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道:“马康的私生活很开放,能给他下那样蛊的一定是个女人,而女人只会有两种会下那样的毒手,一个是求而不得被始乱终弃,一个是有过孩子却没能留住。”

兰谨修会这样联想,主要还是因为司阳说马康身上有好几条小生命的孽障,所以如果是因为孩子的话,那调查的范围说不定就能缩小很多。

不过他并没有将司阳说出来,既然司阳说了不想救,那就不要再将司阳牵扯进这一看就似乎是一连串的麻烦中来了。

兰谨修话音一落,易维眼睛一亮:“孩子!降头师最喜欢的就是还未出生的婴灵,更甚至用还未成型的胎儿作为引子来喂养蛊王,如果给马康下的蛊中有他孩子的血肉为蛊引,也不是不可能。”

兰玉琢轻啧了一声:“真够毒的。”

易维道:“降头原本是起源于蛊术和茅山术,据说当时因域外番邦之地生活环境异常艰难,毒虫蛇鼠数量多到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一个云游的道士见到当地人实在是生活的太过艰难了,于是将控蛊之术传授于他们,让他们能够驱使蛇虫不再受其侵害,结果后来逐渐演变成害人的降头术。”

原本这一门法术就是起源于他们的老祖宗,但现在却不如别人精通,还被外人暗害找不到解救的办法,真不知是该悲还是该叹。

有了兰谨修提供的线索,易维就埋头去尝试解蛊的办法了,不管怎么样,先尝试着将马康身上的蛊给解掉,说不定能寻到救他们同事的线索。

兰玉琢不懂降头术,所以只能给易维提供场地和需要用到的一些东西。等易维去忙活之后,兰玉琢一把拉住打算去书房的老哥:“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兰谨修淡定的看着她。

兰玉琢哼哼道:“你可是我哥,我还不了解你吗,以你的习惯,刚才马康去了客房之后,你肯定会直接回书房,而不是问一句需不需要避开,你问这句话就表示你并不想避开,你以前对这种事可是从来都没什么兴趣的,而且刚才一句话就点明了关键问题。”

兰谨修将那双紧紧抱着他手臂的双手撕开:“给你们提供线索也是我错了?”

兰玉琢哼哼道:“是司阳哥跟你说了什么吧?哥,要是司阳哥真的跟你说了什么,你别瞒我好不好,你不知道,中了蛊的那个人是三队的副队长,你也知道我以前是三队的,可是后来三队的队长失踪,副队长中蛊,又找不出能够带队的,这才将三队的组员都分散到了一二队,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回三队,而且邵队人真的很好,我也不希望他出事。”

兰谨修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司阳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到马康身上背负了好几条小生命的孽债,说这种人救了手脏。”

兰玉琢看着她哥:“所以司阳哥之前见过马康,还一眼就看出马康中了蛊,甚至连什么蛊都看出来了?哥,你说我如果去求司阳哥看看邵队,他会答应吗?”

兰谨修沉默片刻后叹了口气:“司阳是有本事,可是他不愿意进部门中办事就能看出他习惯了自由,他脾气好不表示你就能一次又一次的去烦他,更何况你那个同事如果只是简单的中蛊你去求人帮忙也就算了,那人背后所牵扯的事情,你要多牵扯一个司阳进来吗。”

兰玉琢听了这话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却也未再多说什么,看了眼自家老哥的背影,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可惜。

她只是一语带过的事情,她哥就能想的如此之深,虽然可能猜不到具体是什么事,但却能看出背后牵扯了一桩巨大的麻烦,这样敏锐的老哥如果也能入道修炼,就凭她哥的坚毅心性,如今的成就肯定远在她之上。这么好,这么厉害的哥哥,却只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甚至随时都有性命之忧,这世界真不公平。

第26章

“三清聚顶,通我神明;玄冥九阴,听我号令,急急如律令!”

嗞地一声,一口银色三角鼎中所插|的三根长香无火自燃,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马康好像看到三角鼎后摆放着的一个巴掌大的稻草人似乎动了,脑袋好像朝着自己这边偏了偏。

还没等他仔细去看,刚刚念完咒的那位易大师手持一张符箓,那符箓竟然也烧了起来,但奇怪的是那薄薄的一张黄色的符纸,竟然烧了好一会儿才只烧了一点尖尖,这跟他以前看的别人做的法事完全不一样,别人那符箓虽然也是无火自燃,但一燃起来整张纸一下子就烧成灰了。

马康见易大师将燃烧的符纸放在了那个稻草人跟前,刚有些惊奇那稻草人竟然没有被点着,就瞬间感觉自己似乎被一团火给包围了。那种热不是因外物燃烧而产生的灼热,而是仿佛从灵魂上升起的热度。

因为这股突然而来的灼热,马康甚至都有些坐不住,一边想要解开衣服一边忍不住呻|吟|出声。

兰玉琢一把将马康给按住:“别乱动,正在做法,你要是乱动弄的失败了,那我们想救都没办法救了。”

这话一说,马康顿时定住不动了。事关活命的关键,哪怕热死也不能动!

而就在下一刻,除了要忍耐被火烧的感觉,还要镇定的屏蔽掉屋中的鬼哭狼嚎。因为当符纸贴近了稻草人之后,屋中陡然响起一声凄厉婴儿哭声。

易维眼神一凝:“果然是以婴灵为引!真是歹毒!”

当婴儿哭声响起,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马康瞬间滑到了地上,当然这并不是怕的,因为他也没有那个精力去害怕了。那一声哭声就仿佛是叫醒他体内所有蛊虫的闹钟,疼的他已经不能用扭曲来形容了,甚至连坐都坐不住,整个人滑到了沙发下,在地上蜷缩的抱成一团,疼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马康这才知道,原来人疼到了极限并不是大喊大叫胡乱翻滚。

婴儿的哭声一响起,易维便拿起被符箓烧过的铃铛摇了起来。门窗紧闭的客厅里瞬间刮起了阴风,兰谨修站在他们做法事的外围地方静静的看着,而他胸口之前司阳给他画的符箓也开始隐隐有发热的迹象,看来马康的确不止是中蛊那么简单。

随着易维的铃铛越摇越响,婴儿的哭声也越发凄厉,突然兰谨修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一直站在马康旁边的兰玉琢瞬间动了,手中一把小五帝钱做成的匕首也顺势飞出,照着那团黑影就刺了过去。

那小黑影速度极快,无比灵活的在不大的空间里四处跳蹿。而疼到极度扭曲的马康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可是神智却仿佛有一根线牵着,只要他有昏过去的趋势就立即给拉扯一下,拉扯的他无比清醒。

易维在做法削弱那黑影身上的阴气,这种脏东西的成型就是阴气,阴气削弱了,脏东西的力量自然也就弱了。而兰玉琢则更擅长抓捕,所以两个各自为攻,相辅相成。

“我念你为恶人所利用,至今也未造成更大的祸害,你乖乖伏法,我会为你超渡转生,你若再挣扎反抗,那就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

回应兰玉琢的是那黑影龇牙咧嘴的嚎叫。那张开的嘴巴还能看到微白泛黑的尖锐牙齿,那牙齿就像是猛兽的獠牙,看着渗人的很。

那小东西还未成型时便脱离了母体,又被降头师用秘法锁住了魂魄,又用血肉喂养蛊虫,直至与蛊虫彻底的融为一体后,被降头师下到了它的父亲体内滋养魂魄。那小鬼什么都不懂,甚至还未开智,只是本能的吸取对自己有利的东西来成长。所以它根本听不懂兰玉琢在说什么,只是本能的避开攻击,却又因为它的主体还在它父亲的身体里,只能逃窜无法离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