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5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但是纸包不住火,尤其是在这个信息飞速的时代,还是发生在学校里,事发后的第二天一大早,也不知道是哪些人得了消息然后发到了校园网上,结果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的散发开来。

亏得管理员发现的早,及时将帖子给删了,校内的情况才稍微被控制了一下。不过这种事恐怕也包不住多久了,在中都工大内发生了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社会头条绝对没跑了。

一大清早轮到今天去买早餐的周放回来,就直接八卦的朝着那三个刚起床的室友分享新闻:“昨天晚上据说在女生宿舍楼那边发现了尸体,之前网上好多帖子在说这件事,可惜等我买完包子打算仔细看的时候已经被清空了。”

刚洗完脸的苍永丰震惊道:“真的假的啊?什么情况?”

很早就醒了一直躺在床上刷手机的李浩道:“据说是女生寝室楼那边的下水道里面捞出了几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着被切成块煮熟了的尸块,但是那些尸块当中没有头,暂时还没能确认死者是谁,学校也在排查学生。好像是昨天,不对,应该是今天凌晨的时候,三号楼那边有一个准备通宵的寝室半夜在阳台抽烟,结果看到一群人围在女生宿舍楼楼下,他们好奇直接拿望远镜看,结果围观了全程,然后忍不住把这件事发到了网上。”

周放轻啧道:“对面就是女寝,还有个望远镜,没毛病。不过他们这次看到了这种事,怕是要被吓死了吧。”

司阳听着他们谈论尸块,淡定的拿过腰花粉吃了起来,很多人都说学校食堂是黑暗料理,但他们工大的食堂真的还好,饭菜都特别实在,尤其是一些小吃味道也很不错。他最喜欢腰花粉这家的辣椒,非常的地道。

即便早上看过那惊悚的新闻,并且事情就发生在他们不远处的女生寝室楼,但李浩同样也吃的淡定:“我就不明白了,学校里弃尸的地方其实挺多的,据说塑料袋还不少,还不如装进行李箱里,再往箱子里塞一些石头沉湖,实在不行,咱们后面不是还有个废弃的老楼吗,那里不是据说闹鬼根本没人敢去吗,既然胆子大的敢杀人切尸,那半夜过去挖个坑埋了也不会有人知道,这塞进下水道里,不就是明摆着就没打算隐藏等着被人发现吗。”

周放突然朝司阳道:“阳阳,不是有一种东西叫扶乩吗,就是可以请鬼上身的,那警方那边如果请厉害的天师来请鬼上身,不就很轻松就能找到凶手了吗?”

司阳纠正道:“扶乩是请神不是请鬼,扶乩这种请神源于古代占卜问神术,那时候人们有了疑难,就通过龟卜、蓍筮(shīshì)向神祈祷,请求神灵指示,预测吉凶,并不是什么鬼上身,如果你们在外面看到有人说会扶乩之术然后请一些阴间的亲人之类的,不用看了,那都是骗人的。你说的这种就是一般的请鬼,也可以称之为问米,但是如今会问米之术的人已经不多了,因为这种通灵体质的人越来越少,即便是天师,那也未必是通灵体,所以不要觉得只要是天师就能请鬼。”

李浩一巴掌拍到周放的后脑勺上:“你不要以为见过一次鬼就什么都能往那上面靠,这世界上悬案还少了吗,要照你这么说,只要有死人的就去找天师将死者从阴间叫上来问话就好了,还要警|察干什么。”

被打了一巴掌的周放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报复了回去,依然不放弃的朝司阳八卦道:“真的不行吗?我听说有很多阴阳眼的人,能够在一些案发现场看到死者的亡灵,还有一些案件,警|察还好像是通过死者鬼魂的指点才破案的。”

周放说着就说了一个他妈妈老家那边曾经发生的一件事:“我妈老家那边有一个美院,有个女学生被发现死在回学校的路上,那个学校有两个门,侧门那边是从一条小林子蹿进去的,白天挺多人走的,晚上根本没人敢走,没个路灯,特别可怕。然后那个女孩据说挺乖的,那天是出去写生,回来的晚了点,据她室友说差不多快六点了那个女孩才下车,他们当时还在发短信约着一起去吃晚餐,大概是想着走捷径,女孩就走了那个侧门,不过那时候是冬天,天色暗的又早。”

司阳三人都各自端着自己的早餐,边吃边听周放讲鬼故事。

周放还特意放低了声音,想要营造一种恐怖的效果:“结果没想到当天晚上女孩一直没回寝室,手机也打不通,室友就忙将这个情况告诉了老师,老师自然带着人出去找啊,结果就看到躺在树丛里的女孩尸体。看地上的痕迹,整个是在女孩挣扎的时候被拖进去的。可惜那里连路灯都没有,更没有什么摄像头,冬天衣服穿得又多,身体上估计也没什么过多的接触。除了脖子上一条勒痕和女孩挣扎时抓地面弄伤的手,什么可以查的东西都没有。”

周放低声道:“你们猜,最后这件事是怎么破案的?”

司阳笑眯眯的看着他,李浩和苍永丰嘴里还叼着早餐,十分默契的一起摇了摇头。周放继续道:“调查那件事的警|察体质有些敏感,虽然看不到,但能感觉的到,当时发现女孩尸体的时候他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就是那种突然浑身一冷的感觉,因为女孩生活环境很简单,身边的朋友只有那么几个,还没交过男朋友,警|察将所有人能查的都查到位了,可是所有人都有不在场的时间证明,以及根本没有杀人动机。”

“后来那个警|察实在是没有头绪,就穿着便衣在学校里面,在那个女孩总是会走的几条路上晃荡,结果跟一个打完球的男生擦身而过的时候,那个警|察瞬间有种浑身一冷的感觉,就跟当时发现尸体的时候一模一样的感觉,后来警|察就去调查那个男生,果不其然,就是凶手!”

苍永丰连忙问:“为什么杀人?求爱被拒绝?”

周放摇摇头:“求过爱的那是有过接触的,那早就调查到他身上去了,那个男的长的还挺不错,学校人缘也好,看起来很开朗很正常,但实际上是个神经病,他杀那个女孩只是因为图书馆里他最喜欢的那个靠窗角落的位置总是被这个女孩给占了,不是一次两次,据说是很多次,所以那天看女孩一个人往侧门林子里走,就动了杀机。”

听了这个杀人的理由,苍永丰和李浩皆是无语的表情,李浩更是道:“幸亏我不爱学习不去图书馆。”

苍永丰:“那我真是要感谢同学的不杀之恩了。”

司阳敲了敲桌子:“有些事你们还是注意点不要乱说,要知道祸从口出。”

周放连忙在嘴巴上比了个封口的手势:“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因为寝室里有你在吗,在外面我肯定不会乱说话的。”

苍永丰抹了抹嘴,将吃完的东西一收就去换衣服了:“我今天没课,估计会回来的晚点,你们要是想要宵夜就给我发微信。”

司阳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面,见苍永丰出了门才收回目光,李浩长叹一声:“我今天也没课,但我要去公司看剧本,估计下午没什么事就回来了,你们下午有安排没,没安排那就一起吃饭?”

周放:“要不你回来的时候顺便打包吧,感觉还是寝室里安全些。”

李浩直接翻了个白眼:“咱们三个大男生怕啥,你这小胆子怎么像个小丫头?”

周放直接一拖鞋甩他身上:“快滚!”

该走的都走了,周放又开始沉迷他的游戏,司阳悠闲的靠在窗边看着楼下的人来人往,嘴里棒棒糖的甜味驱散了那一丝秋燥。

初秋的天气是最舒服的,刚刚经历过炎夏,这样的凉爽能让人不自觉的松快下来。可惜总有些让人不那么松快的事情发生,例如校园碎尸案。

庞争是这次案件的负责人,也是中都刑警支队的队长,这件案件所带来的社会恶劣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哪怕他们一再的封锁,但消息还是无法控制的泄露了出去。

学校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被杀的女孩甚至也不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死者名叫魏冉,十九岁,是距离工大车程有半小时远的一个卫校的学生。魏冉和工大没有半点关系,毫无交集,更甚至连工大所在的这片区域来都没来过。

庞争调查过魏冉生前的社会关系,稍微有些复杂,因为魏冉长得还算漂亮,身边也有不少的追求者,加上卫校又都是女生,相互之间难免会有些攀比。魏冉家里的条件只能算一般,不算多好,但也不算差。每个月给的生活费足够她吃喝,但想要买一些稍微奢侈点的东西是不可能的。

根据魏冉父母所说,每个月他们给魏冉的生活费只有两千块,开学的时候给魏冉买了一台八千块的笔记本,他们家环境不算差,但也负担不起更多的东西。但是庞争在魏冉寝室所调查到的是,在魏冉的桌面有个价值近两万的苹果笔记本,桌上至少有二十来瓶价格不低于一千的香水。除此之外护肤品化妆品全都是大牌子,满衣柜的名牌衣服奢侈包,就那一瓶一万的乳液就看的当时搜证的女警惊讶了,这根本不是一个家庭普通的女学生能够负担的起的。

不过他们也调查到魏冉交往过几个挺有钱的男朋友,因为魏冉本身长得不错,加上又会打扮会来事,带出去很有面子,所以她历来交往的男朋友都要么环境很好,要么就是很舍得在她身上花钱。但是魏冉情商的确很不错,每一任男朋友都是和平分手,从未闹出过感情纠纷。而她现任的那个男朋友才交往了一个星期左右,正是感情好的时候,也完全找不到什么杀人动机。

至于身边的同学,那关系就比较一般了,虽然没有闹过什么矛盾,但魏冉经常在外面玩,虽然也会经常带些好吃的,或者她购买那些高档用品送的小样会转送给同寝室的女孩,但相处的时间其实不算多,所以相互之间的关系处的还挺淡,也没有什么杀人动机。

将魏冉生前所有的关系网全部捋了一遍,庞争完全没有半点头绪。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