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6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姜孟刚好的时候他也的确担心过,但见杨萍在群里的样子完全只是一般的男女朋友分手,并没有牵扯其他的事情,而姜孟更新的动态也是四处游玩,就像是只是普通生了个病,慢慢的他也松了口气,正想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打算找机会重新下手。

这会儿听到熊晓华这么说,刘灿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熊大师,您知道的,我都做的很隐蔽,没有留下什么尾巴,是不是我这段时间安分点,不被人抓到把柄,就不会有什么事?”

熊晓华朝他笑了笑,虽然他长得不是多么帅气出众,但五官柔和,给人一种特别无害而舒服的感觉,这么一笑总能让人感到很亲切。不过他说出的话可就令刘灿不那么亲切了:“需要讲究证据的是警|察,换位思考,你是那位天师,发现了可疑目标,你会怎么做?”

刘灿心想,既然觉得可疑了,那就抓来审问审问,识相的给点教训就是了,不识相的那就给个深刻的教训,的确是不需要什么证据。这么一想,他更慌了:“熊大师,那个盯着我的天师,本事如何?”

“世家出身,很强。”

这一说,刘灿更慌了。天师的手段那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就他以前在学校里,没少凭着这点小本事去教训那些得罪过他的人,尽管是小打小闹的恶趣味,却也把人吓的病了个把月。现在他做了几乎是害人性命的事,那可就不是小打小闹了,如果那些天师真要动真格的,他恐怕死了都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不过既然熊晓华能把他约出来提醒他,说不定是有办法救他,于是连声求道:“熊大师,您帮帮我,有什么办法能躲过去?我,您今后若有什么差遣,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熊晓华也没有跟他绕弯子,直言道:“如今玄门天师分为两种极端,一是那些世家出身,眼高于顶,再是我们这样,凭靠自行摸索,半路出身。那些世家子向来瞧不起我们,如果能守望相助,我又怎么能对你见死不救,只是可惜那人的道行高深,连我也不是对手,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刘灿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熊晓华看着他道:“世家出身的天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不会去动普通人,他现在也是不确定那件事是否是你所为,所以还在暗中观察,如果让他确定你只是个普通人,那自然就没问题了。”

听到这话,刘灿眼睛顿时一亮,随即又有些苦恼道:“可是这要怎么做?”虽然他本事不算强,但到底入了这个门,身上的气就跟一般人不一样。只要有点道行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要怎么掩饰。

熊晓华微微一笑:“你放轻松,我暂时将你的修为给封住,过了这段时间再替你解开就是。”

刘灿听后连连点头,这熊晓华本事比他大,还帮了他许多,听他的话说不定能避过去。于是连忙闭上眼睛,让熊晓华帮他将修为给封住。这段时间就安分当个普通人吧,总比惹上真天师要来得好。

闭上眼睛的刘灿自然看不到,从熊晓华的指尖释放出一缕缕的黑气,正透过他的眉心融入了他的身体里。

深夜,吕景明从打坐中醒来,正准备去洗个澡休息,就感应到自己放在刘灿身边的红线有了动静,这个红线是他们吕家的秘法,能够无形的缠绕到人的身上,只要那人动了术法,红线感应到了灵力波动,就能将这份感知回应给他。

看了眼时间,这么晚了,那个刘灿动用术法,事出反常必有妖,吕景明包一拿,直接寻着感应到的方向追了过去。一路追到了财经大学的门口,正奇怪着,一股强大的灵力异动传来。

吕景明回头一看,没想到看到了特勤二组的队长,顿时奇怪道:“单队,巧啊,执行公务吗?”不然这大半夜的用疾速符,也太浪费了吧。

单鹤轩面无表情的朝他点点头,随即便往校内跑去。吕景明尽管奇怪,却也根据自己感应到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空无一人的大操场上,一团黑影悄无声息的飘落,手中一个黑色的布袋子还没来得及往主席台上放,就似乎察觉到了危险,顾不得手中的东西,直接想跑。

可惜黑影刚动,一道凌厉的剑气横劈而来。单鹤轩见吕景明也来了,立即道:“设结界!”

吕景明反应极快,直接取出一把符箓,刷刷刷的丢向各个方位。很快一层力量将整个操场给笼罩住,只要没人进入这道结界里,哪怕他们在里面打的毁了整个操场,外面都感觉不到任何动静。

那团黑影被单鹤轩的剑劈个正着,直接从半空中落到了地上,然后黑影散去,面目苍白的刘灿顿时显现了出来。刘灿似乎是见势不妙,也不打算束手就擒,直接手一抓,放在主席台的布袋子就被他抓到了手中。他看也不看将那布袋子猛地向朝他追来的两人给丢了过去。

单鹤轩清楚布袋里装的是什么,立即收了手中的剑,徒手去接。

单鹤轩被挡了一瞬,但一旁的吕景明却反应极快,虽然他尚且不清楚眼前这是什么状况,但也能看出这刘灿定然是做了坏事,于是直接飞身上前,挡了刘灿的去路。

这刘灿估计本身就没多大本事,去路被挡,跑不掉,打不过,很快就被吕景明给镇压住了。

将刘灿死死的压在了地上,吕景明看向拎着布袋子过来的单鹤轩:“单队,这是什么情况。”

两人都没看到的是,被吕景明压在地上的刘灿眼中一团黑影一闪即逝。

单鹤轩道:“我捕捉到了一丝碎尸案凶手的气息,今晚察觉到气息的异动这才追来。”说着将布袋子打开,里面果不其然,就是处理过的尸块,这可谓是人赃并获。

吕景明也没想到,他不过是想要抓到害他朋友的人,没想到这人竟然是碎尸案的凶手。不过很快他就提出了疑议:“我在刘灿身上留了红线,这红线至少留了一月有余,唯有今晚我才察觉到红线的异动,如果他是碎尸案的凶手,那为何前两次红线没有异动?”

单鹤轩微微蹙眉,蹲下身将手放在已经被吕景明给生生打晕的刘灿身上,跟他在那破碎画面中感受到的气息完全一样。尽管他也觉得有些疑惑,总感觉事情似乎顺利的有些诡异,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刘灿被当场捉拿是事实,至于其他的,再调查就是。

而调查的结果是,在刘灿的出租房内,找到了三个被刻画了平纹鬼经符的人头,正是如今三个被害者的。而刘灿租住的房子就在之前单鹤轩感应到气息的绿邻小区内。

第46章

案件交接到了特勤部手中之后,在第三次抛尸时就人赃并获了凶手,尽管这个案件单鹤轩一直觉得可疑,但证据确凿,就连被抓的刘灿自己都承认了,他想要制作阴丹,还说那三个倒霉鬼正好生辰八字相当的合适,被他选中,那是他们的荣幸。

单鹤轩站在审问室外,神情尽管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但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此时并没有因为捉到了凶手而感到轻松。和尚知道自家老大是个非常认真的性子,如果一件事觉得可疑,那他就会死命的钻牛角尖,钻到自己找到能说服自己不可疑的证据之后才会把事情放下。不过老大的直接贼准,每次他觉得可疑的事情最后都会有反转。

看着审讯室内一会儿沉默不语,一会儿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样自暴自弃张狂的承认了所有事情的刘灿,和尚忍不住朝单鹤轩开解道:“老大,这刘灿自己都承认了,还用了刑问符,要知道就刘灿那点修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刑问符的拷问,说不定这次是因为抓捕的太过顺利,所以你觉得不踏实了才感觉这件事存疑。”

单鹤轩紧盯着刘灿,朝和尚问道:“你觉得他的神态反应正常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