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5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浩所在的客房刚好可以看到小花园,原本他打算睡下,见到司阳还坐在小花园中不知是赏花还是观星,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下楼了。

司阳看到他笑了笑,往旁边的空杯中倒了杯果汁:“大晚上的还是不要喝茶了,放心喝吧,这果汁喝着不会长胖,还能美容养颜。”

李浩坐到司阳的对面,拿起果汁喝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巴,跟他所认知中的水果味都不符合,也不知道是什么水果的果汁。不过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见司阳都给他准备好杯子了,说不准就是算到了自己会下来,但是有些事他反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人的感情很坚韧,有时候遇到天大的困难反而能拧成一股绳,牢不可破。可有时候感情又真的很脆弱,也许就是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产生裂痕。他怕自己问的不当,会破坏了这份感情。

他不知如何开口,司阳倒是先说了:“想问苍永丰姐姐的事?”

李浩点了点头:“一年前,我还没有签约经纪公司,正想靠自己熬出头,老长一段时间都没回家,你那天突然告诉我让我回家去,否则会后悔终生,我听了你的话,送走了奶奶最后一程,算是没有留有遗憾,所以,永丰的姐姐出事之前,你...算到了吗?”

司阳摇摇头,李浩下意识松了口气的时候,又听司阳道:“因为看到了,所以没算。”

李浩一怔:“什么意思?”

“那天大家一起去医院,我就看到了苍文丽身上的死气。”

李浩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阎王让人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所以哪怕是司阳,恐怕也救不了一个注定要死的人。

司阳偏头看他:“在怪我没有告诉永丰?”

李浩喝了口果汁,摇了摇头:“怎么会呢,你要是能救就不会不做声,只是这件事别让永丰知道了,到底是自己的亲人,心里总会有个疙瘩的。”

司阳道:“他姐姐本来注定是要死的。”

李浩看向他:“因为之前那个阴胎?那个你不是解决了吗?”

“你知道打胎还有一种说法是什么吗?”

李浩摇摇头,他对这方面没有了解,也从未了解过,单身二十多年的小处男,怎么可能一下子从女人直接跨度到孩子身上去。

“还有一种说法是夹娃娃,怀孕一到两个月打胎,因为胎儿还没有完全成型,依靠药物流出就行了,但是四五个月的孩子已经成型了,哪怕在肚子里被药死了,也不是那么好排出体外的,这时候就要依靠人力将孩子一点点给夹碎,然后流出体外。”

司阳说完看向李浩:“苍文丽所打的孩子,每一个都超过了五个月。”

李浩简直倒抽一口冷气,他真的不知道打胎是一件这么凶残的事情,即便他对这方面从未了解过,但是那些广告也看了不少,那什么随做随走,无痛人流啥的。

沉默了好一会儿,李浩才有些失声问道:“可是这年头,各方面的原因造成了打胎的,流产的不少,那她们也会有报应吗?”

司阳笑了笑:“不是有句话叫人各有命吗,人的命格是不一样的,有些即便是报应了,也并非是关乎性命的报应,丢了钱,摔了跤,一段时间琐事缠身等,谁又知道那就不是报应了。只是苍文丽本身命格就不好,若是与人为善不断积福,这一辈子平平淡淡的就已经是福气了,可惜她没有这个福气。”

更何况,那枚阴邪的骨钉不知道埋在那片山头多久了,那些命格强硬的都会受些影响,更不用说苍文丽了。当初刚开学他第一次见到苍永丰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苍永丰的命格上来看不算差,本身的心性也不坏,不是多么大富大贵的命,但总的来说还算是顺遂。

但是偏偏每隔一段时间家里总要出点事,或者是他自己出点事,跟他的命格不太符。那次看到了骨钉之后他才算是搞明白了,可惜有些东西已经影响的太深了。

李浩深深的吸了口气,一口将果汁给喝光了:“阳阳,如果可以,能帮帮永丰吗?”人已经死了,如果再被以那样的方式弃尸,对永丰他们家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或许这么想会有些自私,但人难免有远近亲疏,他们也会为另外两个被害人感到可惜,但到底是跟自己没有交集的陌生人。可是现在,这个是他们好兄弟的亲人。

李浩说完又道:“我也就这么一说,这方面的事情我是不太懂,那什么因果玄学的,如果这件事会对你自身有影响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我先上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李浩进屋之后,司阳看向在他们家铁门外站了有一会儿的兰谨修,微微一笑:“要进来喝杯果汁吗?”

另外一边,事情进行的意外的顺利,但也可以说不顺利。庞争分派了三个小队,朝几个符合苍永丰说的有烟囱和废弃仓库的地方找去。就在庞争他们那只队伍找到第二个仓库的时候,另外一个小队说发现了疑似第一案发现场的仓库了。

庞争等人连忙赶过去,仓库外的烟囱,废弃的仓库,浴缸,还有一张大铁皮桌子,跟苍永丰形容的几乎一样。但是仓库里面空无一人,只有满仓库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

仓库的四面墙上全是一片暗红,地上也是黏糊的脏污之物,有些血迹暗红发黑,证明时间有些久了,有些血迹像是才干不久的,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在一个角落里,还有一口巨大的铁锅。

当人员将铁锅上面的遮盖之物给移开之后,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整个充斥了上来,那几个连碎尸现场都见过的人被这股味道弄得实在是忍不住,掏出塑料袋就蹲到外面吐了起来。

尽管并没有找到凶手,但能找到这疑似第一案发现场的地方对他们的调查有了很大的帮助。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相当惊人的发现,那就是在那个铁皮桌子下,竟然被画了一道鲜红的符咒。这一下,案件变得更加复杂了。

第42章

兰谨修自己推开铁门走了进来,坐到了刚才李浩坐过的地方。司阳将李浩喝过的杯子放到一旁,随手一挥,桌上又多出了一个新的杯子。兰谨修虽然不知道那些突然多出来的东西都是哪里来的,但已经见怪不怪了,自己拿起桌上装了果汁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看到你家今天晚上来了几波人,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所以过来看看。”

司阳朝他轻笑道:“那我是不是该给你发个热心好邻居的锦旗以示褒奖?”

兰谨修看着他问道:“你要帮那个同学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