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当年他也是有幸入选进入过圣地的,但是跟这位司阳前辈家中的灵气一比,简直有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如果从小能在灵气如此浓郁的地方修炼,司阳前辈那一身的修为倒是不足为奇了。

几人被小纸人引着进入了客厅,看着小纸人抱着比它身体还大的茶壶给他们倒水,吕景明倒是没什么奇怪的,纸人术虽然不简单,在玄门中会的人也不算少,虽然能如此灵活控制的没几人,但在这满堂灵气的冲击之后,小纸人这点法术已经能让他淡定接受了。

姜孟虽然经历过如此玄幻之事,但三十多年形成的三观健在,陡然见到这不合常理的东西,还是怔了怔,眼神充满了好奇的盯着那巴掌大小的小纸人看。

不一会儿司阳便从楼上下来了,两人一鬼连忙起身:“前辈。”

司阳笑笑:“坐吧,不用拘谨。”

话虽这么说,但吕景明等人却并未真的就这么坐下,等司阳过来坐下之后,姜孟连忙取出一张卡:“多谢大师之前不辞辛劳为我费心奔走,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可惜姜某力有不济,也寻不来能入的大师眼的物件,唯有庸俗一次,这点小小心意,还请大师收下!”

司阳端起茶杯浅抿了一口,笑着问道:“今天你们来不纯粹是为了感谢吧?”

姜孟看了眼身边的倩儿,朝司阳道:“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想起来了,我的确曾答应过倩儿与她冥婚,我也愿意履行我的承诺,只是...”

姜孟旁边的女鬼倩儿却道:“我不愿意了,冥婚在我那个年代较为常见,我并不知道如今的时代早已破除了这样的封建迷信,如果姜孟与我冥婚,今后说不定会受到我的影响,我原本是聚阴而存,无论冥婚后我是否能助得姜孟的运势更旺盛,但常年与一阴魂牵扯在一起定然是不好的,所以我想去轮回。”

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去轮回,那这点事吕景明就能替他们办到,根本无需带着鬼来他这里一趟,所以司阳并未做声,等着下文。

果然就听姜孟道:“但我曾经答应过倩儿带她去看看这个新世界,如果可以,我想带她尝尝世界各地的美食,去看这大好河山。”

一个古时候的女鬼,按照那时候的风俗,女性地位低下,除了个别节庆可以外出,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怕无比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也只是渴望,今后嫁了人,更加被困于后宅之中,一辈子也就这么过了。所以能够出去看看,对女鬼的吸引力绝对是巨大的。

姜孟继续朝司阳说道:“其实只要我拿着那枚玉坠,我走到哪儿,倩儿自然就能跟着我到哪儿,可是我稍微有些贪心,我希望倩儿能尝尝人间的美食,而且倩儿如果白天出来的话,似乎也有点影响,我怕时间长了她受不住。不知道大师是否有办法,无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这是我欠倩儿的承诺!”

而且要如果不是之前倩儿用那玉坠替他稳定魂魄,他哪里还能等得到司阳出手相救,恐怕早就没命了。所以如果能够满足倩儿一个心愿,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愿意。

而且这件事也的确是他惹出来的,现代人对于冥婚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概念,有些为了运势甚至主动去找符合八字的鬼冥婚,他觉得倩儿孤魂野鬼了上百年也没个香火实在是很可怜,他当时想着不过就是以后上坟多拜祭一个坟墓而已,于是才说冥婚。却没想到冥冥之中竟然救了自己一命,所以哪怕现在倩儿反悔了,他也希望能带倩儿去看看这个世界。

司阳看了眼乖顺坐在姜孟身边的女鬼:“你想养她?”

一直充作背景板的吕景明这时道:“姜孟只是想要完成她的心愿,等到心愿了了,我会送她去轮回。”

“要想女鬼走在阳光下,甚至有实体都不是什么难事,但你想要让她如常人那般感受酸甜苦辣,可并不容易。”

这话明显就是有商量的余地了,姜孟连忙道:“大师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

司阳道:“我有一个网络小店,最近一直在看物流公司,但对他们的配送承诺时间略有些不太满意。”

姜孟立即道:“大师,我名下也有一家物流公司,虽然并不是什么大的物流公司,但配送时间上,只要是国内地域范围,最慢也能隔天到!”为大师的包裹专门成立一个专班完全没问题,哪怕只有一个包裹也能人肉直接飞去配送都不在话下!能够跟这样的大师牵扯上关系,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司阳满意的点头,对于是与人签合约还是找鬼来配送,司阳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用鬼虽然很方便,弄个养魂阵,偶尔给点养魂符之类的东西根本不算什么投资,但是合适的鬼魂并不好找,尤其是鬼魂虽然没有实体,但如果不借助外力想要日行千里也是妄想,总的说来短程上鬼配送方便,距离远了还是人类的物流比较适合。

直接将配送丢给人类的物流公司,再找个鬼来负责订单事宜,这才是最好的配合。

“三年的合约算是这次的报酬,我就不另外收取你的费用了,不过想要让她有个依附之物,那天山林中的石像碎块就很合适,无须太多,一斤重的碎块足够,其余的材料我这里有,你将碎块拿来,我就能给她做一个寄身。”

姜孟忙道:“能求大师出手已是万幸,怎么还能让大师出材料,但大师会用到的材料以我的能力怕是也弄不来,不如将合约期定为十年吧,求大师不要推辞,不然我于心有愧!”

司阳笑笑也没多说什么,他的那间小网店未必能做十年呢,无谓的争论只是浪费时间。

司阳这边答应了,吕景明连忙去联系兰玉琢。那天那黑佛石像是司阳解决的,他直接给了兰玉琢,所以当兰玉琢提出他们二人均分的时候吕景明并未答应,所以现在需要用到石像,那就只能去找兰玉琢要了。

等吕景明找到兰玉琢的时候,才知道他们竟然接触到了下那个鬼面蛊的降头师,虽然很遗憾并没有通过逼出来的蛊虫顺藤摸瓜查出那个鬼面蛊的降头师到底是谁,但通过曾经怀过马康孩子的女人,他们已经锁定了其中一个人,不过因为担心打草惊蛇,并没有惊动那个女人,现在一组的一部分成员都被调度出去暗中查探了。

有了查的方向,总比连点头绪都找不到的好,所以曾经三组的成员近期表现的非常活跃积极,都想尽快找到暗害他们副队的凶手。

吕景明是外编人员,也从未跟过哪位队长,所以知道他们有了查探方向也为他们高兴,却并没有参与,找兰玉琢要了一块无心石之后,就连忙送去了司阳家。

这寄身并不是有了材料就能马上做好的,司阳让他们回去,等做好了再联系他们。

等人走了之后,司阳查了一下姜孟给的那张卡里面的金额,两百万,不算多,但也不算少。找出他之前看好的一个儿童福利机构,司阳直接全部捐了出去。反正钱财对他来说比身外物都还不如,其实跟废纸无异。少部分是融入这个社会的需求,多了也只是一串数字。

李婉芳原本是个富家千金,后来经父母牵线,认识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人,两人感觉也不错,交往了两三年之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不到一年,李婉芳就怀上了孩子,后来生了个大胖小子。这原本是个相当如意顺遂的人生,可是随着家里的生意一落千丈,父亲投资失败,夫家见死不救,她的丈夫还在外面有了女人,种种打击之下李婉芳险些一蹶不振。

然而对她来说婚姻并不是人生中的唯一,既然丈夫出轨,那大不了就是离婚,只是孩子是她最后的底线。悲剧就发生在她与丈夫争夺抚养权的过程中,因丈夫那边的条件比较好,自己家中负债累累,不管怎么看,孩子明显是判给男方更加合适。

这个判决李婉芳自然不会答应,尽管家中背债,但男方出轨在先,李婉芳只有紧抓这一点来争夺抚养权。只是没想到,在她四处奔波游走的时候,男方的父母在带着孙子出去玩的时候,孩子没了,人贩子猖狂到大庭广众之下抱走了孩子。

距离自己的孩子被拐走已经有十多年了,李婉芳至今想起不知在哪里的儿子就心疼的简直窒息。刚开始她的前夫也在全力的去找孩子,可是随着前夫一儿一女接连降生,被拐走的第一个孩子自然就变成了无所谓的存在。

可是李婉芳就只有那一个儿子,为了找儿子,这些年付出了所有能付出的,她没有再婚,一个人扛起家中所有的债务,强迫自己从娇娇女,全职太太变成一个女强人。而她所有赚的钱全部投入到找孩子当中去了。

一年年过去,李婉芳看到过无数家庭随着孩子被拐卖而破裂,又看到无数个找到了孩子的例子,所以她从未放弃过希望。从最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去找那些被拐卖的孩子,慢慢发展到成立了一个福利机构,一边救助有需要帮助的孩子,一边依旧不断去解救拐卖儿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