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4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虽然是在和平年代中化形而成的妖,但妖类都有自己的传承,这种传承会在生出灵智时随着血脉而觉醒。所以沈然尽管从来没有与人交手过,但并不表示他就是待宰的存在。眼见去路被截,沈然再也顾不得隐藏,长尾毛丝鼠的特性在他的身上若隐若现,那双白皙修长的手瞬间长出尖锐的指甲,锋利的指尖一看便是能致命的利器。

这时那两个抓他的人开口说了什么,沈然眸子瞬间一冷,竟然是日本人。

几番交手缠斗之后,沈然一个避闪不及,被那女人枪中射出的银针刺中,沈然瞬间感觉到身体里的妖力在那银针的作用下竟然渐渐有被锁住的趋势。

一旦他体内没了妖力,那就真的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就在他几乎绝望之际,他爷爷给他所下的封印禁制在这时彻底的解开了,沈然顿时借着解封瞬间的爆发将跑来欲将他抓捕的两人狠狠打了一掌,然后转身飞速跑走。

那两个日本人显然没料到在他们药物作用下那只妖精竟然还能爆发,吃痛挨了一掌后低声咒骂了一句日语,立刻爬起来追了上去。

无法维持人形的沈然已经变成了一只长尾毛丝鼠,体型不大,大概两个成年人巴掌般的大小。他没有往荒芜的深山里跑去,反而朝着城市中心逃窜。

他自问自己隐藏的相当好,可是那两个日本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只是他不明白既然他们这么有备而来确定了他是妖精,为什么还要计划这一场车祸,难不成还指望一场车祸撞死一只妖吗。不过他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他可不希望沦为日本人的研究品。

正在逃窜时,沈然突然想到那个曾经因为他一时没注意泄露了一丝妖气,引得一个像是天师的女孩来查过他。对于天师这个群体沈然是知道的,但却从未接触过,所以当时他也顺势跟了几次那位天师,好几次他都跟着那个天师来到前面不远的那片别墅区。

他不确定华夏的天师会把他怎么样,但他可以确定这两个日本人对他没有半点好意。于是沈然直接转道,不管能不能遇到那个天师,好歹还有一点希望。

玉翡香苑的安保系统非常的到位,但到底只是普通人的防御,防不住妖,自然也防不住那两个明显不是普通人的日本人。

沈然慌不择路的跑了进来,根本没有时间让他去辨认那个女孩住在哪一栋房子里,但妖修对于生机的灵敏直觉,让他在机缘巧合之下,直接逃进了司阳家里。

一跑进院子中,那浓郁的灵气瞬间让他身上好受不少,在那日本人银针的作用下,他体内的妖力近乎于枯竭,有灵气,还有罩住灵气的结界,这一定是那个天师女孩的家里了。

当他打算往屋内躲藏的时候,突然整个身子被一股力量给定住了,定的他动弹不得。沈然抬眼看去,一个长得异常俊美的青年眼含笑意的看着他:“哪来的一只小老鼠?”

被打回原形的沈然:“......”他不是老鼠!

这时那两个日本人也追了进来,一踏入这灵气浓郁的院子就令他们猛然一震,他们身为日本的阴阳师,真要说起,阴阳术的起源还真是来源于华夏,哪怕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演化,究其根本,修炼也是需要灵气的。可是这比他们神宫中还要浓郁的灵气,令两人本能的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

意识到这里的主人肯定不是普通人,两人原本的张狂几乎瞬间收敛,无比诚恳的朝着司阳道:“非常抱歉,未经您的允许擅自进入了您的家中,但因家中小宠的逃跑令我们十分焦心,因此我等的一时情急还请先生见谅。稍后我们一定会备上一份厚礼再次登门道歉,不知可否请先生先将这小东西交给我们?”

到时候他们一定要查探这浓郁灵气的来源,这么好的东西放在华夏纯属浪费,若是贡献给神宫,一定会造福更多的阴阳师,才能体现出那个宝物真正的价值!

那普通话说得字正腔圆,一点都不带口音的。

司阳看了眼那只小老鼠:“这是你们的宠物?”

日本男女闻言立刻点头:“是的。”

司阳将沈然拎了起来,悬于半空中,转头朝一直站在他身侧的岚裳问道:“说谎的人,按照宫中的刑罚该如何处置?”

岚裳看也未看那两个日本人一眼,恭敬回道:“欺君,自然是杀头的重罪。”

“杀头?”司阳摇摇了头:“我这漂亮的小花园沾染了脏污的鲜血可就不好看了。”

“主人尽管交给岚裳便是,绝不会让他们弄脏小花园里的一草一木。”

听到这话,两个日本人脸色都变了,但他们并没有选择就这么离开,好不容易重伤了这只妖,就快要到手了,让他们就这么离开,他们哪里甘愿。

“不请自来是我们的失礼,我们非常诚恳的向您表达歉意,还请您看在是我们心急的过失上大人不记小人过,这只小东西对我们而言非常的重要,还请先生行个方便。”

司阳轻笑了一声,指尖一弹,一抹灵光直接进入了沈然的脑门中。瞬间长尾毛丝鼠大变活人,无比狼狈的沈然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两个日本人感应到注入妖精体内的药力失效了,眼神一恨,随即转身就跑。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底细和能耐,又有一只正在恢复妖力的妖精,真要打起来他们两人显然不可能占上风,真要闹大了惊动了华夏的相关部门对他们也没有好处,既然留在这里也讨不到好,自然走为上策,不过今日之仇,他们肯定是要报的!

沈然立即喊道:“他们是日本人!他们根本就不是华夏人!”

司阳并没有什么动作,不过那两人进来时畅通无阻,这会儿飞身出去时却被一道结界给挡住了,生生被从半空中撞了回来。

司阳看向摔在了地上的两人:“这里可不是菜园门子。”

那两人自然不会允许自己在华夏人面前低人一头,站起身来之后倒是淡定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们是黑鸦神宫中的神使,如今来捉拿神宫中欺主叛逃的妖兽,如果先生现在不肯放人,那我们只好走国际流程,到时候我国一切的损失自当要与你们好好清算了。”

那女人话音一落,啪地一声,巴掌的清脆声响在那个女人的脸色绽放。不知何时走到院中的岚裳收回了手,顺道整了整衣服,垂眸看向被她一巴掌抽飞在地的女人的眼神犹如在看一团死肉:“区区倭国矮子,还胆敢与我华夏清算,跟天借了胆子么?”

“你!”

啪地一声,岚裳又不客气的抽了一巴掌,随即那古典清冷的脸上微微勾起一抹笑意:“想我还曾经为人时,最擅长的便是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女人,就像你这样的。”

那男人立即上前护在女人面前:“你们今日的所作所为我会...”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整个脖子都仿佛被人掐着给拎了起来。男人试途将掐着自己脖子的手给掰开,可是他脖子上什么都没有,挣扎着看向那个可怕的女人,可那女人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甚至美的像一幅水墨画一般,但却看的令他一阵一阵发寒。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