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4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苍永丰摸了摸下巴猜测道:“不会是穿越了吧?”

周放道:“现在好多人也是这么猜的,我觉得绑架的可能性更大,不过如果是被人绑架了,这么多天总该打电话要赎金了吧,真的是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实在是太奇怪了。”

说完,周放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发生车祸那天刚好是我实习结束的时候,我在电梯里还碰到了沈然哥,就是那个失踪的特助,沈然哥还说希望我毕业之后再进腾飞工作。”

苍永丰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各有命,说不定人家大难不死另有机缘呢。”

在沈然的家里,满脸胡渣的庄臣坐在沙发上,这里有沈然的气息,厨房里还有喝过咖啡没有洗的杯子,冰箱里还有沈然最喜欢吃的芝士蛋糕,只是这么多天了,哪怕放在冰箱里,那块蛋糕也不能吃了。庄臣想着,如果沈然回来了,那他就去给沈然买个更大的芝士蛋糕,让他吃个够。

在沈然的房间里还有早上起床后没有叠的被子,别看沈然长得那么好看,给人一种温润又清雅的感觉,实际上沈然懒得很,大学四年如果没有必要,那是从不叠被子的。

还有那个办公桌上,除了一堆公司的文件,小垃圾桶里啃的凤爪的骨头也还没有倒掉,那家伙就喜欢吃这种垃圾零食,明知道这种过辣的东西吃多了胃会不舒服,但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庄臣将手深深的|插|入头发里,一个大活人,怎么就会不见了呢。

当他在医院里醒来时,别人告诉他虽然车祸看起来很严重,但并没有人死亡,大家都只是受了一点小轻伤,只是沈然不见了。当时他就想着,故意的吧,故意躲起来让他心急。一定是因为他最近对金汶熙关注的太多了,所以生气了。

起初两天他还能稳得住,沈然身边的朋友就那几个,哪怕沈然故意躲起来了,但总能找得到的,可是事情闹大了,连警方都惊动了,却还是找不到人,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这下庄臣真的慌了。几乎发动了所有能发动的关系,可惜那天车祸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动了手脚,所拍摄到的画面只有卡车撞来的一瞬间,然后就是一片雪花,再恢复过来时,就是他们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唯独少了一个沈然。

那一段影像庄臣看了无数遍,所有能对准车祸现场的摄像头都被他找了个遍,可是没有拍摄到半点有用的地方,也丝毫没有找到沈然的身影。

好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就那么突然的消失了,总不至于真的像那些私下鬼扯的穿越了吧。

茶几上的手机一遍遍震动个不停,看着来电金汶熙,庄臣有种说不出的厌恶。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按照朋友的话说,他简直就像是被金汶熙下了降头一样的给迷惑住了。还有那场车祸,他清楚的记得他本能的护住的是沈然,可是清醒后的记忆却是他抱住了金汶熙。

庄臣看着自己的手,他抱住了金汶熙?他竟然在那样的时刻抱住了金汶熙?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沈然才走了。

庄臣捂着脸痛苦的低语:“回来吧,沈然,求你了。”

可惜,沈然听不到了。

看着眼前的人,沈然不自觉的摆出了小学生般的标准坐姿,司阳十分随意的靠在沙发上朝他问道:“你打算在我这儿呆多久?”

沈然沉默片刻:“您,还收小弟吗?”

这话一说完,他瞬间感觉到好几道视线都凝聚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些眼神分别来自藏匿在这个家里各个角落的鬼仆们。沈然只得硬着头皮道:“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暴露到了日本人眼里,也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再派人来捉我,而且,而且我现在的确已经无家可归了。”

司阳将一份报纸丢到了沈然的跟前,沈然低头一看,那是关于那天车祸的报道,以及他的失踪。还有腾飞的老总重金悬赏,只要能提供相关的消息就能得到一笔丰厚的感谢金。

沈然似乎是自嘲的笑了笑:“我跟他好歹也认识了十几年,陪他一起创下了腾飞,我这样突然的失踪他找我是肯定的,但我不想回去了,也回不去了。”

司阳知道他的回不去不是那条收不回去的尾巴,而是那份感情。对于别人的感情问题他向来都懒得八卦,那种庸人自扰的东西听着都没意思,只是问道:“留下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沈然想了半天,试探着开口:“我能帮您赚钱?”

司阳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沈然说完自己都有懊恼,就凭司阳这一身本事,哪里轮得到自己帮他赚钱。他在人类的世界混了这么多年,房子虽然在三环内,但也就一百平左右,连一套别墅都混不出来,还说帮住别墅的司阳说钱,这话简直打脸。

没想到,正在他绞尽脑汁想如何留下时,司阳却松口了:“行吧,正好我有个网络小店,以后家里的财政大权就交给你了,要是哪天被你折腾到入不敷出,你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

沈然顿时松了口气,好歹不用回到深山老林里去了,只是人类的世界他也混够了,也该回到妖生来了,比起那些情情爱爱,果然修炼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修炼,沈然不自觉的看了眼家中的几个鬼仆,他貌似连几个鬼仆都打不过,看来真要抓紧修炼了,否则司阳小弟的身份感觉随时都能被人给撸下去。

兰谨修没想到,他只是因为司阳去上学了几天没来而已,这个家里除了五个鬼仆之外还多了一只妖。

之前跟踪过兰玉琢的沈然当然知道他们隔壁的邻居是谁,这会儿看到拎着几只大深海蟹的兰谨修笑容淡定道:“兰总,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兰谨修朝他礼貌的点点头:“你好。”说完绕过沈然直接进了屋子,熟稔的跟自家一样。胖大厨见到兰谨修手里拎着的东西忙不迭的迎了上来:“上次你说要做蟹,这些天我好好的钻研过,你们就尽管等吃吧,保准好吃的让你们连舌头都恨不得吞下去!”

兰谨修朝胖大厨点点头,换了拖鞋进了屋。司阳正坐在地毯上不知道捣鼓什么东西,周边散落一地的铁片。见兰谨修大概是怕弄乱了他的东西坐的有点远,司阳头也不抬道:“这胖子见了你比见了我还欢喜,明明我长得比你好看多了。”

兰谨修嘴角微翘:“你这是在做什么?”

司阳将两个铁片镶嵌在一起之后,铁片顿时像关节一样能活动了:“给小纸人做身体,昨天那蠢东西一个不小心掉进了我的丹炉里去了,把自己给烧着了。”

原本小纸人的存在是为了方便,这小东西虽然没有鬼仆那样拥有自己的神智,但家中一些琐碎的小事用小纸人就够了,而且习惯了小纸人跑了跑去,家中没了小白影还突然有些不习惯了。所以司阳便打算给它做个身体,至少能强悍到再掉进香炉里,在把自己烧完之前能爬出来的程度就够了。

沈然这时也走了过来,坐在了更远的小沙发上,司阳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脖子,兰谨修道:“要我帮你按一按吗,我按摩手法还行。”

司阳朝他一笑:“你们这种普通人才需要按摩,张嘴。”

兰谨修听话的张嘴,下一刻一股清凉的东西被丢进了他的嘴里,那跟之前那次吃火锅司阳给他的小药丸子有些像,味道都没尝出来就整个在嘴里消失了,但是很快,他便听到了自己骨头的响声,原本有些发紧的肩颈整个活络轻快了不少,真的可以用舒服的骨头都轻了几斤来形容都不为过。

司阳挑眉:“舒服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