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6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浩正在收拾行李,不过他的行李箱里装的不是衣服,而是一大堆三无水,上了个把月的课,他的经纪公司又帮他物色到了一个不错的角色,不过题材是民国时期的,所以他定档了角色之后要提前进组去特训。一边收拾一边感叹:“这点水我可要藏好,据说是要特别专业的军人来给我们训练,到时候也不知道会有多苦。”

周放一边吃着辣条一边问:“你这次要拍多久,能赶回来考试吗?”

“特训时间预定是一个月,完全的军事化管理,后期的拍摄如果顺利,差不多也要四五个月,考试的话我会请假回来的,反正剧组那边也打过招呼了,几天的时间应该没问题,谁让我只是个没有名气的小演员呢,只能跟着剧组连轴转了,像那些有咖位的,那就是剧组配合他们的档期来,他们没档期的时候就拍摄别人的戏份,等到他们有档期了,就集中一两个月只拍摄他们的戏份,我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待遇啊。”

周放直接嗤笑了一声:“一两个月拍出的东西能看吗,你这接的什么剧啊,我说浩浩啊,你如果想要长期发展,那就别接那些烂剧了,不然以后会变成黑历史的。”

李浩长叹一声:“道理谁都懂,可是剧本有时候跟导演所呈现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会不一样的,剧本不错的拍出来稀烂的也有的是,如果一直不去尝试,后面又哪里来的机会,就当是磨练演技了,我这种非科班出身的能有机会就很好了,没得挑啊。”

李浩收拾完之后屁颠的跑到司阳跟前:“阳阳,给我算一卦呗,看看我这次拍摄是否顺利。”

正在认真完成作业的司阳抬头朝他看了一眼,灵力一动,随即微微蹙眉,这一下把李浩看着浑身发毛了:“阳阳啊,怎么样?会不顺利吗?”

司阳朝他伸手:“两百块。”

李浩忙不迭的打开钱包拿出两张崭新的人民币递给了司阳。司阳将钱放到一旁,从抽屉里取出两张符,不知道是不是李浩的错觉,他看到司阳的手指在符纸上划了一下之后,符纸上那些他看不懂的鬼画符瞬间变得鲜活了几分的感觉。

见司阳将符纸折叠了几下之后就变成了五角星形状,给他放进了那个装护身符的福袋里,李浩连忙将东西收好,又好奇的问道:“阳阳,我看那些电影里面他们都是折成三角形的,说这五角星型是代表恶魔啥的。”

“五芒星代表着封印和守护,这个符号才是人类巫术中第一个特殊符号,不过后来被外国人用的比较多,但真正的起源其实是在华夏,可惜中间文化有过断层,有些东西已经不可考了,你看的那些三角形虽然也的确存在一些原理其中,但其实被普遍传播的原因只有两个,一个就是你刚才说的,各种电视剧电影中都采用这种三角折叠法,所以很多人对于符纸的印象上就是黄色的三角形,但其实各种形态都有,第二个原因,那是因为三角形是最好折叠的,随手翻两下就是个三角形,紧急的情况下你觉得是三角形容易还是五芒星容易?”

周放听的连连点头:“三角形容易,事到临头了,还要费劲吧啦的去叠个五角星,那不是等死吗,所以五角星的符比三角形的符更厉害?”

司阳轻笑了一声:“都说了形状不过是个形态的表达,符纸那么大,总要折叠起来才好放,重要的是上面的符文力量,而不是外型。”

李浩本身就是随口好奇的一问而已,不过他更关心的是司阳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什么:“阳阳,我这次会不顺利,遇到意外吗?”

司阳道:“不顺的不是你,只不过你可能会被牵扯进去,记住酒店住在五楼以下,超过五楼的房间不要住,晚上十点之后不要出门,也不要开门。”

周放在一旁幽幽道:“阳儿啊,浩浩这次是不是犯了桃花劫啊?要不然十点就关门睡觉,这也太修身养性了,这哪里是去拍戏啊,这简直比在学校里的生活还要自律了。”

李浩顿时瞪大了眼睛:“桃花劫?”

司阳笑了笑:“是别人的桃花劫,只是这桃花有些狠,如果住得近了难免沾上点气息,虽然影响不大,但到底是你事业的上升期,总归不太好,所以还是尽量避着吧。”

李浩连连点头,直接扑到了司阳的身上:“家有一阳,如有一大宝啊!”

司阳一巴掌将他拍开。

临到李浩拖着行李出门的时候,苍永丰才从外面打工回来,将手中一个充满了香甜气息的盒子递给了他:“还好赶得及,带着路上吃吧,现出炉的。”

李浩笑眯眯的将点心拎在了手里,这金箔玫瑰酥是他们中都独有的特产,虽然分店有很多,但他们学校附近的总店才是最地道最正宗的,每天只能卖两小时,有时候不到两小时就卖个精光,所以那里只要一开门就永远是大排长龙的。

拎着手中还带有热气的盒子,李浩放下行李抱了抱苍永丰:“我走了,有事跟我联系,等我回来了请你们吃大餐!”

看着李浩拖着行李离开了,苍永丰这才进寝室,将另外一盒玫瑰酥递给司阳。他还没说话,周放首先不客气的伸爪子拿了一个就咬了一大口,口齿不清道:“丰丰啊,你今天怎么运气这么好,还买到了两盒。”

苍永丰看了他一眼,凉凉道:“刚才给李浩的是我买的。”

周放指着司阳桌上那盒:“这个呢?”

苍永丰促狭的挑眉一笑:“是一个小学妹送的,还指明是给阳阳的。”

周放仿佛听到了什么惊天大新闻一般:“谁这么勇敢啊,竟然敢追咱们工大第一的校草,这必须得美若天仙的妹纸才有那个勇气吧。”

司阳笑了笑,也伸手拿了一个:“你帮我跟她约个时间,这报酬我收了。”

周放吃的满脸碎渣,不明所以。

苍永丰轻啧道:“神算真不愧是神算,我还没说呢。”

周放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手里吃的只剩一口的玫瑰酥,顿时怒道:“你怎么不先说呢!永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如果有人求上阳阳了,你好歹要先问问阳阳啊,你这乱收了人家的东西,万一事情很麻烦阳阳处理不过来呢!我这还吃了一口,是哪个妹子,我明天排队买一盒还给她!不,买两盒!”

苍永丰直接翻了个白眼:“你这胡咧咧啥呢,总不至于你跟着阳阳去我家处理过一次阴胎,就看啥都觉得灵异有鬼吧?”

说起阴胎,苍永丰神色微微暗了暗,随即若无其事道:“那妹纸说之前阳阳答应过她给她帮忙,只是当时阳阳没时间,那学妹也没带设备,这眼看着就要入冬了,她想要入冬前将画报给做出来,正打算这两天来问问阳阳有空没,正巧跟她们寝室女生排队买玫瑰酥的时候碰到我了,知道我跟阳阳一个寝室的,这才让我帮忙转交,她说是阳阳已经答应她了的,我才帮她当了回送外卖的。”

说了半天还是没说是什么事,周放又从盒子里拿了一块塞进了嘴里:“所以到底什么事啊?”

苍永丰也不知道:“那学妹没说,只说告诉阳阳她叫罗霜,阳阳自然就知道了。”

............................

寝室楼后面的一个小树林中,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撒下一片斑驳,难得一个没有风的午后,太阳的照射也显得清爽了几分。石墩上坐着一个俊美至极的青年,在青年的身边围绕着一群花色各有不同的猫咪,一只只喵喵叫着,有的扒拉着青年的腿想要往上爬,有些沉迷青年脚边的食物吃的头都不抬。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