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5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小福子撇撇嘴,算上生前生后,他也有将近四百岁了,哪里小了。

司阳虽然周末回家了,但却没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寝室里的三个室友大半夜里找来了。这次主要是为了苍永丰,因为他的姐姐失踪了。

苍文丽当初生产不久就想要找份工作,没了夫家,一个嫁过人又离了婚的女人,大概是环境使然,她总觉得没有底气。就苍文丽这样性格懦弱的,能够为了孩子努力的独立起来,其实苍家人都是支持的,但是他们并不愿意苍文丽这么快就出去工作,至少要等孩子一岁了,能不再喝母乳了,那时候再出去工作也不迟。

可是坐完月子,在家中除了看护孩子做做清洁卫生什么也做不了的苍文丽还是觉得压力很大,于是从外面接了一些手工活,这样又可以在家照顾孩子,如果勤快一点,一天也能有个几十块的收入,对苍文丽来这样已经很好了。苍家父母看她这么坚持,而且坐在家里做些手工除了费神些,倒也不算体力劳动,于是也就由她去了。

结果就在两天前苍文丽带着缝制好的手工出去交货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苍家父母还有村子里的一些邻居都帮忙四处寻找,结果收货的地方说苍文丽交了货拿了工钱就回去了。而当时碎尸案第二起刚刚发生,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苍家父母马上就报了警。

可是警|察那边只是立案,然后走一般程序调查了一遍,没有找到苍文丽的踪迹就让苍家父母回去等消息,或者想想看苍文丽还有没有什么可能会去的地方,甚至还一度猜测是苍文丽的前夫将她拐走了。

可惜苍文丽的前夫早就去了别的省市,一直没有回来过,根本不可能拐人。

苍家父母跑到他们镇上的警|局哭闹,说会不会是那个杀人狂掳走了他们的女儿。可是每天都有人失踪走丢,自从碎尸案发生以来,所有大人小孩走丢的,来报案的家属都说会不会是碎尸杀人狂干的,苍文丽的失踪只是千百件失踪案中的一例而已,还不足以引起多么深的重视。

在家找了两天的苍家父母实在是找不到女儿,绝望之际只好打电话给在中都上学的儿子。

当时苍永丰刚从外面打工回来,还没在寝室坐一会儿就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一下子急得恨不得立刻跑回去。李浩说让他回去之前要不要先找司阳占个卜,看是吉是凶。司阳占卜很准,他们有时候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都会让司阳帮忙占卜,哪怕是个心里安慰也好。

于是大半夜的,李浩和周放就陪着苍永丰来了司阳的住处。原本还说过段时间等学校管的松了,他们找天到司阳家来认认门玩一玩。却没想到第一次来竟然是为了寻找苍永丰失踪的姐姐。

苍永丰心系着姐姐的安危,一进屋就直奔司阳而去,李浩和周放见苍永丰那么着急,也不好大大咧咧当是过来玩一样的参观,虽然对司阳家里十分的好奇,但还是跟着乖乖的坐在客厅里。

司阳穿着居家睡衣坐到他们面前,靖柔也乖巧的奉上茶水之后安静的站在不远处听候吩咐。还不知道靖柔是女鬼的李浩和周放忍不住朝她多看了两眼,这么漂亮又看起来很舒服的小姐姐吸引少年的目光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只有苍永丰顾不得旁的,朝给他倒茶的靖柔谢了一声忙朝司阳问道:“阳阳,你能帮我算算我姐姐的吉凶吗?”

周放道:“阳阳,卜卦是不是也可以卜出一个大致的方位?能通过卦象找到人吗?”

司阳道:“先测吉凶吧,不过这次是动用祭祀之物,又是有目的性的测算,所以你要给我两百,这算是跟卦神的一种互不相欠的交易。”

苍永丰连忙点点头,直接掏出两百块递给了司阳。

司阳接过钱,放到一旁的符纸下,问了苍文丽的生辰八字,用毛笔沾了朱砂写在了符纸上。又从苍永丰头上剪了一撮头发,将符纸包裹住头发放进了香炉中,不一会儿,香炉里冒出一阵白烟,几个呼吸之后,白烟变成了令人看的发毛的幽幽绿色。

司阳抬头看向苍永丰,苍永丰连忙道:“怎么样阳阳?算到什么了?!”

李浩和周放也是第一次看到司阳这样测算,以前都是那种朝他们身上扫一眼,连指头都不掐的就算出来了,这样郑重其事的模样也让他们跟着不自觉的将心给提了起来。

司阳看着苍永丰没做声,苍永丰心猛地一沉,脸色瞬间就白了起来:“阳阳,你,你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司阳沉默片刻才开口道:“你姐姐已经遇害了。”

第40章

司阳的话对苍永丰来说无疑是一种晴天霹雳,就连跟着一起来的周放和李浩都懵了,他们提议过来找司阳占卜一下真的只是想要看看这次找苍永丰的姐姐是否顺利,没想到这一占卜,竟然直接告知了死亡。别说苍永丰无法接受了,就连他们都觉得不可置信。

周放看了眼毫无血色的苍永丰,小心道:“阳阳...”他想问司阳这是不是真的,准不准,要不再重新测算一次确认一下?可是这话他没能说出口,三年的相处,司阳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很清楚,没有绝对结果的事情他是不会随口说的。

李浩将手放在苍永丰的肩膀上安抚道:“你先别急,永丰你先冷静点,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到你姐姐,首先我们得找到人。”

苍永丰哪怕早有预感失踪的姐姐情况可能不怎么好,甚至内心已经隐隐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当有人将这个最坏的可能告诉他的时候,让他一下子有怎么能接受的了。

就在半个月之前他还回家过一趟,被喂养的白胖了一些的小侄子,还有气色慢慢调养回来了的姐姐,那时候他们一家人都好好地。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样。

苍永丰无法抑制的颤抖着手,浑身发冷:“阳阳...我姐姐,她,她真的...”

司阳点点头:“如果你姐姐还在世,这白烟不会变色。”

李浩插话道:“这颜色怎么看起来这么瘆得慌?”

司阳看了他一眼:“这魂符牵引着的已经不是活人了,燃烧后体现出来的颜色当然瘆得慌。”

苍永丰猛地站了起来:“不可能,我不信!我姐姐只是失踪了,我马上回家,我回家说不定就能找到了!”

周放一把拉住不愿意接受现实的苍永丰:“永丰!”如果是别人他们可能不信,但这话是司阳说的,不说这些年司阳给他们卜卦就没有一次不准过,就上次司阳替苍永丰的姐姐处理阴胎的事情就足以证明司阳是真的有本事的。所以与其让苍永丰逃避现实,不如问问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人,无论生死。

周放的意思苍永丰哪里会不明白,但就是因为清楚司阳的本事,所以他才更加不愿意接受现实。

苍永丰突然抓着司阳的手臂:“阳阳,你能不能把我姐姐的魂魄找来,我要知道她在哪儿,是谁害死的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