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今天会议的时间开的久了点,见时间晚了,又请公司的下属吃了个宵夜,回来的时候只有路灯,连个人影都没有。兰谨修坐在车后座,手里拿着那家餐厅里打包回来的甜点。他不爱吃甜的,但司阳好像很喜欢吃甜的,有几次他都看到司阳剥糖吃,明知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但还是忍不住打包了一份。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小路,看来今天这个甜点应该是送不出去了。

正这么想着,路过司阳家附近的时候,兰谨修还是让司机开慢点,然后正好看到司阳开门出来。他几乎是急切的喊了停车,拎着打包盒下车时,看着司阳的眸子都仿佛在发着光:“这么晚了,你是要出门吗?”

司阳笑了笑:“你刚下班吗?”

兰谨修点点头,将手里的打包盒朝他递去:“这家餐厅的甜点很好吃,我打包了一份,你尝尝看。”

不用打开司阳也闻到了那股香甜的气息,也没有跟兰谨修客气,笑着接过。

兰谨修道:“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吧。”

司阳却没有回答,而是眼神诡异的在兰谨修打了一转:“想看鬼片吗?”

巍峨的宫门石墙,庄严而绚丽的宫殿,即便是漆黑无人的深夜,但那雄伟的建筑群依然展现着五百多年前人智慧与汗血的骄傲结晶。

也许金碧辉煌的宫殿对司阳来说建造的太容易了,比故宫这样磅礴大气的建筑他亦是见得不在少数,九重天的壮丽天宫,万丈深海之下的磅礴龙殿,故宫与之相比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然而这对司阳而言只能算是小小宫殿的故宫却有着不一样的厚重。

眸中暗光涟漪,一幕幕过往的画面在司阳的眼中闪现。赤着上身佝偻着脊背背负着一块块厚重砖石的劳苦民众。华服加身,端坐其上俯视着黎民众生的帝王。无论是为了那个座椅,还是为了座椅上的男人,一代又一代的人们不断上演着历史轮回。

有人在这里死亡,有人在这里辉煌。

曾经一个又一个象征着至高无上权利的男人走过这片土地,透过那无数生命堆积起来的城墙看着外面的大好河山。这一座小小的宫殿,曾经辉煌过,灿烂过,经受过战火的洗礼,见证了一朝又一朝的更替,至今屹立不倒。

五百年,于司阳而言其实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一个漫长的数字。这便是司阳能感受到,却无法体会的厚重。

兰谨修拎着食盒站在一旁,看着深夜无人的故宫大殿,要说没点毛毛的自然不可能,于是只好将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司阳身上来分散思维,有些恐惧都是人们自己幻想出来的。见司阳目光怔怔的看着大殿外,兰谨修轻声问道:“怎么了?”

司阳笑了笑:“看到了很多的辉煌和死亡,一代又一代的帝王,还有这大殿中所染的鲜血,为了这个至高的位子,这座宫殿背负了太多东西。”

兰谨修忍不住问道:“这里的...鬼魂很多吗?”

“别的地方说不定有,但在这金銮殿中没有。”

兰谨修转头去看龙椅:“难道没有帝王死的不甘愿,做鬼也要守着自己的龙椅吗?”

司阳直接朝龙椅走去,直接不客气的坐下,还朝兰谨修招手:“来来来,体验一把当皇帝的感受,这里白天可不让坐的。”

兰谨修看着司阳,眼中闪过一抹无奈的笑意,随后顺着司阳的意思坐了上去。

司阳打开一直被兰谨修拎着的食盒,一股香甜的气息弥漫开来,做工精细的糕点如盛开玫瑰,金箔粉洒在花瓣上,显得精致又华丽。司阳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甜而不腻,但食材上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已经很不错了,但对他来说稍微差了点,所以口感上并没有那么惊艳。

司阳一边吃一边道:“这龙椅又不是真龙椅,怎么可能会有死去的帝王不甘心的冤魂,而且金銮殿中龙气,一般的鬼哪里受得住,靠都不敢靠近。”

兰谨修道:“我以前听人说过,百步阴阳道,有宫女身影的鬼墙,枯井中的水倒影,虽然后来被一些探索节目中的科学家用科学的角度解释了,但很多人其实宁愿相信是有鬼魂,而不相信那些所谓科学的解释。”

司阳问他:“那你想见见吗?”

正在将点心从食盒中拿出来递向司阳的兰谨修微微一顿:“今天你不就是带我来看鬼片的吗?”

司阳一笑,拍了拍手上的点心屑:“走吧,我去看看这里有没有能用的鬼。”

兰谨修将刚拿出来的点心又给放了回去,点点头,起身安静的跟在司阳的身后。

正殿中自然是没有鬼的,要说整个故宫最干净的,恐怕就是这金銮殿了。不过这后宫之中嘛,那就难说了。

电视剧中的宫殿都是经过各种美化的,真正的故宫后宫哪怕经过了人为的修缮,依旧显得有些破落。稍微比较好点的是那些对外开放的宫殿,有些落了锁的各宫中早已褪色,只留下时光轻抚过的斑驳印记。

来到整个故宫中最阴的地方之后,司阳随意扔了几块小石头在地上,兰谨修瞬间有种空间重叠的恍惚,但那感觉一瞬即逝,再等他仔细去感受却又感受不到了。

司阳似乎有些意外他的敏感,看了他一眼解释道:“我们可是偷偷来的,这故宫虽大,但也是有人巡逻值守的,免得待会儿闹出了什么动静吓到了人,不如提早防范。”

“防范?”

司阳笑道:“就是一种简单的障眼法,哪怕有人走过来了也什么都看不到。”

兰谨修点点头,的确是该提前防范,要是等下的动静太大了,说不定明天的报纸头条就是紫禁城闹鬼的新闻了。

司阳手一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白玉杯子,兰谨修下意识在他身上多看了两眼,短袖的T恤,休闲的牛仔裤,非常青春阳光又简单的装扮,身上也并没有带包包,刚刚口袋里也并没有鼓起,所以这个还稍微有点大的白玉杯子应该不是从口袋里面掏出来的。

司阳朝他道:“给我一点你的血。”

兰谨修一点犹豫都没有的便伸出了手,司阳的指甲在兰谨修的指腹上轻轻一划,几滴鲜血就滴入了玉杯当中。司阳松开兰谨修的手,随手朝他手里丢了一个小罐子:“这个就给你吧,抹一点在伤口上就行了。”

兰谨修依言照做,指头上被司阳划开的伤口在涂抹上药膏之后瞬间就愈合了。兰谨修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头,真的愈合到仿佛刚才的伤口是个错觉一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