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5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死者魏冉的头至今没有找到,她的尸体整整被分尸了一千多块,被人用特殊的溶液浸泡过后再用滚烫的热水煮开,将尸体表面上所有可以调查的线索处理的干干净净。

看凶手切尸的手法相当老练,骨肉的剖解,内脏的区分,明显是个对人体相当了解的人。看着拼凑起来的尸体,完全可以想象这个凶手当时是如何冷静的在分解尸体,手法又快又稳,关键力气还不小,因为魏冉尸体脖子的切面相当整齐,整个脑袋是被人一刀砍下的。

还有凶手抛尸工大的这个举动,这明显不是不想让人发现,说不定凶手就是为了要让人发现,而且还要一发现就是大新闻的那种。

庞争有个预感,凶手和魏冉之间恐怕并没有直接关系,而且魏冉也恐怕不会是唯一的受害人,凶手还会继续作案,继续用这样丧心病狂的手法。

这样一个寻摸不到轨迹,随便一个路人都有可能成为凶手杀人目标的存在,光是想想就让人忍不住浑身发寒。

作为老资历的刑警,在很多时候本能的直觉有时候真的很准,而庞争的预感应验了,凶手时隔半月之后,又再次作案,依旧是碎尸千块,但这次却不是隐秘抛尸了,而是光明正大的将那些尸块散落在另一个著名学府的大操场上。

这样恶劣的行径当真是前所未有,整个社会都震惊了,而事发之地中都,也陷入了一片恐慌当中。

第39章

第二个死者为男性,二十七岁,名叫吴俊彦,职高毕业,在校期间偶然一个机会下给人画插画赚了点钱,于是慢慢开始在网络上给人画插画来谋生。

等到吴俊彦职高毕业,画插画赚钱的事业也逐渐的稳定了下来,于是吴俊彦直接选择了全职画画,从未外出工作过,是那种只要有吃有喝有网络就能一年不出门的宅男,生活对比第一个死者来说简直简单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吴俊彦在网络上还小有名气,混了这么多年,多少也混到了插画师的程度,当然跟那些一张上万的插画师肯定是比不了,一张赚个百来块的还是没问题,一个月平均也能接个七八张的工作,有时候一个月十来张,生活上对于他这种不出门没有什么社交的人来说过起来绰绰有余了。

吴俊彦从小父母离异,跟他奶奶住在一起,在他职高毕业之前,每个月父母双方都会给一部分的生活费。一开始他的父母偶尔也会回来看看他,可是随着父母双方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唯一维持下来的联系就是每个月转钱给他了。等他有了自立能力,这个唯一的联系也断了。

三年前,吴俊彦二十四岁的时候,他的奶奶也走了,留下了一套老房子给他,没有人管着,有房子住着,没多大的生活压力让吴俊彦越来越脱离现实生活,埋头在虚拟的世界里谋生,交友。偶尔出门理理头发,买点生活用品,除此之外每天就靠着外卖度日。

这次要如果不是警察从尸块中提取了信息,核实了身份之后上门调查,吴俊彦的邻居甚至都不知道他出事了。

但是结合所有的信息,调查又再次陷入了僵局。两个死者之间没有半点共同点,甚至就连网上的信息也一点点的核查过了,找不到任何有交集的地方,唯一的共同之处大概就是只有被切成块的尸体,都没有头。

前后相隔半月,两件碎尸案,还同样弃尸在大学校园中,一个是工大,一个是科大,全都是中都名声响亮的大学。现如今全国上下都在谈论关注这件事,上面更是下派了各方面的专家,尝试着去摸清凶徒的杀人轨迹。

两个毫无关联的死者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但根据两个死者的尸块信息可以勉强的推断出凶手是个男性,智商很高,从事着医学类的专业,对人体相当的了解,身高至少有一米七五,年纪应该三十到五十岁之间。

凶残的作案手法,藐视甚至是挑衅法律的抛尸手段,这无疑是一种极端的报社方式。整个中都都因为这件事被笼罩上了一层阴霾。晚上要如果不是成群结队的,单独一人根本就不敢出门,更甚至有些个公司都取消了近段时间的加班,一些学校里自习课都要家长来接才敢放人。街上巡逻的警|察日渐增多,一时间小偷小摸的犯案率都大幅度下降。

外面的情况都已经这样了,两个相关的学校,工大和科大,这被凶残的杀人狂魔深夜光临过的地方更是差点直接采取军事化管理了,进出必须佩带校牌,所有的社会人员一律不允许随意的进入学校。学校各个门的守卫整个加强了数倍,日夜不间断的巡逻。如果科系中有未成年的学生,那该学生在没有辅导员批准的情况下绝对不能离校。

要如果不是封校的影响太大了,学校恨不得暂时封闭式管理,等事件平息抓到凶手再解放就好。而各大校几乎同时开设了防身课程,每个学生必须参加,这让大三大四懒散惯了的一些同学简直叫苦不迭,本来体育课的学分好不容易修满了,又多了一堂必修的防身课,对他们来说这简直坑。

而自从碎尸案发生之后,兰谨修每周都会在司阳回家的那个时间段‘顺路路过’他们学校,然后接他回家。司阳知道中都出了这种杀人狂的确会弄得人心恐慌,兰谨修这样特意过来接他恐怕也是担心他的安全,不过他不觉得如果遇到那个杀人狂,该担心自身安全的会是他自己。

“其实你不用每个星期都这么麻烦,你该知道我的实力,遇到那个杀人狂,该怕的还不定是谁呢。”

每次兰谨修来接司阳的时候都是他自己亲自开车,车中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话,有时候说话也无须顾忌。他觉得自己挺矛盾的,他没有喜欢过人,他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一个人都是这样矛盾。跟司阳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很轻松很舒服,但又会控制不住的紧张,这种矛盾的情绪却又是愉悦的,很微妙的感觉。

听到司阳这么说,兰谨修只是道:“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我们不是朋友吗,第一次碎尸抛尸就在工大,担心自然是在所难免,我虽然不懂抓鬼,但对付人我还是可以的,因为一直被玉琢那些丹药养着,我的体能比一般人强很多,别的不说,跟普通人格斗一挑十还是没问题的。”

司阳轻笑道:“你就确定那个杀人狂是普通人?”

兰谨修朝他道:“那个案件实在是太凶残,而且第二次作案是将尸块丢满了整个操场却没有被人发现,这实在是太诡异了,所以刑警队那边请了玉琢他们部门查看过尸体,就是人为谋杀,没有动用任何特殊手段。”

虽然都是隶属于国家部门,但通常情况下,人为作案的事情不会让特殊部门插手。这其中所牵扯的一些东西很复杂。往国家方面说,拥有特殊能力的只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如果什么事情都用特殊能力来解决,这破除了大半个世纪的封建迷信全都白忙活了。

这个世界到底是普通人占了大多数,总不能没有了这群天师,整个社会的稳定和治安就彻底崩盘了。所以有些头不能轻易的开,一旦开了那就彻底乱套了。

另外就是天师讲究的因果,厉鬼妖物为祸人间,天师捉拿了他们是在积功德,于自己修炼也有益处,这本身就是一种因果。但捉拿这种人为行凶的凶徒就是沾染别人的因果,沾染的多了那就是三弊五缺的命,要还的。

这种情况其实简单的说就是属于两个世界,这两个世界各自有各自的规则,一旦跨界破坏了规则,那就要承受后果,这样的后果没有几个天师是愿意的,所以他们绝不会轻易插手普通人之间的恩怨。

兰谨修说完,又道:“上面为了这次的碎尸案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具体的情况尚在保密阶段,调查到了什么程度也只有小组内部人员知道,但是据玉琢说现在有两种推测,一是杀人犯是社会人,从事医学类相关的事业,可能是医生,也可能是法医,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因社会压力过大导致心理扭曲。还有一种可能是在校的学生,医科专业,因在校内发生了某些事,例如一些处分,或者校友之间相处的问题,心理扭曲的杀人发泄。所以学校未必是安全的,你多注意点。”

兰谨修知道这样的叮嘱对司阳来说其实完全就是多余的,但一想到那杀人狂魔在校园弃尸,曾经还距离司阳那么近过,他就没办法不担心。这份担心无关别人是否需要,完全是他无法自控。

可惜他只能关心的多叮嘱两句,更多的,他并没有立场去做。

将司阳送到家门口,尽管司阳邀请了,但兰谨修还是没有厚着脸皮进去蹭一杯茶。虽然他很想,但他明白适当的距离反而能令两人相处的更加舒服。

在二楼的小露台上,小福子不解的朝胖大厨小声问道:“好像连着三个星期都是谨修哥送主人回来的,你说到底是谨修哥怕一个人回家所以让咱们家主人保护他,还是他怕主人一人回家,所以才这样接送?”

胖大厨意味深长的轻啧了一声,看了小福子一眼:“你还小,不懂。”说完就飘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