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5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反问了一句:“那你觉得我该不该帮?”

兰谨修沉默了一会儿,喝了口果汁之后才开口道:“如果对你自身完全没有任何影响,那就看你自己是否想帮了,如果对你有任何一丝影响,我都不希望你帮。”

司阳看着兰谨修没做声,兰谨修道:“别看天师的能力异于常人,但真要说起来,天师所付出的,所牺牲的比一般人要多得多,而一旦天师命犯五弊三缺,那比普通人要幸苦艰难的多,所以你也好,玉琢也好,我宁愿你们冷血自私一点,过好自己就好。”

司阳笑了笑:“可是太自私的人是会没有朋友的。”

兰谨修却道:“需要你做出牺牲的,这种朋友不要也罢,我想你也不缺这种朋友。”

司阳轻笑了一声,这才道:“这次用不着我帮,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落到你妹妹头上。”

兰谨修不解的看着他,司阳道:“你该听说过,很多学校的选址都是墓地改建的,因为学生身上的火气很旺盛,所以能压制住阴气。”

兰谨修点点头,的确是有这种说法,但真要说起来,哪片脚下的土地没有死过人,以前他的体质还没有得到压制的时候,只要不去学校里比较阴暗荒废的地方,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所以这种说法更多的可能是传言,就像一些论坛上编造的跟真的一样的鬼故事,大多数都是以讹传讹来的。

司阳朝他问道:“那你觉得凶手抛尸在各大校园里,真的只是为了制造新闻挑衅司法部门的报社吗?”

兰谨修微微蹙眉:“可是当时有天师查探过尸体,可以确定是人为的,尸体上并没有感觉出什么特殊的能量。”

司阳看着他笑而不语,兰谨修本身也不是愚钝的人,都这样点明了他要如果还不理解,那也不可能把兰氏发展到如今这个程度了。

“你是说这件事的确是人为的,但这人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杀人。他所做的是某种仪式,想要通过这种仪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司阳道:“所以说,有些封建迷信真的该要破除了,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废弃仓库那边,庞争将调查到的情况给报了上去,还将那大铁桌背后的符咒给拍了一张。上面的人立刻将信息转交给了特勤组,不过特勤一组的之前为了日本人的事情才刚忙完,现在又忙着调查故宫契约的事情,人手上有些不太够,于是这次的事情直接转给了特勤二组。

特勤二组的队长叫单鹤轩,人很年轻,才三十多岁,但修为很高,在整个特勤部都可以说是拔尖的存在。可惜出身不好,既不是草根出身,也不是世家出身。

单鹤轩原本是个孤儿,据说他与身俱来就拥有特殊的能力,天生就是吃天师这碗饭的,就像一些人生来天生阴阳眼一样。但他能力特殊在哪里至今除了他自己之外,似乎并没有人知道,不过也是因为他的这个特殊,天生就犯了五弊三缺的孤命。

孤命在五弊三缺中代表着克父克母,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这个命格,在他两岁的时候,一场意外夺去了他亲生父母的生命。后来他被人领养,但只要领养了他的家庭最后总会出事,一次又一次的辗转,他自己也渐渐知道了自己是个克星,外加孤儿院里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又总是因为这些事情奚落他排挤他孤立他,这也导致他的整个童年都是扭曲的。

后来也许是缘分注定,他被一个闲散道士遇到了,那个道士还有点眼力,看出了他的命格,于是带着他入了玄门。既然天生就是这种命,那不如就捧起这碗饭吃,以后的造化那就看个人的。

单鹤轩跟着那个道士长到了十来岁,结果被当时的贺博易给看中了,然后收入了门中。结果在他入门不久,贺博易遭遇天劫假死,那时他本身就是才刚入门,加上年纪也不大。在玄门清理贺博易爪牙的时候放过了他一条小命。

后来单鹤轩又回到了老道士的身边,原本想着这辈子就这么安安分分的过好了,虽然入了玄门,但修炼不修炼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怎么重要,只要不再克死身边的人他就满足了。

可惜好景不长,在他成年的那一年,老道士也死了,但是死的十分的蹊跷。整个内力全部被人吸干,身体还被制作成了傀儡。但是那傀儡术十分的高明,就连跟老道士朝夕相处的他都不知道其实老道士已经死了,直到那个傀儡借口说他成年了,该把压箱底的功法教授给他了,于是带着他往深山里去。

结果半途中单鹤轩就察觉到了异常,想跑的时候生生被那傀儡给擒住了。当时正好特勤部的一位老天师从不远处路过,察觉到灵力波动就转道过来看看,这才救了他,还发现了贺博易的踪迹。

老道士被贺博易给害死了,单鹤轩自然恨死了他,他想要给老道士报仇自然更加勤于修炼,但他又没有什么路子能够买到丹药,于是这才报考了特勤部,然后一路爬到了队长的位置。

之所以说他出身不好是因为当年他进过贺博易的门,在特勤部是有案底的,当年差点政审都没过关,多亏了当年救了他的老天师作保。即便是现在他已经是二组的队长了,但有些资源还是比较偏向一组。挺多进特勤组的也会首先考虑一组。

所以这会儿一组忙不过来的事情自然就是他来接手了,但单鹤轩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倒是他的组员多少有些小意见。

“好处别人享,苦活我们干,老话说爹娘心中老大老幺心头宝,中间是两头都落不到好,这话真是一点不假的。”

单鹤轩面无表情的看了正在抱怨的那人一眼,那人立即做了个封口的姿势,见老大下了车,连忙拎上工具跟了下去。

整个废弃仓库已经被封锁起来了,单鹤轩只带了两个人过来,一个叫柿子,因为比较软,在组里是团宠,但也是团欺,所以外号叫柿子。另外那个刚才抱怨的叫和尚,当然他不是真的和尚,只是刚刚进组的时候,在考核的时候被厉鬼烧了头发,后来干脆剃了个光头,这才有了这个外号。当然他还有个别的外号,叫鬼火烧,不过这么耻辱的外号在他坚决的抵制之下,这才没人叫。

单鹤轩走到仓库门口,朝着封锁的人员出示了一下工作证之后就往里走,还没走近他们就已经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但这附近虽然阴森,阴气却是在合理的范围内。柿子手上拿的罗盘指针并没有飞转,和尚朝他手里的罗盘看了一眼:“没问题啊。”

庞争见到来人,相互认识了一下之后就将发现的一些线索朝单鹤轩说了一遍,当然重点是那个铁桌子下面的符咒。

单鹤轩一进到仓库内就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庞争带着他朝铁桌那边走去:“我不确定凶手画这个符咒只是纯粹想要镇邪,杀人后图个心里安慰,还是有什么别的用途,保险起见只能请你们来看看了。”

“这是平纹鬼经符,不是镇邪的。”单鹤轩清清冷冷的声音令这个昏暗的废弃仓库都似乎明亮了几分,原本还在认真搜证的几个警|员都不自觉的回头朝来人看了一眼,但可惜那人只是认真的低头观察着符咒,不过就是那双大长腿就让人看得眼馋了几分。

庞争眉头紧锁:“平纹鬼经符?可以详细的说说吗?”

单鹤轩没再开口,倒是一旁端着罗盘的柿子开口道:“平纹鬼经符是一种驱鬼盗运的符咒,也是一种杀气很重的邪符,说太复杂你也听不懂,我就简单来说吧,就是传说中这种符咒一旦成型就能结出阴丹,这个阴丹是极重的怨气结合生气,在聚阴的地方通过阴魂的媒介而衍生出来的东西。”

庞争不解道:“这个阴丹对人有什么好处?”

站在单鹤轩旁边的和尚闻言轻笑了一声:“好处多着呢,天师这个群体为什么这么少,除了现在的环境原因之外,还有自身是否能够修炼的条件,如果可以拥有特殊的能力,谁还想要当个普通人,不说别的,就是修炼延年益寿就足以让许多人趋之若鹜,但奈何这种门槛是老天爷设的,都是命,但如果有打破这种命的方法,有那个能力的自然会经不住诱惑,这阴丹就是足以改变命运的东西。”

和尚本身就是个小话痨,见庞争听的认真,于是话更多了点:“小说里面的内丹,妖丹这种东西你们应该听过吧,这阴丹就是跟那些异曲同工的东西,只要吃下这个阴丹,那人的身体里面就相当于多了个盛放阴气的容器,一般人如果阴气入体那就是离死不远了,但这个炼制阴丹的人就不一样了,他既然能够炼制出阴丹,证明他跟这个符咒已经融合了,所以慢慢的那人的身体也会被改造,变成半阴半阳之体,到时候那不只是可以修炼了,能力比许多苦修几十年的天师还要厉害。

而且传说这种半阴半阳体只要能不断吸收阴气和阳气,那就能一直活下去。这阴气好说,这阳气不就是吸取活人的生机吗,等到那凶手真的得了阴丹,那到时候不知道得害死多少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