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6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和尚无奈道:“老大,他要如果正常,就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了,你看他,一会儿冷静的不像话,一会儿又疯又闹,一看就是精神有问题的。”

单鹤轩看着刘灿那跟之前在苍永丰脑海里见过的凶手模样有几分相似的眉眼,眉头越发蹙紧了,相似,只是相似而已。沉吟片刻,单鹤轩朝和尚道:“去把易维请来一趟。”

易维,西南夷易家的人,最擅长的是各种蛊虫。原是三组队长庹(tuó)鹏程的手下,结果三组的队长失踪,副队长中了尚不知是哪种蛊虫的鬼面蛊,群龙无首的三组被分散到了一二组当中。

不过他们一二组的差距,那些无法选择的只能听从上面的分派,可以选择的自然全都去了一组。易维是世家子,这点选择权还是有的,所以跟随几个交情比较好的同伴去了一组。而一组和二组并不在同一个办公点,所以要找易维,只能让人去请来了。

易维还是很好说话的,很快就跟着和尚过来了,得知二组的队长是请他来问蛊的,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取出了自己的蛊王。

易维的蛊王是一条通体透明的小飞虫,这种虫子是千百种蛊虫中变异出来的,只有小孩小拇指那么点大,但杀伤力绝对是跟它身体不成正比的,这蛊王现在还小,但已经浑身剧毒,只要易维一个意念,就能不动声色的害人于无形。虽然蛊王还没成长起来,但已经可以吞噬一些阴煞类的阴邪之物,可以感知一切阴晦灵体,还有易家绝门秘法问蛊也可以通过蛊王来经行。

三具尸体,除了第二个男性被害人吴俊彦之外,另外两个被害人在凶手被捉拿到了之后就被家属给领走了,所以现在只有吴俊彦的尸体可以借用。

单鹤轩想要请易维帮忙问蛊,看这个刘灿到底是不是凶手,还是背后还有另外一个操纵全局的人。只见易维操纵着蛊王爬进了吴俊彦的尸体内,那蛊王在尸身里游走了一圈之后,又被易维带进了审讯室内,那刘灿已经被提前弄晕了,此刻正躺在床上。易维一松手,那蛊虫直接从刘灿的嘴巴里飞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才飞出来,停在了易维的掌心。

好一会儿之后,易维睁开眼睛看向单鹤轩,摇了摇头。

单鹤轩蹙起了眉头,和尚忍不住问:“什么意思?这只蛊王说什么了?”

易维道:“蛊王回馈给我的是有一道黑色的屏障阻挡了它,所以查探不出什么东西来,但可以确定的是,死者尸体里的气息跟这人身体里的那道黑色屏障是一样的。”

单鹤轩朝他道:“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易维将蛊王收了起来,摇摇头:“只怪我这只蛊王还太小了,力量不够强。”

和尚将易维送出了门,回来见老大还在盯着刘灿看,只好上前道:“老大,你这么看也看不出个什么来啊。”

“他不是凶手。”

和尚看向单鹤轩,而单鹤轩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次换和尚盯着刘灿看了,被操控的鬼魂他倒是见多了,但被操控的人,还是在他们这一群天师的眼皮子底下被操控,这有可能吗,他们不至于如此学艺不精吧。可惜那平纹鬼经符在刻画在了死者的天灵盖上之后,死者的灵魂就全部被炼化了,否则把死者招上来,谁是凶手还需要这么费神吗。

虽然单鹤轩可以确定刘灿不是凶手,但一切的证据全部指向了他,就连刘灿自己都承认了,所以之前在刘灿家里找到三个被害人的人头之后,相关部门就已经对外召开了记者会,宣布了凶手已经被缉拿归案。当然给出的凶杀理由自然是精神上的压力。

丧心病狂的凶徒被抓到了,紧绷的中都也松快了不少,这件全国关注的丧心病狂大案在群众眼里也彻底的落下了帷幕。所以单鹤轩的上司看着手里的报告很是纠结,最后只好道:“碎尸案已经结案,明面上所有的证据全都指向刘灿,我相信你的直觉,但你的直觉不能作为推翻这个案件的证据。”

单鹤轩没做声,上司也非常了解这个下属,话锋一转道:“但如果你能确定碎尸案的凶手另有其人,我批准你可以隐秘的调查,刘灿这个人我会帮你留下,不过你手里该负责的工作却不能少。”

单鹤轩点头:“我会做好安排的。”

这边关于真正凶手的事情有人依旧在烦恼,而接回了苍文丽尸体的苍家彻底陷入了一片哀恸当中,苍家父母年岁大了,之前本来就因为常年生活在那骨钉阴气的影响下,身体底子就有些耗损。如今一个哀伤过度,苍母更是两次哭到昏过去。

苍文丽尽管尸体是在中都领回的,但丧事还是要回到家去处理。不过苍家自然不会就此让苍文丽入土,而是村子里的一些沾亲带故的直接闹到了镇警局。

之前苍文丽失踪,苍父等人就去了镇上报警,还曾说过有没有可能是被碎尸狂给拐了去,希望警方能够加大寻找力度。可是镇上的警|察根本就没把这个案子当回事,随便走个流程,一句乡下地方没有监控他们找起来不容易,让他们回家等消息就给打发了。要如果那时候警|察加大寻找力度,是不是就能从碎尸狂手里将人给救回来了。

虽然这并不一定是警|察加大寻找力度就能把人找回来的,但失去了女儿的父母,总是要寻个借口发泄,哪怕这个借口在一些理智的人眼里有些无理取闹。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他们去警局闹,又能闹出个什么来呢,从苍家人来报案,到他们一系列的举动措施来看,全都是按照正常流程来的,也不存在有人玩忽职守。

苍永丰还算理智,也劝过父母接受现实,好好料理一下姐姐的后事,可是苍父固执的认为他们女儿的死亡都是警|察的失职,一时间整个苍家一片闹腾。最后苍永丰也不管了,专心带着小侄子。好在村里也有生产不久的妇女,小侄子还能在别人那儿喝点奶,不过这么小就没了妈,以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司阳他们来到苍家的时候,苍文丽的遗体还放在冰柜里,就摆在苍家的大厅中。苍永丰见到他们来了,朝他们无奈的一笑。前后不过十来天的时间,苍永丰整个人不说如何憔悴,看起来甚至都感觉沧桑了不少,再也没了属于学生的朝气和鲜嫩。似乎一股无形的重担压在了他的肩头,神态间隐隐有了几分他那老父亲的影子。

李浩叹了口气:“有些事别闷着,钱够不够用,你姐姐的坟墓什么的都安排好了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说。”

苍永丰坐在家中后门的门槛上,闻言摇了摇头:“乡下地方坟墓不要钱,后山随便找个位子埋了立个碑就行,就是我爸妈,他们不愿意让我姐入土为安,我知道,他们自己也清楚这么闹下去其实没用的,他们只是放下不,舍不得而已。”

周放也一屁股坐到他旁边,看着那感觉老了好几岁的脸一时间连安慰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就干脆这样安静的陪着坐着。

等大厅里的人都散去之后,司阳他们三个这才来到大厅里给去世的人上香。见到儿子的同学来了,苍父苍母也出来打了个招呼,在他们上香的时候,苍母又忍不住低声啜泣了起来。

苍父比他们上次所见变得更加的沉默,坐在旁边一口接着一口抽着烟丝。司阳将香插到了香炉中,看了眼沉默的苍父,淡淡的开口道:“入土吧,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生活,永丰他还有一年才毕业呢。”再这么闹下去,苍永丰只会从被害者家属沦为笑柄,人言可畏,语言往往比刀子更可怕。

苍父抽烟丝的动作顿时顿住,那双浑浊的眼睛一点点湿润了起来,他的女儿啊,没了。

第47章

等苍家的家事解决了,苍永丰也回校上课的时候,天气已经进入了深秋。这才十一月中旬,街上已经开始有了圣诞的布置,学校里那两排梧桐树叶也落的满地都是,踩在脚下沙沙作响。

以往这个月份天气其实还算好,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但今年随着一场雨之后,气温整个骤降,不讲究形象的连袄子都穿上了。今年的冬天来得很早,据说上面更是已经开始有了防寒备案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