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4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点点头:“舒服,很舒服,这是什么丹药。”

“就是一般的轻体丹,能够通一些淤塞的经脉,效果比手动按摩舒服多了。”

沈然就这么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那边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尽管话题可能都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这样的氛围却莫名令人有种放松的舒服。

看着外面渐渐黑沉下来的天色,沈然无声一叹,一个人,还是有些寂寞啊。

第34章

一辆看起来颇有些破烂的桑塔纳熟练的在只能容一辆车通行的巷道中穿梭着,不一会儿就开进了隐藏在居民区中一个自带小院子的办事处。这是一栋三层楼高的老旧房子,周边都是那种七八层楼高没有电梯的旧楼,一眼望去,尽是一片私搭乱建。

这个办事处的前身是城管的办公楼,后来也不知道是上头的规划还是人家单位有钱了,搬离了这个小破楼,这个自带小院子的三层楼高办公楼就空置了下来,然后就变成了如今特勤组的办事处了。不过外面挂的牌子是某某有限公司,看起来年久失修有些破烂,一副很穷的样子。

周勤下车关门的力道不自觉的重了一些,那有些不堪重负的桑塔纳也跟着晃动了一下,像是随时都能散架一样。李厘在一旁笑道:“老大你可轻点,咱们暂时没有多余的经费买新车。”

周勤冷着脸瞥了他一眼:“把人都叫来开会!”

李厘无奈的耸耸肩,转身就去叫人了。

兰玉琢今天来特勤部是兑换丹药的,她虽然是编制内的人,但却不用时刻守在这里。像她这样有事就来,没事就自由活动的天师在特勤部其实只占一小部分。更多的则是像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

这类人中又分为两类,一类是真正的普通人,平日里就负责一些琐碎的杂事,除了外出捉鬼之外,其余的事情都能归类于琐碎杂事。还有一类则是懂点道行,但还不能称之为天师,正在努力修炼,不过不管是修炼资源还是在凡俗界生活的资本都要依靠后勤部,所以每天也要来上班报到。

周勤叫的开会的人指的就是组内那些每天在后勤部朝九晚五的,不过李厘眼尖的看到了兰玉琢,想到今天那场头疼的会议,连忙一个闪身将人给拦下:“你在就正好了,免得还要你再跑一趟,老大要开会了。”

刚刚将积分全部换了丹药正愁没积分的兰玉琢将药装进了包里,就跟着李厘往会议室走:“又有事发生了?什么事,透露一下?”

李厘朝她十分找打的一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兰玉琢轻啧了一声,却也没再多问,进了会议室就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周勤一进来,见一组的人都来的差不多了,除了那些不用天天守在这里的天师,该来的也都来了,也不过多废话,直接打开投影仪,上面顿时出现了一男一女的照片。

“这两个是日本的阴阳师,七月十八号入境,八月二十九号在崇明路附近失踪,男的叫见川一郎,女的叫明光惠子,是黑鸦神宫的成员,这个明光惠子更是日本大阴阳师樱井文仁的弟子。”

周勤看了眼正在做笔记的众人:“现在上面给我们的任务是,找到这两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时有人道:“这两个阴阳师入境是经过特许的吗?”

李厘摇头道:“他们是私自入境,走的一般游客入境渠道,没有跟特殊部门报备过,他们留在日本的魂灯如今十分昏暗,几乎快要灭掉了,日本那边已经跟他们联络不上了,日本那边以为他们是被我们特勤部的发现给拿下了,所以才来跟我们交涉要人。”

有些明显对日本人很不感冒的直接嗤声道:“他们的人来华夏不跟我们报备,现在人不见了却要我们找?”

周勤道:“日本那边开出的条件是,用三个我们的同事,来换回这两个阴阳师。”

每个国家之间除了政务上一些间谍之外,他们这种有特殊能力的同样会隐瞒身份混入别的国家当中,跟那些政治上的间谍不一样,他们这种人一旦被发现,通常下场都不会怎么好。政治上的间谍知道的再多也只是个普通人,但像华夏的天师,美国的异能者,日本的阴阳师,随便一个失去了控制发起狠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日本这次开出的条件十分的诱人,诱人到他们根本就没办法拒绝。且不论这两个阴阳师来华夏的目的是什么,别说是三个,哪怕就是换一个,他们也只能答应。他们不能让那些不惜为国牺牲的英雄寒心,只要能救,那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

周勤说了日本那边的条件之后,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沉默了片刻,原本的不满也尽数压下,开始希望能尽快找到人,换回他们华夏的同胞。

周勤见众人沉了下来,不再那么浮躁了之后,将屏幕上的画面一换,变成了一处车祸现场的照片:“八月二十九号,在孝文路上发生过一场交通事故,事故发生的地方距离崇明路不远,其中最有疑点的是,以两辆车的撞击力度以及车辆的损坏程度,车上的人员不可能只是发生轻微的擦伤,还有。”

屏幕上的画面又一转:“这个人叫沈然,那场车祸之后失踪,不确定这个人的失踪是否跟那两个日本阴阳师有关,现在没有证据,但我们可以以此为突破点去查一查。”

李厘这时朝兰玉琢道:“我记得玉琢之前让我查过腾飞公司的老总和这个沈然。”

李厘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兰玉琢,兰玉琢道:“之前我是查过,当时我从他们两人身边经过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波动,十分的微弱,转瞬即逝,不过我后来深入查探过后并没有什么发现,跟沈然以及庄臣不经意的接触过几次,同样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们就是普通人。”

周勤调出一份地图:“这里,是发生车祸的地方,这一带,是日本那边给我们的信息,那两个阴阳师就是在这附近失踪的,我记得你家就住在这附近?”

兰玉琢道:“我哥前不久刚装好的房子,才搬过去个把月而已,我有时候会去我哥那边住几天。”

周勤沉吟片刻:“玉琢,你带着小安和蒟蒻(juruo)在那附近查探一下,这几天恐怕要借你住在你哥那边了,我已经让鉴证科的人去现场查看了,只要那里曾经发生过打斗,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兰玉琢刚刚点头,周勤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周勤沉声道:“玉琢你继续查探那附近的异样,另外李厘你带人去查腾飞,经过鉴证科的查探,车祸现场有还未散去的能量波动,证明那里数天前曾经发生过打斗,还不是一般人的打斗。”

等众人按照各自的分工散去之后,周勤拦住兰玉琢:“调查之前,你先去拜访一下司天师。”

“司阳哥?为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