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4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玉琢佯装去翻看记录:“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绑架,死者是死于内脏出血,另外,沈先生的生活很简单,基本上就是工作,所以后期的调查还希望庄先生能够配合,早日找到凶手,以慰沈先生的在天之灵。”

庄臣沉默片刻,低声开口道:“能让我单独看看他吗。”

兰玉琢朝着过来协助她的两个真|警|察点点头,就转身出去了。

冰冷的停尸间,四周不断地泛着寒气,即便灯光明亮,庄臣却只觉得全世界都昏暗的失去了色彩。他多么想就这么冲出去啊,不承认这是沈然,他的沈然还活着,躲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然后突然某一天跳出来,狠狠的问他:“你后悔没?”

看着眼前安静的好像只是睡过去的人,庄臣每上前一步,都像是踩在不断滴血的心尖上,疼的窒息,疼的他...痛不欲生。

冰冷而僵硬的触感,眼角被纤长睫毛覆盖住的一颗小小的泪痣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庄臣轻轻抚摸着那双再也睁不开的眼睛,从此以后这双眼睛,再也不会看着他笑了,再也不会了。

“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空荡的房间没有人回应他,一滴滴滚烫的眼泪无声的落在那冰冷的身体上,可惜眼泪再如何热,也驱散不了怀里这人的冰冷和僵硬。

庄臣紧紧的将尸体抱在怀里,那仿佛压抑在喉咙里的哭声如同泣血一般,听的人心生疼。

第36章

充满了灵气的小花园中,沈然坐在檐廊下,呆呆的看着花园中盛开的花朵,司阳端着一杯清茶路过,凉凉道:“想见就去见,我这里不养望夫石。”

沈然回头看他:“如果你爱的人不爱你,你会怎么样?”

司阳道:“这个如果不成立。”

沈然:“为什么?”

司阳朝他微微一笑,以往即便笑着,但依然淡漠的眸子此时却有种温柔潋滟的味道,直把人看的心口直跳:“被我爱上的人,你觉得他可能不爱我吗?”

沈然吞了吞口水,无话可说。

司阳一秒收敛表情,端着茶杯进了小书房,这间小书房是被他特别改良出来的,所有的墙壁全部敲掉,改成了一间相当通透的阳光房。虽然他没什么工作是需要在书房里处理的,但在一个优美的环境中看看漫画都是令人愉悦的。

有了新的身体但依然是个小纸片的小纸人勤勤恳恳的拎着它的小抹布,将司阳踩过的地方抹的亮的简直能反光。沈然看了眼这个家里最勤劳的小东西,转过头看着小花园继续思考妖生。

镇压着贺博易的山上,一群光头和尚围坐着金钟念着佛经,为首的善济大师心有所感,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那金钟也同时发出震颤,正在念经的和尚们同时睁开了眼睛。以往金钟偶尔也会发出回应,每当金钟有回应的时候,他们便能感觉自己等人似乎被佛光照耀了一般,那种心灵的沉静感远胜十年潜心修佛。

这样一个拥有佛性的灵器,简直可以用佛门至宝来形容都不为过。可惜这是别人家的东西,而他们能够有幸参悟当真是一种机缘。所以灵谷寺中修为悟性俱佳的和尚都被派遣出来,一面念经帮助金钟尽快的消灭贺博易,一面也是自身的修炼。

众人以为这次又是金钟给予了回应,正高兴着。一个灵谷寺说大不大,但说小也绝对不小,如果让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来参悟,那整个山头都未必能坐得下。所以他们是采取轮流制,有的在礼佛期间遗憾没能得到金钟回应的大有人在,如果得到了,那真的就是运气了。所以这次金钟似乎有了动静众人都十分的高兴,还当是运气极佳得到了金钟难得一次的回应。

当日打算与贺博易同归于尽的十一人之一的善济大师却叹息了一声:“机缘已尽。”

善济话音一落,那金钟直接拔地而起,嗡声不断,一声声能荡涤人心的佛音震颤而鸣,一道金光仿佛破云而出,照耀在整个山头之上。

之前被贺博易阴煞肆掠的山头原本不知要修生养息多少年才能恢复原本一二的生气,如今这道金光似乎瞬间驱散了所有的阴霾,整个山头真的就犹如活过来一样。茂密的山林无风自动,生气弥漫,无论是山顶的和尚,还是山中镇守的普通人,都有种被温和而强大的力量给洗刷过一般的感觉。

众和尚顾不得太多,连忙坐下打坐,将这份金钟和大自然的回馈尽量的吸收。这样的机缘放在如今灵气稀薄的年代,当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这一场机遇无论是对修行之人还是对镇守在此地不让游客误入的警方的人都是相当难得的福报,这些好处绝对是获益终生的东西。

等众人从这场机缘中醒来,眼前哪里还有那口金钟,善济又是一声叹息,别人家的东西啊,哪怕是六根清净的和尚,要说没有一点点眼馋那便是妄语了。

完成了使命的小金钟愉快的飞回了司阳的身边,一个劲的围着他打转。司阳微微一笑,一伸手,小金钟乖乖的落到了他的掌心:“表现的不错。”被那群和尚念了这么久的佛经,虽然那些和尚的修为不怎么样,但尚算心诚,所以小金钟比起之前颜色更加鲜亮了一些。

小金钟开心的给了司阳回应,这次‘出差’真的是吃的饱饱的,那群和尚念经也念的它很舒服,它现在需要安静的吸收炼化这次的收获,争取实力再提升一些。

一直横在众人的心头大患终于消灭干净了,这下那些闭关养伤的终于可以彻底安下心来,那些想要跟司阳拉近关系的也开始蠢蠢欲动了,首先过来的便是灵谷寺的和尚。

因为之前善济就曾经跟司阳有过接触,而且他也是现在灵谷寺中除了常年闭关的主持和长老之外,身份最高的,所以他的亲自前来也不算怠慢了司阳。

这次善济带着两个弟子前来除了是送上感谢的礼物,更是想要看看是否能再向司阳借一段时间的金钟。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厚脸皮了,善济做了很久的思想准备才羞愧的提出口的。

司阳对于和尚其实比一般人还要宽容一些,这也是因为在修真界历练时所遭遇过的一些事情所致。

当初那次秘境他的一杀成名虽是背后诸多原因所导致的结果,但也成就了他的狠毒之名,其中牵扯了整个乌山近万年的资源倾斜,如果不杀出一条血路来,那时候他们恒天宗恐怕就被玄阴宗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不过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想要对付一些人,总是不缺理由的。为了让宗门有足够的时间打破玄阴宗近万年来对他们的制衡,司阳直接认下了所有那些莫须有的罪名,脱离了宗派,走上了看似逃亡实则历练的道路。

后来的事情虽然没有像漫画中那样一片血路跌宕起伏,但也的确走的不容易。这过程中他也结交了许多的朋友,其中就有一个和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