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还不等他从神奇的伤口中回过神来,就见那滴了他血的白玉杯子里突然泛起一阵阵的白烟。在白烟升起的瞬间,原本静的连一丝微风都没有环境突然刮起一阵阴风,草木惊动,沙石飞走,

虽然有阴风,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看不见的原因,兰谨修并没有看到什么鬼魂。他刚这么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小腿似乎被什么东西扫了一下。司阳手中的玉杯白烟翻滚的越发厉害,兰谨修甚至都能听到沸水翻滚的声音。

突然,兰谨修感觉自己的背上多了一股推力,他一个没稳住,被这股力道推的往前倾了半步。

司阳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放肆!”

随着司阳话音落下的瞬间,兰谨修明显的感觉到一股重力压了下来,那一刻,整个世界都静止了,真的就是静止了,静到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随后,司阳朝兰谨修道:“看鬼片了。”说完,就将白玉杯往兰谨修的手里一放。

原本空空荡荡不知名的破落宫殿之中,在兰谨修接过玉杯的瞬间,眼前突然跪了乌泱泱一大群人。那些人穿着灰扑扑看不出颜色花纹的衣服,远的那些看不清楚,但距离较近的还能看出衣服的款式,有襦裙,有旗服,有的梳发髻,有的戴旗头。还有一些有头发,和一些剃光了半个头的男鬼。

宁静的深夜,荒草丛生,腐烂而破败,比起宫殿之名,用荒芜杂院来形容反而更贴切的院落当中,一群不同朝代,却同样脸色阴白,鬼气森森的‘人’静静的跪在那里,微微低着头,一副麻木而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的即便心里有所准备却还是猛地窒息了一下的兰谨修下意识吞了口口水,这真是真鬼片无疑了。

第30章

司阳知道在那个皇权至上的年代,最不值钱的便是人命,所以这里的鬼魂肯定不会少,但没想到兰谨修的血效果这么好,就几滴血,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整个故宫的魂都给招来了。

侧头看兰谨修虽然表情十分的淡定,但眼神却微微有些发直的模样,司阳十分不厚道的笑出了声:“这个鬼片好看吗?”

兰谨修有些僵硬的点点头:“还可以。”

这话一说,司阳笑的更乐了,但在一群面无表情跪向他们的鬼魂跟前这样笑,兰谨修心想,幸亏司阳笑的好看,不然那画面就太惊悚了。

见没有吓的兰谨修脸色发白大惊失态,司阳还是有些小遗憾的,一挥手,那乌泱泱一大片魂瞬间便消去了一半。

兰谨修似乎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司阳随口解释道:“有些魂魄被这座宫殿压制的太久了,消散的差不多了,早已丧失了心智,就单纯的只是一缕魂,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有的残缺不全,看着有些碍眼,所以也不要了,有的纯粹就是长得不好看,不喜欢,所以也不要了。”

兰谨修定睛一看,剩下的果然跟刚才看到的那一大片略有些不一样。感觉没那么麻木,尽管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的确鲜活了几分。

司阳对兰谨修解释完了之后便没再管他,而是一一扫过这群鬼魂:“尔等中可有御厨?”

司阳话音一落,五个鬼魂飘到了众鬼前面跪伏在地。

三个胖子鬼,一个瘦子鬼,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个小孩子。司阳看着那个明显还没成年,头发也并没有剃掉的小鬼:“你也是御厨?”

随着他的视线看去,那小鬼整个鬼被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惊恐的神色:“回,回大人的话,奴婢,奴婢自幼便在御膳房当班,御厨掌事与奴婢乃同乡,又看在奴婢聪明机灵便一直带在身边教导,虽从未为皇爷掌过膳,但在掌事大人的指点下也独立制作过膳食。”

司阳又问:“你怎么死的?”

原本还算面目清秀的小孩被问及这个问题之后,双目开始变得血红,但也许是那个年代的奴性使然,小鬼并没有狰狞发狂,更多的反而是恐惧,整个鬼瑟瑟发抖着说道:“是,是安嫔娘娘,奴婢只是见到太医为娘娘请脉,然后就被人捂住了口鼻生生闷死了。”

这简直就是典型的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哦不对,他好歹还知道自己是被谁给闷死的。

司阳一挥手:“一旁候着去。”

小鬼被那股力量给放了下来之后,连忙爬到旁边去继续跪着了。

司阳又看向剩下的四个鬼:“御厨我只需一个,你们谁愿意便自行上前。”

其中那个瘦子鬼是动作最快的,然后两个胖子鬼也动了,就剩一个明显是清朝的胖子鬼还跪在原地未动。

司阳一挥手,那个没动的胖子鬼直接消失了,然后看向眼前的三鬼:“你们谁的厨艺最精湛?”

三个鬼皆是一顿,他们三个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年代的,这厨艺方面又能怎么比较,不过还是那个瘦子鬼最先开口:“回大人的话,小人在世时曾任正三品御厨总管一职,为正德皇帝掌善六年有余。”

另外两个胖鬼也跟着道:“小人生前曾任正五品御厨,嘉靖年间在御膳房当差十二年有余。”

“小人生前是正四品主御厨。”那胖鬼说完之后诡异的顿了顿,又接着道:“洪熙年间,任期半年。”

虽然司阳对于历史也只是看过一些杂书,并没有多么深入了解过,但明朝的洪熙帝他还是知道的,连一年的皇帝都没做到就病死了,这种短命皇帝的倒霉御厨他才不要,于是那个倒霉御厨也直接消失了。

司阳看着眼前还剩的两个御厨没做声,似乎是在犯难该选哪一个。这时那个瘦子鬼又开口道:“大人不若先将我二人收下,到时看谁做的御膳更合大人胃口便留哪一个。”

司阳笑了笑,看着那个瘦子鬼道:“为帝者,你可知最忌讳甚?”

那瘦子鬼先是有些迷茫,大概是做鬼太久了,身为人时的记忆有些久远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随即瞬间气息一变,转身就想跑。然而还没等他起身,身上突然燃起幽蓝色的火焰来。

之前那些消失的鬼魂只是被司阳给打发走了而已,而此时这个瘦子鬼却连叫都没能叫出一声就直接被烧的魂飞魄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