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7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放连忙表示他也要去,虽然这件事听起来挺恐怖的,但对一般人来说,能有这样见识的机会可不多。而且他对自家兄弟的实力是一百个相信的。

罗霜虽然不太清楚司阳的本事,但对于这位学长,她也是有些盲目的崇拜。从她进大学的第一天,她就听到许多关于这位学长的传说,感觉没有什么事情是学长办不到的。所以意识到表妹真的是被脏东西缠上了,她第一反应就是找学长帮忙,而不是去找外面那些所谓的大师。比起外面那些骗子,她显然更加相信学长。

被鬼缠上的那个女孩叫颜佳,母亲早逝,在她十来岁的时候她父亲另娶,还生了个儿子。在那个家里,颜佳觉得自己就是个外人,从小就跟后妈处不来,因为跟姨妈家里住得近,小时候也总是住在姨妈家里不愿意回家。

后来颜佳的父亲赚了钱,又买了一套稍微大点的房子,刚好儿子女儿一人一套房子。有了大房子,颜佳的父亲本来想说把这套旧房子给租出去,但是颜佳死活不愿意跟着他们走,非要留下。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房子不租了,留给颜佳以后长大了再一个人住,不过在她没有成年之前,只能跟着姨妈一起住。

颜佳的父亲是在国外做工程的,并不是说回来就能回来,所以现在完全就是罗霜的妈妈在照顾颜佳,经过几次差点跳楼之后,她妈妈更是二十四小时都不敢松懈,幸好还有女儿能跟她搭把手。

这天下午,颜佳本来睡的好好的,又突然哭闹了起来,缩在墙角谁都不让靠近,甚至还一个劲的用自己的头撞墙。罗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被用布条绑住的颜佳,还有眼睛红肿明显刚哭了一场的母亲。

“妈!”

罗母见女儿还带了两个男生回来,连忙抹了抹眼泪打起精神来:“霜霜啊,这两位是?”

罗霜道:“他们是我学长,妈,你先去休息一会儿,我看着佳佳。”

罗母叹了口气:“你先看着吧,我去弄的吃点,佳佳到现在一口东西都没吃过,两位同学,家里有些乱,招待不周,你们随便坐,我去给你们倒茶。”

周放连忙道:“不用了阿姨,我们就是来看看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忙的,您也累了这么久了,我们会帮着罗霜看着她表妹的,您先去休息吧。”

罗母一边叹着气,一边往厨房走去。

罗霜见颜佳缩在床角发抖,也怕再刺激到她,于是慢慢靠近:“佳佳,我是表姐,我回来了,不怕啊,有表姐在,没有鬼的。”

然而她刚刚靠近一点点,颜佳就疯狂的尖叫:“走开啊!!!不要杀我呜呜呜,不要杀我...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对不起,不要杀我,我不要跟你走呜呜呜...”

罗霜没想到颜佳的反应会这么大,连忙退开,昨天至少她还能认得人,这会儿像是看谁都是要害她的鬼。见到这个情况,罗霜忍不住朝司阳看去:“学长...”

司阳也没有靠近颜佳,只是拿了一张符出来:“找个碗来。”

罗霜连忙去找碗,一边还疑惑学长什么时候拿了符,刚刚明明是直接就跟她一起走了。

罗霜将碗递给司阳,司阳将符摇了摇,那符竟然就自己烧了起来。司阳将燃烧的符纸丢入碗中放到一旁,被布条绑着还在努力挣扎的颜佳竟然慢慢安静了下来,然后像是突然醒过来一样,看了看被绑着的自己,又看向站在床边的罗霜,一下子委屈又害怕的哭起来了:“表姐!”

罗霜连忙上前将布条松开,抱着颜佳安慰:“没事了没事了啊,表姐在呢,不怕了。”

颜佳抓着罗霜的衣服还在抽泣:“表姐,真的有鬼,真的有,我没有精神病,我是真的看到了。”

罗霜轻拍着她的背:“我知道我知道,是真的有鬼,所以我请了很厉害的大师来了,你看,大师来了之后,房间里是不是没有鬼了?”

颜佳抽抽噎噎的看向房中两个陌生的男生,还有桌子上正在燃烧的符纸,还是怕的将罗霜紧紧抱着,生怕松了一点就被鬼抓去。

罗霜哄着颜佳安静下来之后,看向司阳:“学长,是真的有脏东西吗?”

司阳点点头:“有。”

听到司阳的话,颜佳反而松了口气,因为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话了。而罗霜却是下意识浑身一寒:“那学长,我们要怎么做,是不是做场法事超渡,还是那鬼有什么心愿需要我们帮忙?它为什么缠着我表妹。”

司阳看了眼颜佳:“这话应该问你表妹才是,如果我没有算错,就在昨天,恐怕已经死了一个人,而昨天正好是那鬼的头七,而你表妹恐怕就是下一个,也就是说,不出意外,你表妹活不过二七。”

第52章

似乎是为了印证司阳的死亡宣告,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门窗紧闭的房间里突然刮起一阵阴风,众人心里忍不住打了个突。

司阳眼神微微一扫,那股阴风这才渐渐散去。

罗霜连忙看向颜佳:“佳佳,到底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招惹到了脏东西?”

颜佳惨白着一张脸,一个劲的抱着罗霜哭,怎么问都只是哭,直把罗霜问的气急,抓着她的肩膀严肃道:“颜佳!这件事不是开玩笑的,你也见到了,那鬼从只是吓唬到,到能够伤到你了,你看看你脚腕上的印子,听话,把你隐瞒的事情说出来,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事,犯了什么错,表姐都会帮你的,你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

也许是罗霜的保证给了颜佳一点安慰和勇气,慢慢的,颜佳将她所隐瞒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他们学校跳楼自杀的女孩叫胡晶晶,跟颜佳他们是一个班的,大家都是一起从高一升上来的。胡晶晶是单亲家庭,家里环境很差,父亲以前是工人,但是因为脑溢血意外去世。

胡晶晶父亲去世的时候,跟工友正在厂门口喝酒,然后突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根据当时目睹的工友说,胡晶晶的父亲是最后拼着一口气挣扎着爬回厂里的,说就算死也要死在厂里,否则自己出了什么事,孤儿寡母的该怎么过。

最后胡父没能抢救过来,但在死前也算是给他老婆孩子拼了一笔钱,死在工厂内跟工厂外所给的丧葬费都不一样,九几年那会儿,十好几万的丧葬费已经不算少了。

原本胡晶晶跟她妈得了这笔钱,日子怎么也不会过的太差,加上胡晶晶的妈妈本身就很勤快肯干,养活自己和女儿还是可以的。但架不住家里还有个偏心的老太太。胡父是长子,在城里还有一套小房子,五十平方左右的一室一厅,小儿子在农村,起房子的钱还是当年胡父给的。胡父死了之后,老太就各种闹,想要把这笔钱给小儿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