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6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比起较为镇定的庄臣,金汶熙显得非常害怕,脸色甚至都苍白了几分,这已经进入了深秋的季节,他额头上更是泛起了一层冷汗,生怕突然从他背后跳出一只恶鬼来。听到庄臣的话,他似乎是下意识想要去抓胸口的什么东西,但抓了个空之后,不动声色的转道去握住庄臣的手,就像是抱紧了救命稻草一般:“我们要不往回走看看?”

这一切举动都被庄臣看在眼里,微微垂眸敛去眼中的情绪后,顺着金汶熙的意思转身。两人正准备试着往回走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无比熟悉的声音:“你们要去哪儿?”

庄臣猛地回头,沈然!

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就像以前那样,似乎永远带着淡淡的笑容,在他的前方等着他,仿佛从来不曾离开过一样。那个几乎带走了他生命里所有色彩的人,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庄臣近乎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人,心脏的跳动前所未有的剧烈,没有恐惧,没有害怕,只有满腔的喜悦,哪怕眼前这人是鬼,他也无比渴望的想要靠近,再看看他,抱抱他。

大概是没有等到他们的回答,站在远处的沈然似乎又淡笑着问了一遍:“你们要去哪儿?”

庄臣满心满眼都是沈然,连一直紧抓着他的手,当看到沈然之后惊恐后退的金汶熙都顾不上了,他甩开金汶熙的拉扯,直直的朝着沈然走去。

看着眼前的人,庄臣的双眼通红,声音哽咽嘶哑的喊道:“小然。”

沈然就像自己从来不曾消失过一样,面色红润,神态自然的朝着向他走来的庄臣靠近,但跟以前不一样的是,以前的沈然定然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管视线目光如何专注,但在身体的接触上却从来都守着那最后一道线,不会轻易越线半步。

不过现在,他却十分自然的挽起了庄臣的手臂,将自己的身体整个贴在了庄臣的身上,态度十分的亲昵,几乎是在他耳边吐着气的问道:“你们要去哪儿?我在这里等你们好久了,怎么现在才来?”

庄臣紧紧握住送到自己掌心的手,温热柔软,仿佛再次握住了失去的珍宝,紧的生怕松了半分就会消失了一样。丝毫不在意沈然的作态跟从前截然不同,甚至有种即便他是回来索命的厉鬼,那他也会心甘情愿跟着走的感觉。

看着身边的人,庄臣不自觉的轻抚到他的脸上,眼睛里翻涌着剧烈的情绪,却又似乎怕吓着眼前的人,努力克制小心翼翼:“小然,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沈然的笑容微敛,大概是没想到庄臣会是这样的反应,他甚至都做好了庄臣看到他会吓的屁滚尿流的心理准备了。尤其是那双眼睛里投递出来的感情,刺的他生疼。

生前不曾珍惜,死后何必深情。

要如果不是他命不该绝,现在还不知道会落入如何的惨状当中,到现在回想当天的情形他甚至都忍不住一阵后怕。他怕的不是死,而是被那群日本人捉住之后生不如死。尽管他并不知道日本人抓他是为了什么,但总不可能是将他当祖宗供着,那群变态的家伙,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猜测。

如果不是司阳,他又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在这里装鬼吓唬他们。所以这份迟来的感情,令沈然的心绪变得复杂不已,就连报复捉弄的兴致都没有了。

他不是没想过死后情深的狗血戏码,到底执念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真的一下子就能放手。可是当真的得到了他幻想中的回应时,他脑中闪过的第一个画面则是车祸当天他反身去抱金汶熙的场景。没有想象中的高兴,甚至见到他悔恨的模样也没有他以为会有的解气,反而是觉得累了,一种说不出的累。

正当他无言沉默时,那个被吓得腿软摔在地上的金汶熙突然惊叫一声,然后爬起来就朝着他们所站的反方向跑去。然而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跑的出司阳的符阵。

说起这个鬼打墙符,还是他看到司阳在研究符箓大全的时候随口说的,如果那天追他的日本人能够像被鬼打墙一样的控制住,自己跑掉的可能性就大多了。于是司阳就给他实验性的画了几张鬼打墙的符,家里每只鬼都有,就是为了今后以防万一。这打不过,遇到情况总要能跑得过才行。

没想到不过是游戏之作,今天倒是派上了用场。

沈然就这样看着金汶熙跑着跑着又回到了原地,惊惧害怕哭的满脸眼泪的跪地求饶,哪里还有一点曾经身为钢琴小王子的优雅和高贵。

“求,求你放过我,不是我,不是我害你的,呜呜呜...求求你,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

原本沈然并没有将金汶熙当回事,他还没有失去理智到去憎恨一个吸引了庄臣目光的人,若要被吸引,即便不是金汶熙也有可能是刘汶熙李汶熙。可是当听到金汶熙一边哭求一边说着去找他们,不关他的事,顿时敏锐的察觉到不对,于是手一伸,直接用灵力将金汶熙生生的从地上提了起来。反正他现在在他们眼里也是个鬼,有个特殊的能力更加符合他鬼的身份。

金汶熙显然被吓惨了,脸色发白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当他被沈然提起来的时候,直接眼白一翻晕了过去。正准备问他刚才他说的他们是谁的沈然,顿时僵了僵,是他做的过头了,还是金汶熙做贼心虚才这么容易被吓晕?

沈然侧头去看庄臣,却见庄臣依旧专注的盯着他在看,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对于刚才他将金汶熙隔空提起的诡异情形好像完全不在意,甚至看都没看被他吓晕过去的金汶熙一眼。

沈然这下彻底搞不懂了,如果因为他的死庄臣这才明白自己的感情,那为什么还要跟金汶熙在一起。难道那场车祸跟金汶熙有关?可是那样强烈的撞击,要如果不是自己护住了他们,金汶熙也是必死的结局,那他图什么呢?

正在他凝神想着的时候,庄臣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红着眼睛轻声道:“小然,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可是你却从来没有来过我的梦中,你是恨我的吧,恨也好,至少恨能让你再次回来找我。”

沈然看着他沉默一会儿,然后突然勾唇一笑:“既然这么想我,那你跟我走好不好?”

一个鬼跟一个活人说跟他走,这意思显然再明显不过了,但是庄臣却丝毫没有犹豫的直接将沈然给抱进了怀里:“好!带我走吧,带我一起走,以前都是我的错,浪费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我后悔了,小然,我真的后悔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小然,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

庄臣话还没说完,一股强劲的剑气横劈了过来,沈然反应极快的将庄臣给推开,连连后退才避身躲过。

庄臣被沈然猛地一推,直接跌坐在了地上。下一秒,刚才还像是个独立空间的地方似乎被破掉了,停车场恢复正常,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手里还有一把看起来非常不搭的长剑。

沈然看到来人,险些控制不住想要抓脸讪笑了,要不要这么巧,这样也能遇到特勤二组的老大。

单鹤轩看到是沈然也是有些意外,他路过附近的时候察觉到有些灵力异动,这才过来查看,结果发现这块地方被特殊的灵力磁场给圈了起来,好不容易才破了结界,看到一个人晕倒在地,还有两个人抱在一起,虽然还未看清眼前的情况,但本能的举动便是将他们分开,以防万一其中一人带有恶念想要害人。却没想到,其中一人竟然是沈然。

看着来人,沈然调整了一下表情:“单队长,真巧。”

第50章

单鹤轩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地上的庄臣和一旁晕倒的人,冷声道:“今日之事,你可曾经过司天师的许可?”且不论这个沈然究竟是不是鬼,既然他现在已经归入了司前辈的名下,那么行为做事也该要按照鬼仆的规矩来受到限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