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7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51章

罗霜再次出现在司阳面前时,距离那个高中生因高考压力过大跳楼的事情过去了好几天。因为这件事,教育局又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国内的教育理念又开始被质疑,各大学校又成了重点整顿的对象。

那些每当被社会关注时就销声匿迹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之后又死灰复燃的各大所谓的教育机构开始偃旗息鼓装鹌鹑了。因为这件事,高三生被剥夺的除了主课之外的所有的副课又重新还给了学生。原本进入秋天就显得萧条了几分的中都,也被这一系列的整顿弄的更加压抑了一些。

正当周放跟司阳感叹,今年这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多事之秋的时候,罗霜在外面敲响了他们寝室的门。这还是第一次有女生来他们寝室。虽然他们学校对男寝这边管的并不是很严,但女生想要上来却也是不容易的,否则司阳那一大堆的迷妹早就把他们寝室门槛给踏破了。

周放没见过罗霜,这会儿见到一个青春又带了些可爱的女孩站在门口,便不自觉的站的端正了一些,声音都下意识正经了几分:“你找谁?”

罗霜都不敢随便往里面乱看,略有些小声道:“请问,司阳学长在吗?”

周放感觉自己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小美女肯定不可能是来找自己,但还是架不住有些小期待嘛,闻言只好侧身让开:“在里面,你先进来吧,你是怎么躲过舍管阿姨跑进来的啊?”

罗霜害羞的笑道:“就等舍管阿姨转身忙什么的时候偷跑进来的。”她这也是没办法,上次能够联系到司阳还是他另外一个室友帮着联系的,可是那个男生的手机似乎关机了,她也没有司阳的联系方式。这事出突然,都等不及司阳学长上课的时候去堵人,只好想办法偷溜了。

周放轻啧了几声:“你们女生也是胆子大,像我们根本不敢闯女生宿舍楼,被发现了恐怕会被打死。”

罗霜忍不住掩嘴轻笑,这能一样吗。

司阳正在跟一群小黑黑们斗法呢,他有一个混了好些年的论坛,里面虽然不至于说是众神云集,但有些能耐的人也不少,于是经常一言不合就约战,看谁能先攻克谁的电脑。有些个不参战的还会摸进去旁观,然后不断的在论坛更新战况。每当这群黑客开始炫技的时候,就是论坛最为热闹的时候。

这次司阳也只是纯粹闲着无聊,有人约战了那就来吧。这会儿见到罗霜有事找他,看准了一群黑客打到哪儿了,直接扔了个迷宫过去,先把他们圈住让他们自己在里面玩玩吧。这黑客技术跟玄门阵法的结合,够这群小家伙们享受的了。

一群被迷宫圈住懵逼的黑客们:“...??”这是哪位大神看不过眼突然下场了吗,不带这么捉弄人的!

见司阳朝自己看过来,不等他开口,罗霜连忙道:“对不起学长打扰了,关于猫咪的宣传海报成品还没出来,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要麻烦一下学长。”

司阳笑笑:“坐下说吧,有什么事?”

周放很有眼力见的给妹纸倒了杯果汁,他们寝室里几乎都是甜食动物,虽然可能不及阳阳那么沉迷,但平日里喝果汁绝对比喝白开水来得多。又给妹纸装了一盘子小饼干,那可是阳阳家御厨做的,味道一级棒,可谓是服务的相当殷勤了。

罗霜朝周放笑着道谢后,这才朝司阳道:“学长,听说你卜卦什么的挺准的,我,我有件事想要求你帮忙。”

司阳懂这些也只有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人知道,除了几个室友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关系不错的同学,知道的人并不多。所以听到罗霜的话,周放下意识道:“你从哪儿听说的?”

罗霜连忙道:“江超是我室友的男朋友,我跟那女孩关系很好她才跟我说的,我们没有在外面乱说过。”实际上是她室友知道她竟然给司阳拍照了,虽说没有整个人上镜,但好歹还是接触到了,于是对她各种打趣。这女生总会对特别优秀又帅气的男生充满了幻想,她室友这才跟她八卦了一些从男朋友那儿知道的关于司阳的事情。

这江超就是那个关系很不错的同学之一,大一大二的时候江超的寝室就住在他们隔壁,因为都是游戏迷,所以跟周放还有苍永丰几乎天天在一起打游戏,要如果不是一个寝室只有四个床位,江超差点就申请搬进他们寝室来住了。大三的时候江超交往了一个女朋友,然后搬到了校外。这谈恋爱也是个非常费钱的事,导致江超不得不在外面做兼职,这才没有见天的粘在一起玩了。

听到罗霜这么说,周放哦了一声:“所以你来找司阳卜卦的吗?”

罗霜摇摇头:“不是的,我是想,如果学长懂一些这种玄异的东西,那是不是也认识一些真正有本事的人。”罗霜说着便忍不住担忧的蹙眉道:“我有一个表妹,今年读高三,就是之前新闻里播的那个因为压力太大跳楼轻生的那所学校,我表妹跟那个跳楼的女孩是同班同学,那女孩死了之后,我表妹就变得有些不太正常。”

这明显就是鬼故事的节奏啊,周放下意识摸了摸胸口一直戴着的符,这下就不敢随便插话了。

司阳道:“怎么不正常?”

罗霜道:“我家跟表妹家住的挺近的,所以小时候我总是带着她玩,我们俩关系很好,因为她妈妈走得早,她跟她爸爸又处不来,所以多半时间都是住在我家,虽然我上了大学也就每周回去一次,但她还是非常的粘我。就在前几天,她突然哭着打电话给我,说她见鬼了。”

罗霜说着看了司阳和周放一眼,见他们并没有露出什么诧异惊讶或者不相信的神情,这才继续道:“刚开始我以为是她压力大了,又遇到学校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那几天我都回家住,想好好开导她。起初两天挺正常的,她也说跟我睡了之后就没再见鬼了,可是第三天,她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突然尖叫,她说她在镜子里看到有鬼朝她笑,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晚上她也总是突然噩梦惊醒,然后抱着我哭,说有鬼贴在她的身上摸她,然后她越发变得一惊一乍的,吃饭吃的好好的突然摔碗跑开躲角落里发抖,有时候写着作业突然开始狂拉头发,说有鬼在扯她,短短几天,她整个消瘦的特别不正常,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的那种瘦。家里都觉得是她压力太大了,所以请了一段时间的假让她好好休息,可是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有时候只要我们没有看住她,她好几次差点直接从阳台跳下去。”

要如果不是周放亲眼见过这种灵异的事情,听罗霜这么说,他大概也只会往压力方面去想。本来高三就是未来人生的转折点,不说自己的压力,学校老师的,家里父母的,那段日子真的特别不容易。现在那女生班里还有个跳楼自杀的,这一下可不是雪上加霜吗。

司阳听后问道:“你们家里除了看着她,还做过什么?”

罗霜道:“表妹说见鬼,我们见她那样,实在是没办法,就带她去庙里求护身符,还带她去过道观给师傅看过,可是我感觉那些就是骗子,用符纸在我表妹头上烧一烧念几句咒就好像完事了,但我表妹的情况依旧毫无起色,后来家里人还带她去了医院,诊断结果自然是精神压力导致的自我逃避而产生的幻觉。”

司阳知道这件事肯定还有下文,否则如果断定了是精神方面的情况,罗霜就不会来找他询问靠谱的师傅了。

果然就听罗霜道:“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的,结果就在昨天晚上,表妹半夜里又惊醒了,说有鬼要抓她下地狱去。我当时只好把灯打开,想说告诉她没有鬼,一切只是她自己幻想的,可是我却发现在表妹的脚腕上,有黑色的指印。”

罗霜拿出手机,将拍到的几张照片递给司阳看:“我觉得表妹可能说的是真的,她真的被鬼缠上了,可是寺庙和道观我们都去了,那里的师傅都没看出来,司阳学长,你有认识这方面的人吗,我表妹再这么下去,我真怕会出事。”

周放伸着脑袋去看手机,果然那白皙的脚腕上五个指印相当的明显,还泛着乌黑的颜色,看起来特别的渗人。

这时,罗霜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妈妈。司阳将手机递还给她,罗霜赶忙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却不是她妈妈的声音,而是表妹凄厉的哭声,一个劲的哭喊表姐救我,还有文文死了之类的话,整个似乎惊慌到了语无伦次的程度。

电话那头几乎是在嘶喊,连周放都听到了,更不用说司阳了。罗霜连忙安慰了表妹几句,说马上回去这才挂了电话。她担心如果家里真有什么事,她妈妈一个人搞不定表妹,又求助的看向司阳,不知道司阳学长是否认识这方面的能人异士可以帮帮她。

司阳看她焦急的模样,站起身道:“走吧,我跟你去看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