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4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照片里两个仿佛无忧无虑的少年正笑的一脸灿烂,一晃眼,竟然过去了十多年。除了坚持修炼化形之外,他所坚持的最久的事情便是爱这个人了吧。

对于求而不得的爱,沈然在无数个日夜里问自己,为什么是庄臣,为什么一定要是庄臣。可惜连他自己都给不了自己答案,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动心,十多个寒暑就这么过去了。有些东西仿佛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直到这个习惯被打破之后,沈然回过头来才看到那份伤痕累累。

习惯让他忘了自己,等他想起自己的时候才发现,太疼了,那种将自己完整的一颗心给出去却收回一个残缺不全的疼,没有付出过的人又怎么会理解。

他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却对着别人笑,每一个眼神,每一次笑容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一下一下的割着他,连流出的血都要自己偷偷咽下去。

“沈然你听,汶熙的琴声是不是特别温暖,听着让人觉得有股希望的力量。”

那时候他站在庄臣的身旁,而庄臣却专注的看着正在弹琴的金汶熙,专注到连眼神里的余光都不愿意给他分毫。于是他只好默默收回自己的目光,垂眸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掌心,那里在疼,很疼。

一道铃声将沈然的思绪从那一晚里拉扯回来,庄臣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递了出来,今天是金汶熙的演奏会,同时今天还有一个大项目要商谈。可是庄臣依然要坚持先送金汶熙去会场准备,然后再去商谈会议。为了能在路上再次确认一些细节问题,于是连带着他也得跟着庄臣先送金汶熙,并且由不得他拒绝。

沈然挂了电话,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文件起身,照片里的人还在对着他微笑,那一瞬间沈然有种直觉,有种再也回不来了的直觉。

压下心中的异样,沈然看着照片沉默了片刻,伸手慢慢将照片给放了下来。相框触碰到桌面的清脆声响,仿佛也敲进了他的心里,吧嗒一声,盖上了。

电梯里,几个像是大学生的年轻人抱着纸箱子闲聊着,看着他进来了,连忙站好:“沈特助。”

沈然朝他们点点头:“你们这是兼职结束了?”

周放连忙点头:“明天就要开学了,所以今天过来收拾一下东西。”

沈然笑道:“那欢迎你们毕业以后再次加入腾飞。”

周放和其余几个同样大学生兼职的也跟着笑:“好!”

看着这几个青春洋溢的年轻人,沈然的心情也跟着松快了几分,但这几分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他看到路边正在等他的车子中,庄臣的右手边,那个这十多年来向来属于他的位置,正坐着那位年轻的钢琴演奏家。

副驾驶座上是随行的保镖,如果沈然上车,那他便只能坐到庄臣的左边,一个他从来没有坐过的方向。

见到他下来,正在跟金汶熙说笑的庄臣还摇下车窗朝他招手:“沈然快点。”

那张熟悉的面孔,第一次让沈然觉得无比的陌生。

有金汶熙的地方,沈然向来是沉默的,而且只要有金汶熙在,庄臣也不会跟他谈论工作。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沈然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了。他跟庄臣之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除了工作就没了别的话题。庄臣可以为了不冷落金汶熙而不跟他谈工作,却可以冷落他跟金汶熙谈音乐。

意外发生在一瞬间,当感应到危险的那一刹那,沈然本能的睁开眼睛后第一个动作是伸手去护住庄臣,可当两车相撞时,庄臣却是本能转身将金汶熙护在了怀里。

沈然是一只修炼化形的妖,但世道艰难,爷爷曾经跟他说过,这年头能够化形的妖极少极少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类很可怕,连妖都不是人类的对手,所以若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除非躲在深山老林里修炼,否则只能把自己彻彻底底的当成一个人。

沈然的身上有一道爷爷给他下的禁制,如果他动了法术,那便不会再继续维持人形。无法维持人形,那他就只能躲回深山中,所以这些年来,他从未动过一次妖法。

当那辆大卡车撞来的瞬间,沈然知道了自己出门时的预感了,他再也回不去了。

车辆撞击翻滚的一瞬间对人类来说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一切的动作都是源于本能。但在沈然的眼里,这却是一场漫长到几乎挖心的静止。沈然看着紧紧将金汶熙抱在怀里的庄臣,手慢慢的放到了庄臣的背上,十多年的追逐,这一刻,彻底的结束了。

第32章

大卡车的撞击显然不是他们这辆小轿车可以抵挡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高速车道上,岔路中突然飞速冲来,小轿车整个被撞击到了半空中,犹如电影特效一般打了好几个滚,最后支离破碎的散在了路边。

沈然直接释放出妖力,给车内所有人都树立起一道屏障,尽管会让他们受点小伤,但不会危及到性命,否则这样一场车祸若是一点伤都没受就显得太过诡异了。

将车上的人都安全护住了之后,沈然直接将所有人都弄晕了,这才将他们一个个从车子里弄了出来。他感觉爷爷给他封印的地方在发烫,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显出原型。

看着躺在地上昏迷的庄臣,沈然忍不住伸手在那张他无比熟悉的脸上轻抚着,然后忍不住自嘲一笑:“爷爷说的对,对人动感情的妖都是傻子。”

那转身去保护金汶熙的画面一边又一边的在沈然的脑海中回放,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庄臣的唇上,沈然轻声道:“再见了,庄臣。”

庄臣似乎心有所感,睫毛微微颤动着像是要醒来一样,但到底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又怎么可能敌得过妖力,最终还是沉沉的昏迷着。

就在沈然起身准备离开的瞬间,一股危机感再次袭来,沈然一个侧身,一只飞射的银针几乎是擦身而过。这时从刚才那辆撞来的卡车后车厢中跑下来了两个人,直直的朝他奔来。

这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刚才他用妖术放倒所有人的时候,根本没有感觉到那个后车厢中还有人。

从那车上下来的是一男一女,手中拿着的似枪非枪的东西让沈然本能的觉得危险,然而当他转身想跑的时候,那两人以普通人根本达不到的速度几乎朝他飞了过来。两人一前一后,直接断了他的去路。

沈然在人类的世界呆了这么多年,从未遇到过这明显是知道他的身份特意来抓他的人。然而他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尽快离开这里,绝对不能让他们抓住庄臣来要挟他。

那两人也根本就没有去抓庄臣的意思,在他们的眼里,一只妖,自然不可能会因为一个人类受要挟。不过他们也十分有自信能够活捉这只妖,所以压根不需要什么要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