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6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单鹤轩带着人来到绿邻小区,看着一栋栋高楼眉头微蹙。一旁的和尚扒拉了一下微微有些长的头发,跟着老大一起仰望:“那个凶手就在这里吗?这算不算大隐隐于市?”

单鹤轩却道:“能确定就在这一带,但无法定位。”

和尚和从车里探出脑袋的柿子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只要掌握了气息,就没有他们老大找不到的魂,更不用说一个普通人了。

柿子连忙拿出罗盘,可惜就跟在那个废弃仓库里一样,很正常,什么异常的气息都查探不到。

单鹤轩开门上车:“回局里,凶手身上定然有特殊的法器,要重新计划。”

和尚和柿子只好点点头,所以说鬼比人好对付多了,抓鬼多容易啊,人类果然心眼多。

当车子离开后,正坐在电脑前刷着论坛的熊晓华微微朝阳台处看了一眼,随即勾起一抹冷笑。这种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天师又如何,还不是一样都是废物,凭白浪费了大好天赋。

第45章

一间很普通的餐厅包厢里,一个穿着卡其色风衣的男人推门而入,见到包间内约好的人已经在等他了,忙不迭恭敬的上前:“熊大师,抱歉,路上有点堵车。”

熊晓华随意的朝他道:“没事,我也才刚到。”

刘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刚才在秋风中吹的一身凉的身体这才回暖了些。见熊晓华静静的喝茶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不由得有些忐忑的问道:“熊大师,不知道今天您约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熊晓华抬头看了他一眼,直把刘灿看的有些坐立不安了这才开口:“你被天师盯上了。”

刘灿一惊,随即想明白了什么似得,恍然大悟道:“我说他明明就已经病入膏肓了,怎么一夜之间就跟没事人了一样,我还当是替换术失败了,却没想到是被人给破了。”

刘灿说完又有些不解道:“可是杨萍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个姜孟还带着新交的女朋友到处去玩,一点都不像是被发现了的样子,难道他们在故意做戏想要引我再次出手好抓我?”

刘灿今年二十五岁,家里的环境只能说一般般,不愁吃穿,但也不是大富大贵。原本这样的条件只要不是贪心不足的人,比起很多人来说,已经算是过的不错的了。但偏偏刘灿的爷爷有那么点道行,虽然不是多么正统,但肯定比普通人多些本事。

从小刘灿就跟着爷爷长大,有些东西看得多了,想法自然也就跟着多了,也许他们家有先祖是这种出身,带了点这种血脉天赋,爷孙两凭着自己的摸索竟然也摸索出了一些门道。

不过刘灿的爷爷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最多就是替人看看风水,迁个祖坟,就连看相这种事如果不是逼不得已都不会轻易替人看,通过这些赚的钱也会分出一部分来回馈社会。虽然命数自有天定,但他这些年也算是积攒了一些福报,所以走得倒还算是安详。

刘灿的爷爷一走,他的父母又只是普通的工人,根本管不住刘灿,少了爷爷的约束,又经不住繁华世界的诱惑,加上觉得自己有一身真本事,刘灿的行事越来越放纵。

不过他还算是知道这些是封建迷信,即便他的确是有几分本事,跟天桥下的那些骗子不一样,但也怕有人来查水表,不敢过于张狂,只敢在那片小圈子里混迹,这些年倒也混出了一点小名堂。

然而随着物质需求的提升,他也越发不满足。而当这些不满足被那小圈子里的杨萍点燃之后,刘灿就渐渐动了歪心思。

灵异狂热爱好者都有自己的一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但因为喜欢灵异,所以便会去钻研,甚至有些术法或者一些茅山术的来源理论啥的,比一些正牌天师还要了解的清楚。

杨萍就因为特别喜欢这些灵异神怪之事,混了好多年的灵异圈,慢慢的也在里面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即便是隔着一个网络,但因为有相同的爱好,所以几乎每天都会有事没事的在群里闲聊。

有时候会分享一些灵异新闻,或者从哪里听来的灵异事件。有时候也会聊一些生活上的事,因为认识了好些年,说话越发没了顾忌。像是杨萍,她就常常会在群里发一些美食的照片,因为姜孟的环境好,自从跟姜孟交往以来,杨萍就被他带着几乎吃遍中都,各种高档料理,豪华餐厅。

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带她去旅游,给她买衣服,买包包,买各种化妆品。虽说买的都不是限量的,但便宜的几千,贵的上万,尤其是生日的时候,送上价值几十万的首饰,这一切杨萍都会发到群里面跟大家分享。

群里都知道杨萍的男朋友是个小老板,有家族企业,人还长得帅,对杨萍羡慕嫉妒的都有,但刘灿对杨萍就不止是羡慕嫉妒了,更甚至看着杨萍这样变相的炫耀,他更是忍不住将目光放到了杨萍男朋友的身上。

刘灿知道自己不是大富大贵的命,哪怕借由玄术敛财,但总会从别的地方将那些钱财成倍的赔出去。如果做得狠了,更甚至会有血光之灾。

如果将命看成一个容器,有人天生容器|大,能够装很多的东西,没那个命的,装的超过了容器,容器承受不住,自然会炸裂。所以刘灿慢慢的开始动了歪心思,想要将自己小容器跟别人的大容器换一换。

太过富贵的他自问还没那个本事去动手脚,能拥有富贵命的定然是功德加身的,这样的人如果一个弄不好便会遭反噬,而且就凭他,也接触不到那些真正大富大贵的人。而姜孟的条件则是刚刚好,又在他能接触到的范围之内,自然成了他的首选目标。

不过这种替换术刘灿也只是在爷爷留下的手札里看过,那也不知道是他们家哪位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了,写的晦涩难懂,他钻研了好久才只摸清了一点门道。

这种替换术自然是属于歪门邪道的范畴,会用到的一些东西肯定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明目张胆的买肯定是不行的,因为根本买不到,只能悄悄的打听渠道。

在刘灿寻找手札上说的那些材料时,意外结识了熊晓华。那熊晓华也是同道中人,懂的甚至比刘灿还要多。刘灿不过是问了其中几个比较偏门的东西,就被熊晓华一语道破他想要做什么。

刚开始刘灿当然是抵触的,做这种害人的事最怕的就是被人发现。不过熊晓华却对他说天师讲究的万事随心,既然天生就能有这样的本事,那凭借自己的本事让自己过更好的生活也无可厚非。那些普通人占据大好的命格也只是凭白浪费,换也就换了,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

后来又经过熊晓华的指点,手札上那些令他晦涩难懂的东西也一点点被解开,就连制作阴魂香的特制尸油都是熊晓华帮他弄到的。

原本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按照手札上的记载,根据熊晓华帮他找到的一个天然的灵异封锁阵,将姜孟的生辰八字给镇压在阴河之下。而野营结束之后,果然就见杨萍在群里说不知道是不是那次野营她男朋友沾染到了什么脏东西,回去之后就开始生病,高烧低烧轮换着来。

那姜孟当时只是被他镇压了三魄,刘灿整个气运都眼见着大变,以前他爷爷留下的人脉给他介绍了两个大单,是帮人迁坟,那两家是在海外发了家,于是回来想要将祖宗的坟墓换一个更好的地方,两件事他都办的非常顺利,那两家人也出手非常的阔绰,这让他过了一段时间较为奢侈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那个姜孟就好了,而他也因为刚买的车而发生了意外,几乎将那段时间所赚的钱全赔出去了才没惹上官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