说了,这丹药因为所需的材料越来越稀缺,价格也是逐年增高,这样的丹药一瓶十颗,一万一瓶,但若无渠道,有钱也难买。”

司阳突然想到自己那两次以千万为单位的开价,突然有点小小的愧疚,那价格是不是开的太高了:“所以这价格在玄门中算贵的?”

吕景明点头道:“自然算贵的,这回灵丹算是日常修炼所需,一般情况下一个月至少需要三四瓶的用量,如果是符箓师或者丹药师,炼制东西的时候可以借以回灵丹中的灵气会让自己灵力更充沛,但消耗量自然就更大了,因此这价格算下来开销并不小。”

司阳原本以为,玄门中的人应该都挺有钱的,毕竟大家都有别于普通人,就好比那一张符箓能够卖出百万的价格,这赚钱不就跟玩一样。还有他看的那些小说里面,一颗丹药能治好癌症患者,一出手就能摸出石头内的翡翠之类的,还有去古玩市场随便就能捡个大漏。现在听来,怎么感觉跟他认知中的玄门似乎有所差异?大家好像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富裕。

稍微调息过来的兰玉琢听到他们的谈话,忍不住科普了一下:“玄门中人虽然看似多了些异于常人的能力,但平日里更多的时间都用来修炼了,如果有门派家族的帮扶或许会轻松一些,如果是半路出家或者小门小户的,想要真正的培养出一名天师来那是相当不容易的,一旦修炼起来简直就跟个烧钱的无底洞一样,所以其实外面有很多算命的都是有些真本事的,但奈何生活所迫,不得不这般街头卖艺。”

即便天师有超于常人的能力,但到底还是肉体凡胎,也是要吃喝拉撒,人生中的大半时间更是用在了修炼上。像他们这样有点能力又有点背景被国家招揽的还好,每月都有‘工资’,像今天这样超渡了这么多死魂,救了这么多生魂,后勤组只要核实确认,也能奖励一些丹药。这么零散算起来,维持日常开销倒也尚可。

还有那些门派大家族的,虽然看起来挺庞大,但培养出一个天师的资源真的不算少,家族中自然是紧着天赋最好的来培养,那其他的有点天赋的多半还要靠自己的努力。家族中一部分无法修炼的会从商赚钱,用钱来换这种大家族的庇护,大家族也能用这些钱来培养子弟,算是一种家族式合作。

但钱哪是那么好赚的,每人命中注定了只能得到一些东西,即便借助风水开运,也只是稍微好一些而已,要是用邪门歪道来开运赚钱,那下场自是不必说。

所以总归来说,玄门当中能赚钱的是那顶尖一层的大师们,那是看风水测算运势都被人捧着钱排着队候着等着的,但他们同样也有注定了的财运,赚得多了,回馈社会的更多,真正能用到自己身上的也就那么点而已。由此可见,其实大家都穷。

被人科普了地球玄门的现状,司阳颇有些一言难尽。他多少都有些以为这些接触了道门的人会视凡俗之人的金钱为无物,毕竟他们这些人想要获得钱财实在是太容易了,谁知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般。想当初那些踩在他脚下他都嫌脏的金银之物,竟然在如今的玄门当中赚取的如此艰难。莫非换了个世界,世界观也要随之更新一下么。

司阳默默接受了新的世界观设定,收回思绪看向依然坐在地上的两人:“你们恢复好了吗?”

兰玉琢从自己包里也掏出一个小瓶子,朝着司阳讪笑道:“大概还需要一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