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闻言一笑:“你指的永生是千年万年还是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如果是前者,的确,如果有更好更适合的材料,千年万年也不是问题,如果是后者,恐怕连诸天神佛都未必能办到。”

“那些神佛不过是人们虚构出来的,也许曾经有人见识过修士的神通手段,于是将之神话。”

“也许,那你可曾亲眼见过你所说的那种也许?”

吕景明微微一怔,司阳笑道:“你现在看这寄身之术觉得惊异,因为你只是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去看,就如同普通人看你们降妖捉鬼觉得神奇一般,即便能千年万年,当你有能力做出千年万年的寄身,你又怎会将千年万年放在眼里,天地万物自有规则,而且能当活人,谁又会愿意去当死物。”

一直到送走了姜孟,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中,吕景明还在反复的想着司阳的话。然而将那漂亮话掰开了说白了,大概可以总结出一个中心思想:见识少了于是看啥都不淡定了。

出国是暂且不行的,倩儿的身份都还没办下来,不过国内倒是可以玩一玩,而且在等着司阳给制作身体的时候,姜孟就和倩儿商量好了准备去自驾。原本他们以为是会让倩儿寄身在某处,等无人的时候再出来,却没想到司阳给了他们一个这么大的惊喜。所以很多东西要重新准备了,例如倩儿能穿的衣服。

那些漂亮的衣裙,精致细腻的化妆品,芬芳浓郁的香水,对女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力。而且倩儿长到这么大,从未享受过买买买的快|感。她甚至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钱币价值,姜孟告诉她那些东西很便宜,让她喜欢什么拿什么,于是倩儿也就跟着迷失在购物的海洋中了。

倩儿长得很漂亮,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加上高挑的身材,即便是不化妆也美的发光的脸庞,走在街上回头率那叫个百分百。而姜孟原本也算是高大帅气,被倩儿小鸟依人的挽在怀里,男才女貌养眼极了。

姜孟就这样在倩儿挽着自己的手臂,他手里替倩儿拎着大包小包刚买好的东西的情况下,遇到了自己的前未婚妻。

杨萍也是在陪朋友逛街,但少了她前未婚夫的资金支持,那些新一季的衣服她也只能看看,自己的工资还无法负担那奢侈的价格。从一个店里出来,正好看到了准备进店的姜孟,姜孟顿住了,杨萍也愣住了。

虽然他之前的事是因为杨萍而起,但那的确是个意外。要说爱吧,其实多多少少也是有的,但更多的只是两人性情比较合适而已,所以分开也就分开了。在那样的情况下,杨萍无法抗住母亲对她的责怪,她也没办法坚持照顾一个或许没有明天的人,姜孟也不怪她,所以这会儿意外遇到,姜孟倒是能平静的打招呼:“好巧,逛街啊。”

杨萍看了看挽着姜孟的那个漂亮女孩:“你的身体好了?”

姜孟点点头:“是啊,好了。”

杨萍点点头,似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位是?”

姜孟在想要怎么介绍,说是女朋友吧,倩儿不是,他们虽然差点结了阴婚,但倩儿反悔了,到现在也没确定个身份。

他的沉默让杨萍笑了笑:“我明白了,也只怪我们有缘无分,祝你们幸福。”不管怎么样,错过就是错过,也没必要闹的那么难看,不如大方点。到底是她自己没有坚持,也怪不得人。

两人错开之后,姜孟带着倩儿进了店里,直到看不到杨萍的身影了,倩儿才朝姜孟问道:“刚刚那个女孩,是你的未婚妻?”

姜孟点点头:“嗯。”

倩儿却道:“她身上有股味道,跟你那天晚上离魂时所沾染的味道很像。”

姜孟一愣:“我离魂时有味道?什么味道?”

倩儿想了想:“说不上来,反正一股有点特别的香味,那天晚上我是先闻到了那股香味,然后就看到你从帐篷里面飘出来了。”

姜孟突然道:“你之前鬼魂的时候不是闻不到味道吗?”

倩儿笑道:“我是闻不到阳间的味道,但我能闻到阴间的味道啊。”

那一瞬间,尚且不知道自己是被人暗算,还当一切都是巧合意外的姜孟整个背脊一凉。

第29章

被人用红朱砂在石头上写了生辰八字丢入了那条小溪中,引得姜孟失了三魄这件事,吕景明并没有告诉姜孟。主要因为当时姜孟的三魄才刚刚归体,尚且不稳,还需要静心的调养。如果那时候告诉姜孟他是被人暗算,那姜孟哪里还能稳得住,肯定急不可待的开始调查了。

不过吕景明后来将当天所有去野营的人全部调查了一遍,除了其中几个似乎真的有接触到一点门道,并不是纯粹的小白,其余人都是单纯好奇跟着凑热闹的。尤其是这次野营的发起人,家里似乎有长辈是野路子出身,是最可疑的一个。只是那个人跟姜孟从来没有过接触,也没有结怨,总不至于毫无理由纯粹是随便找个人来练手吧。

调查一时间陷入了僵局,所以姜孟跑来跟自己说在前未婚妻身上闻到香味的事情,也算是给他的调查提供了一点线索。

见吕景明竟然不声不响的在调查,姜孟无奈道:“有什么比询问我这个当事人要来的更直接?这件事你竟然说都没跟我说,跟我说了好歹让我长个心眼防备一下啊。”

吕景明好笑的看着他:“那你说,你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一下,那次去野营的人,你跟谁有过过节?”

姜孟好半天没声,最后才道:“那些人我都是第一次见,要如果不是担心杨萍晚上在外面不安全,我也不会跟着去,跟着去还是头天晚上临时决定的。”

要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往不好的方向去想了,怎么会一直觉得是意外。

“可是我之前就快要跟杨萍结婚了,如果杨萍不愿意跟我结婚,那直接反悔就好,总不至于要谋杀吧,如果是结了婚之后谋杀我还能往财产方面去想,可现在这没道理啊。”

吕景明道:“也许杨萍自己并不知情,只是被人利用,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这个护身符你戴在身上,我给你准备了两个,万一有什么情况至少多一个备用。这个是我特意求司阳前辈另外画的,效果比那间小店里五万一张的还要好,二十万,记得还给我。”

姜孟笑呵呵的一把勾上吕景明的脖子:“咱们兄弟两谁跟谁!”

吕景明一把将他的手给扒开:“谁跟你兄弟,这次真是被你折腾服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