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5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那个和尚名为天光,修为高深心沉似海,那也是他唯一忌惮过的人。那样一个笑着,让人永远都捉摸不透在想什么,永远都让人看不透他修为底线的和尚,司阳原本以为千万年之后,大帝的席位或许将会有他一名。可是没想到,那样一个和尚竟然动情一个狐女。

人妖相恋在修真界实属常见,但和尚和一个狐女却是几乎闻所未闻。不过对于别人的感情,司阳从来都是不多评论的。动了情的和尚自然不可能再跟他一起浪迹天涯,于是两人只好分道扬镳。

但是没想到再见之时,这个有着极高天赋的和尚再也不是庄严宝相。

天光问他要宝贝吗。

那时候他的名声已经闯出来了,在乌山的师尊也经过多年的策划,将玄阴宗的实力削去了大半,他原本就打算回恒天宗了。想着宝贝自然不嫌多,回去之前再闯闯秘境也是好的,于是便说要。

却没想到天光带着他走进了死亡之海,那是一片沙海,但没人知道,那片沙海之下竟然是修真界第一宗门的密库。

后来司阳才知道,天光爱上的那个狐女惨死在宗门少主的手中,受尽了百般凌辱,甚至为了折辱天光,更是将狐女的尸身放在城门口示众。

天光解下一身佛衣,一夜之间,由佛入魔,极尽手段的报复,那个少主一次又一次落到了天光的手上,但天光独独没有杀他。天光要那人生生看着,看着他一代大宗是如何陨落的。

比起司阳来,当年的天光才叫狠,那样一个庞然大物被他悉数杀尽,更是操了人家的老底。司阳还记得在那死亡之海一路厮杀的日子,真是步步惊心,时刻游走在生死边缘,可是当真是畅快,那种酣畅淋漓的血性真的不枉人生走一遭。

所以见到这些和尚,司阳总是不免的想到天光,毕竟那段日子实在是太过刻骨铭心。此时善济的窘迫司阳自然看得出来,若是别的事不太重要的答应也就答应了,不过小金钟的确不是时候。

“器生灵才能称之为灵器,而所有有灵之物都有自己的修炼法门,大师来的实在是不凑巧,小金钟因吸食过多的阴煞,如今正在炼化。”

“阿弥陀佛,如此,的确是我唐突了。”

司阳微微一笑:“大师说的是哪里话,如今玄门式微,有天赋的弟子本就极少,眼前的资源自然是能争取便争取,这金钟本是偏佛性的灵器,按说佛门才是于金钟最有益处之地,只是这金钟本是友人所赠,又跟我多年,倒是有些遗憾了。”

善济连忙道:“这次贺博易之事还多亏了道友相助,否则当真是玄门重创。”

“如今此事已了,大师也不必再提。”

岚裳端着沏好的茶送了过来,那灵气肆意的茶香,再加上满屋浓郁的灵气,善济也忍不住感叹:“司道友这里当真是极致。”

司阳笑道:“我虽未钻研过佛法,但在友人的耳濡目染之下也算小有接触,大师若是有空,不妨多来走动走动,我出山不久,对如今的玄门之事所知甚少,不少的地方恐怕还需要大师解惑。”

善济连忙道:“司道友不嫌弃,那日后善济恐怕会多有叨扰了。”

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闲谈着。而谈着谈着,就慢慢变成了善济听司阳讲佛了。这哪里是小有接触,就司阳这佛性简直比他当了一辈子的和尚还要深,一些独到的见解领悟甚至往往能令他豁然开朗。要如果不是天色渐晚,他当真舍不得走了。

临走时善济提醒道,威胁着玄门的大患除去,那么自然不少人心思也会浮动起来。这话的意思是,确认了司阳的实力,那些个门派氏族的拉拢试探也会越来越多,如何应对,要提早有所准备。

善济一行人离开之后,司阳在窗前站了一会儿,一挥手,整个房子的结界再次变换。

兰谨修听佣人说隔壁来人,还当是司阳有什么事找他,没想到来的是那个叫小福子的小鬼。小福子将一个木盒子递给兰谨修:“这是我家主人给你的,我家主人说为了避免以后有人打扰,特意在门口立了一道结界,没有这个引路牌哪怕到了门口也找不到大门的,所以谨修哥再来家里记得要戴好这个,另外也麻烦谨修哥跟保安室那边打个招呼,以后有事先电话联系,不然保安找不到门那就太可怕了。”

兰谨修接过盒子,里面是两个像个水晶挂饰一样的东西,应该是给他和玉琢的。

小福子完成了司阳给的任务,又眨巴着一双渴望的眼睛:“谨修哥你什么时候来家里?大叔说他又钻研出一种做蟹的方法了。”

兰谨修将小水晶挂饰小心的收了起来,闻言看向小福子:“连着吃了几天还没吃腻?”

小福子连忙摇头:“不腻不腻!”他活着的时候就没怎么吃过好东西,偶尔有贵人赏下的能分到一点点,但那点吃了反而更加惦记。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放开了吃喝,这嘴馋自然越发无法自控了。

兰谨修正愁着如果去的太殷勤会不会不好,这小福子不亏带了个福字,微微翘了翘嘴角:“还有很多好吃的食材,过两天让你们尝尝新鲜的。”

小福子心满意足的走了,兰谨修也从工作狂立刻转化成了美食达人。

苍永丰的姐姐生了,不过可能是之前阴气缠绕的原因,那孩子生出来很轻,虽然没什么大毛病,但感觉特别的瘦小。正巧他姐姐隔壁床的生了个将近六斤重的大胖小子,这一对比简直比人家小了两个号。不过孩子的平安出生就是喜事,苍永丰荣升舅舅也高兴的不得了。

正好他们那位放纵学业沉迷拍戏的室友李浩总算是完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部戏,开开心心的拎着行李来上学了。

李浩就是个天生适合混娱乐圈的,性子看似大大咧咧实则细致的很,情商特别高,说话做事都让人十分的舒坦,加上从小就家境优渥,处事的态度落落大方,长得也好看,他自己也喜欢被人追捧崇拜,简直就是为了娱乐圈而存在的,当然这句话是李浩的原话。

李浩一边磕着薯片,一边翘着腿躺在床上靠在被子上,听着之前在苍永丰家里发生的事情,直感叹:“真没想到,这种事竟然真的发生在身边,这都什么年代了,男孩女孩有那么重要吗,非要个男孩,家里是有皇位需要继承么,想不通,我妈还老说,生儿子不如生女儿贴心,儿子就是来讨债的。”

李浩说完又朝周放问道:“那你看到鬼婴没?你不知道,以前不是有个电影叫什么大头怪婴吗,我小时候看的,那时候觉得好可怕,但是从头到尾我都一直没看到那个大头怪婴到底长什么样,一直好奇来着,也不知道我小时候都在怕啥。”

周放嬉笑道:“怕啥,怕个氛围呗,我是没看到,当时是永丰跟阳阳在房里,但是他们出来的时候据说那个鬼被封进了木牌里,反正当时的情况特别恐怖,你知道那种农村的老房子吧,都是木头加石头的,本来那种房子就鬼气森森的,加上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直接变黑了,那可是大中午啊,突然一下黑下来了,阴风阵阵的,比电影带感多了!”

李浩翻身看向正在游戏中厮杀的周放:“那你做噩梦没?”

周放翻了个白眼:“小爷我是那么胆小的人吗,怎么可能做噩梦。”

洗漱完了的司阳带着一身水汽从卫生间里出来,李浩看着他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口薯片:“阳阳你要不别做什么算命的了,去当演员吧,演员比算命的有前途,就你这张脸,没有台词站那儿当摆设也得爆红。”

司阳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我明明有才华,为什么要靠脸吃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