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种寝室日常司阳见多了,就这么笑眯眯的坐一旁看着,等他们闹够了才开口问道:“你家里的事情都解决了?”

苍永丰点点头:“协议离婚,离婚之后那个林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再过两个月就到我姐的预产期了,不过做戏做全套,我让我姐去找过林建几次,反正电话不接,人也找不到,整个销声匿迹了,这样也好,免得后面又出什么幺蛾子。”

周放叹了一声气:“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啊。”

近来家里的事情还算顺心,加上苍永丰也找了个不错的兼职,销售情况还算不错,预计月底的提成不算少,所以整个人显得心情不错,听到周放的感叹,便问了一句:“你那兼职怎么样,专业对口的做起来应该轻松点吧。”

周放摇头道:“不行,最近公司里有点动荡,反正大当家的跟二当家的似乎有了点矛盾,弄得人心不稳,好些个见机不对跳槽了,我在的那个部门应该算是整个公司的运作中心,说轻松轻松,说不轻松也不轻松,人少了,就要现有的人更加不能分心的盯着机器了,一有点异状就要赶紧维护,我算是提前体验到所谓的程序员生活了,比宅男还宅。”

司阳道:“那你毕业之后还要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吗?”

周放自己都有些拿不定主意:“还有一年呢,我再想想,程序员做出来的工资前景都不错,而且只需要专注技术,不用去跟人打交道,感觉现在的人啊,越来越多的社交障碍了,跟人社交真心累,就想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多好。”

苍永丰轻笑了一声:“宅男症候群是这样的,你不如来做我这个兼职吧,正好咱两一起还有个伴,保证你一个月做下来,就不存在什么社交障碍了。”

几人说了一会儿话,他们点的菜品就被一一的送了上来。御食坊的上餐这点比较好。一桌菜几乎是同一时间上上来,不会让客人等太久,或者等待的时间只能盯着已经上上来的那一两道菜吃。

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苍永丰和周放第一时间就拿出手机来拍照,他们每年都会来这家店吃个几次,但每次他们还是乐此不疲的拍照,周放更是拉着司阳来一起合照。心满意足的发了朋友圈之后,这才开吃。

两人也是对司阳那间网络小店偶尔关注一下的,然后他们发现那间从大一就开设,‘死了’几年的小店突然活了,这个月的销量更是蹭蹭往上涨,就那一张符箓的价钱都是以万为单位的,都卖到缺货了。要如果不是下面有人各种好评,要不是熟悉司阳的为人,他们差点以为司阳是找人刷单了。

所以司阳说请客吃饭的时候,他们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这会儿不免有些好奇的问了问:“是遇着什么奇遇了?咋房子啥啥的都搞定了?”

司阳也并未瞒他们:“之前帮了人一点忙,收费狠了点,所以搞定了房子,顺势也将网络小店给推出去了,反正一个月能卖几张的话生活倒也过得去。”

两人心想,那恐怕收费不是一点点狠。当初司阳说看中了那套房子,他们还把它当梦想,没想到梦想果然是会实现的,就看人敢不敢想了。

吃饱喝足,满满一桌子的菜几乎被扫光,三人坐在椅子上闲聊消食,差不多还有半月就要开学了,大四的课程相比较而言更加松散一些,但是反而事情更多了。还有句话叫毕业等于失业,所以也要早早的为以后做打算。

正闲聊着,说着话的司阳突然的停住,扭头朝一个方向看了看,微微蹙了蹙眉。

嗑着瓜子的周放和苍永丰见他突然不说话了,问道:“怎么了?”

司阳摇了摇头:“闻到一股臭味。”

周放动了动鼻子,到处嗅了嗅,房间里除了残留的饭菜香味,也没闻到司阳说的臭味。见苍永丰也在一旁闻着,于是故意凑过去在他身上闻了两下之后,捂着鼻子夸张道:“哇!你是不是放屁了!”

苍永丰正在找臭味来源,听到周放这么说直接翻了个白眼:“你才放屁了!”

又聊了一会儿,等服务员将打包好的甜品送了进来之后,三人这才起身准备离开。然而这时候外面突然骚动了起来,吵吵闹闹的似乎有些混乱。

周放第一个跑过去开门查看外面的情况,一些像是餐厅的服务员正慌忙的来回跑动:“怎么了这是?”

司阳和苍永丰也拎着甜品走到了门口:“也许是哪个包厢里有人喝酒闹事吧,走吧。”

还没等他们跨出包间门,就在他们对面斜角边的一个服务员慌忙进出的包间也出来了一群人,其中一个一抬头就看到了司阳,于是直接迈开修长的腿朝他走来:“你待会儿要回去吗?我顺路可以送你。”

有顺风车自然好,于是司阳笑着应道:“好啊,你也打算走了?”

兰谨修点点头:“出了点状况,所以提前散场了。”

周放见出事的貌似就是这个男人之前所在的包间,于是八卦道:“怎么了?是喝醉闹事了吗?”

司阳朝兰谨修介绍道:“他们是我的同学,苍永丰,周放。”

兰谨修朝他们点点头:“你们好,我叫兰谨修,不是喝醉闹事,是有人突然吐血了。”

这话听得苍永丰和周放默契的同时嘶了一声,所以这该说不愧是当老板的人吗?为了生意都喝到吐血了,也是狠啊。

很快救护车就来了,就在他们说话的间隙就跑进去将那个吐了血的男人给抬上了车。司阳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商场上为了利益有什么不敢做的,下黑手弄死一个人再常见不过了。

虽然跟司阳其实相处的并不算多,他们甚至都可以说才认识不久的,但兰谨修见司阳刚才一扫而过的目光直觉里面似乎有什么问题。

等到司阳的两个同学都各自走了,兰谨修打发了保镖,自己开车,在车上还是忍不住问道:“刚刚那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司阳偏头看向兰谨修:“为什么这么问?”

兰谨修道:“那天在火锅店门口,你也是那样的眼神去看那只妖的。”

司阳笑了笑:“什么样的眼神?”

兰谨修想了想:“有种洞悉了一切的了然,还有一种,对万事万物的冷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