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6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44章

虽然从未见过,但即便是普通人的庞争都能看得出这个屋子里谁最深不可测,更不用说单鹤轩了。所以单鹤轩只是本能的将屋中的众人尽数扫了一遍,然后笔直的朝着司阳走去:“司前辈,我是特勤二组的组长单鹤轩,这两人是我的组员,没能提前送上拜帖就这么冒昧前来,如有不敬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原本见司阳似乎有客来访准备回房间去的苍永丰顿时停了下来扭头去看单鹤轩,但到底是来拜访司阳的,他还不至于失礼的冲上去,只是原本打算离开的又再次坐下。

司阳朝那三人道:“有什么事坐下说吧。”

从梦顺势倒上了三杯茶水。这位司天师收了宫中五个老鬼为鬼仆的事情,在他们特勤部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单鹤轩倒是很淡定的没有多看一眼,并没有显得多么好奇。

而和尚和柿子却掩不住好奇的看了看。没有鬼气,甚至还能感受到体温和心跳,天师的鬼仆他们也见过不少,但全都是鬼气森森,还保留着部分鬼的特质,只有修为越高的鬼仆才能越像人,但再像也不是人,不可能有心跳和体温。也不知道这个司天师是怎么办到的,还一收就是五个,哦不是,好像是六个了。

等从梦退下后,单鹤轩才朝司阳道:“这次的碎尸案因为案件有些特殊,已经转交给了我们特勤二组来负责,据说其中一位被害人的家属是您的同学,而这次能够找到第一案发现场也多亏了前辈,如果前辈想要知道办案进度,尽可联系我。”

说着单鹤轩双手递上了一张名片,司阳接过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看来应该是私人名片。司阳将名片放到了一旁,问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事?”

单鹤轩道:“之前一直想要找机会来拜访前辈,但担心打扰了前辈的清修,现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前来,主要是想就贺博易的事情,以我私人立场对前辈表示感谢。”

单鹤轩说着拿出了一个小锦盒放到了桌上:“贺博易与我有杀父之仇,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他想要报仇,虽然没能亲手手刃了仇人,但到底消了我的执念,所以这点小心意还请前辈收下。”

司阳笑道:“你也说了那贺博易作恶多端,如果那些被他害过的人都来找我表示感谢送上小心意,那我岂不是要忙死了,如果真的想要感谢的话,那就尽快将这次事情的凶手找到吧,礼物就不用了。”

在偏厅的沈然动了动鼻子,好香,虽然不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但他感觉那就像个十全大补丹一样,肯定很好吃。可惜他家老大财大气粗看不上,可怜他这只乡下妖怪再眼馋都没用。

见司阳拒绝,单鹤轩也没再坚持。虽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单鹤轩直觉司阳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愿意收的东西他不会假意推辞,而推了的东西就肯定不会收,说得多了说不定还会惹人厌烦,所以单鹤轩也只好就此作罢,这恩情即便于司阳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他总会找机会报答回去的。

不过说到案子,单鹤轩的目光看向坐在餐厅里正吃着小零食但明显关注着他们这边动静的三个人,朝其中那个神情极力掩饰着急切的青年道:“这位就是第三个被害人的家属吧。”

司阳点点头:“永丰,过来,这位单队长是你姐姐这个案件的负责人,你们认识一下。”

苍永丰连忙走了过来:“单队,关于我姐姐的案子,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进展?”

单鹤轩本身就是个话不多的人,只是面对司阳时,他总不能让他手下帮他说话,那也显得太过不尊重了,不过面对外人,那就显得比较冷了。而这种时候,和尚也非常习惯的当他的发言人。

“我们刚才已经去过了废弃仓库,可以确定的是行凶的是个普通人,但可能是从某些渠道得到了一些秘法,前两个被害者尽管已经找到了尸体,但是那尸体被特殊处理过,我们能从上面找到的有用信息并不多,现在你姐姐疑似是第三个被害人,所以调查上可能还需要你的协助。”

苍永丰连连点头:“没问题,需要我做什么你们尽管说。”

单鹤轩朝司阳道:“不知可否借前辈的地方一用。”

司阳点点头:“可以。”

单鹤轩闻言这才起身朝苍永丰走去:“闭上眼睛放轻松,不要抗拒,我要看看你之前看过的画面。”

苍永丰听话的闭上眼睛,当单鹤轩冰凉的指尖轻触自己眉心的时候,他瞬间便有种自己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被抽出去了的感觉,不过他还记着单鹤轩的话,不断的放松自己,尽量让自己不要抗拒。

大概差不多过了一分多钟,单鹤轩移开手的时候,苍永丰顿时觉得头晕的要炸了。一旁早有准备的柿子连忙扶住他往下倒的身体,李浩和周放连忙走了过来。柿子朝他们道:“不用担心,睡一觉就好了,你们扶他去休息吧。”

单鹤轩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似乎有股黑色暗流涌动了一瞬,随即便恢复了正常。尽管所看到的画面有些零碎,但还是有些有用的信息。

单鹤轩直接取出一张符纸来,和尚连忙打开工具包将朱砂和笔递给他。正好这里灵气浓郁,单鹤轩心无旁骛的将感受到的凶手身上的那点气息给锁进了符中。

一中档小区里,熊晓华手里拎着一些生菜熟菜往自己住的楼栋走,楼下绿化里面还有一群老人或者年轻的妈妈带着孩子在嬉闹,有些低矮楼层里还能听到油锅翻炒的声音,以及那不断蹿入鼻尖的饭菜香味。

熊晓华一路过来,有些认识的街坊邻居还友好的跟他打招呼,熊晓华一一回应了,一群热心的大妈还提醒他最近中都不安全,晚上一个人要早点回家。熊晓华微笑点头应着,好不容易脱离了大妈的包围圈,那一副腼腆青年的面|具慢慢被卸下,等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神情彻底冷了下来。

熊晓华一个人住,房子不大,一室一厅,在中都这个地方,三十岁的时候能够给自己奋斗出这样一套房产可以说相当不错了,毕竟并不是谁都可以赢在起跑点的。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并不能令熊晓华满足。他觉得不该是这样的,自己不应该整日奔波于糊口生活,为了一日三餐一辈子这样碌碌无为着。

年幼时他还能稍稍容忍,可是当这种压抑一日重过一日,他内心那无处宣泄的暴躁越发浓重时,他真的有种这个世界将他束缚住了的感觉。

他在这个社会生存,却总有种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似乎分裂成了两个自己,一个自己戴上精致的面|具,贴上青年才俊,年轻有为好男人的标签,像个平凡人一样普通的生活,忙于工作,忙于交际,忙到头来也不知道自己最终收获了什么,充实的生活却满足不了空洞的心。

另一个自己冷漠的看着,嘲笑着,庸俗的人,庸俗的事,庸俗的一切。可是他被困锁住了,逃离不开,却又不愿意妥协。

这一切的矛盾当他意外得到了一个黑盒子之后,他终于找到了突破点。他的心很大,可却被这个平庸的身体捆绑住了,他想要解放,那就只能去改造这一切。

熊晓华来到卧室中拉开衣柜,一个泛着冰冷气息的黑色铁盒静静被摆放在那儿。当熊晓华的指尖触碰到了盒身上,那铁盒上雕刻的精细花纹仿佛动了动。一缕缕黑色的烟气顺着他的指尖融入了他的身体里,熊晓华仿佛吸|食|了|毒|粉|一般的闭上了眼睛,沉醉在那份无与伦比的快|感当中。

好一会儿,当那感觉渐渐褪去之后,熊晓华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那黑盒子的目光炙热的近乎疯狂,轻声呢喃道:“再等等,很快就会有新的食物了,再等等,我的宝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