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7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沈然轻咳一声:“我没有害人性命。”

庄臣虽然不明白眼前的状况,但还是迅速爬了起来,挡在了沈然的前面,冷冷道:“这是我们的私事,与旁人无关,还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单鹤轩看都没看他一眼,只盯着沈然。沈然看向倒在地上的金汶熙,微微眯了眯眼,看来只能再另外找时间将这人抓来审问审问了,见单鹤轩一个劲的盯着自己,无奈叹了口气:“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单鹤轩道:“一起,关于今天的事,我也要向司天师反映。”

庄臣一把将沈然的手给抓住,那紧张的模样,抓着他的手都甚至在微微发抖,就连刚才沈然说要带他走的时候庄臣都没有反应这么大的。这番模样,看的沈然眸子一暗。

但是再如何,当着单鹤轩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道:“我有我要走的路,你也有你以后要过的生活,刚刚我说带你走是逗你的,还有,关于我的事你别再调查了,有些事远比你所见到的所能想象的还要复杂,好好过好你的日子吧。”

庄臣看着他神色甚至都狰狞了几分:“我不许!什么叫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生活,是,都是我的错,我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我后悔了,小然,我真的后悔了,没有你的日子你让我怎么过,我要跟你走,不管你要去哪里,你是人我陪你做人,你是鬼我跟着你当鬼!”

然而庄臣的话刚刚说完,就突然一下倒了下去。沈然朝单鹤轩看去,单鹤轩放下手神色颇为冷淡的看着他:“人鬼殊途。”

沈然忍不住嘴角抽抽,看着地上的庄臣,似乎有几分无奈:“那他会忘了今天的事情吗?”

“随意剥夺普通人的记忆是侵权的行为。”

沈然叹了口气,弯下腰直接将庄臣给扶了起来,放进了车子里,看着似乎瘦了一些的人,顾忌着一旁还有个盯着他的单鹤轩,伸到半空的手顿了顿,又给收了回来。

轮到金汶熙的时候,沈然犹豫了一会儿后朝单鹤轩道:“这个人你来扶吧,他很可能跟那场车祸,或者是杀我的日本人有关,我不想碰他。”

单鹤轩看了他一眼,手一扬,车后座的门自动打开,那倒在地上的金汶熙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道提了起来,放进了车后座。

沈然看了看自己的手,大概是人类当太久了,他都忘了他是个妖了。

于是出门第一天就闯祸的沈然就这么被单鹤轩提溜了回去,并且十分郑重的朝着司阳道:“鬼仆是为了天师在凡俗界生活方便而存在的群体,于各天师的私人领域范围内,鬼仆动用术法是不受限制的,但在公共场合,如非特殊原因,擅自动用术法是违反规定的行为,还请前辈将他们多约束一些,以免造成凡俗界的混乱。”

司阳看了眼缩着脑袋佯装在教小福子如何维护网站实际上竖着耳朵在听的沈然,笑道:“今天多谢单队长了。”

单鹤轩道:“前辈不怪我多事就好。”

司阳给他喝光了的茶杯又倒了七分满:“怎么会呢,现在这个和平的世界都是靠你们在维护,不过我这里连同沈然在内,还有一位岚裳在外帮我处理事务,今后还有劳单队长看顾了。”

“前辈放心,力所能及之内,我一定会尽量给予方便。”

单鹤轩说完,似乎有些踌躇,司阳微微一笑:“单队长有事但说无妨。”

单鹤轩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木盒递给司阳:“原本不想麻烦前辈,但这样东西局内多位天师都查看过,也对照了诸多古籍,实在是寻不到出处,所以不得不麻烦前辈帮忙掌掌眼。”

司阳接过盒子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团看起来很普通的黑色粉末,却奇异的对灵力明显有一股抗力。

单鹤轩在一旁道:“这是从被害者头颅内提取出来的东西,在被害人的头部,被画了平纹鬼经符的符咒中,也同样提取到了这样的物质。”

一旁的沈然忍不住插了一句嘴:“平纹鬼经符?”

像他们这种特殊部门调查到的东西肯定是不会随便跟被害人的家属说的,肯定是要找个一般人能接受的理由抹平,而司阳又从未对人说过这件事,以至于连沈然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单鹤轩不清楚司阳对这件事了解多少,所以在沈然问了之后,简单的捡着重点说了一遍。

沈然听后顿时无语道:“这妥妥的封建迷信了吧,就跟以前的那些皇帝炼丹一样,被鬼迷心窍了吧。”

司阳对华夏的符箓并不算多了解,比起那些有自家传承的世家来说,他接触到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玄门知识,全部来自于网络,以及各大书店里都能买得到的书本。像这种冷门的符文,要如果不是单鹤轩说,他甚至都不知道。

不过就现在单鹤轩拿来的东西,司阳捻起一些在指尖搓揉了两下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应该是黑玉膏。”

沈然下意识接口道:“黑玉断续膏?”

单鹤轩想了一会儿,却没能想到可以对号入座的东西,主要是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普通了。

司阳道:“玉膏所出,以灌丹木,花开五色,转投钟山之阳,生玉之精,浊泽而有光,五色发作,以和柔刚。”

司阳像是照本宣科一般将这几段念出来之后,看向单鹤轩:“天地鬼神,是食是飨(xiang,宴客的意思),君子服之,以御不祥。”

司阳话音一落,单鹤轩周身的气息一冷,尽管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也能看出不太好的样子。沈然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听司阳念了几句古文,就反应这么大。

单鹤轩蹙眉道:“错了,从一开始查的方向就错了。”说完站起身朝着司阳鞠了个躬:“多谢前辈指点。”

等单鹤轩离开之后,沈然依旧云里雾里:“什么意思?”

司阳笑着看向他:“你以前念书,是不是文科不如理科?”

沈然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实际上不管文科还是理科其实都不太行,也就是语言上有点天分,记性比较好而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