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7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那段时间因为家里各种闹,弄的胡晶晶也天天跟着妈妈提心吊胆。本来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子,不被奶奶喜欢,哪怕爸爸在的时候,奶奶就对她不好。后来爸爸不在了,奶奶更是戳着她的脑袋骂丧门星。

最后那笔钱被老太太要去了一大半,要不是最后逼的胡母走投无路打算上薄公堂了,老太太估计还想榨干她。为了怕老太太还纠缠他们母女两,胡母卖了房子,带着女儿来到了中都谋生。那点钱在当时的中都连买个小单间都不够,所以他们母女两一直都是租房子住的。

儿时的遭遇让胡晶晶本身性格就有些内向,在中都这样的环境中,他们这种外来打工的向来是本地小孩瞧不起的对象,久而久之,胡晶晶越发胆小。不过她知道妈妈为了养活这个家非常的不容易,所以即便是在学校里受了欺负也从来不会说,一直都是自己默默忍耐。

胡晶晶知道学习是自己唯一的出路,所以哪怕从小就是班里被欺凌的对象,她也从未放松过学习。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其实还好,那些会欺负人的存在,会对学习好的同学产生一些距离,哪怕就是欺负了,也会怕老师发现有所收敛,但是高中就不一样了。胡晶晶所有的噩梦,就是从高中开始的。

成年人看学校,会觉得那是象牙塔。虽然大家都是从这样的象牙塔中走出去的,但有些黑暗经过时间的修饰,慢慢的会变成美好。当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考试考砸了会觉得天都黑了,一听要请家长就怕的不得了。但当离开了校园之后再去回想往日的时光,便会发现其实也没多大点事,甚至还常常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他们要好好珍惜当下的时光,等经历了社会就会知道校园的日子有多么美好。

可是要知道,有些黑暗在当下的感受来说,是令人绝望的。

颜佳和另外两个女孩是从初中一起升到高中的,因为家里有点钱,父母又对他们相当的忽视,不差钱的小女孩早早就接触到了不该这个年龄段接触的东西,漂亮的衣服,各种化妆品,抽烟,喝酒,染发。颜佳因为还有个姨妈管着,好歹没有在身上乱打洞,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但另外两个女生就过的很放肆了,那种无病呻吟,青春的忧伤,仿佛有种全世界都不懂自己的孤独一般,怎们堕落怎么来。

但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如果他们放肆的太过,学校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该请家长的依旧是要请家长。她们虽然一点都不怕,但也烦老师整天逼|叨|逼|叨的,所以高一开学后,摸清楚了班里大部分同学的底之后,胡晶晶就成了她们的目标。

当时她们对于欺负一个外地来的小女生没什么兴趣,比起欺负人,她们更喜欢玩。但是高中的课业太多了,不做吧,老师三天两头来烦你,她们也不想真把家长给惹急了断了经济命脉,于是就将目标放在了胡晶晶身上。

起初还好,她们让胡晶晶帮她们写作业,每个月给点钱她当辛苦费。胡晶晶本身就是内向的性子,同学不欺负她,只是帮着写作业还能赚钱,比起以前来说已经很好了。

可惜原本对胡晶晶来说还算不错的高中生活,被一个男生给打破了。那个男生并不是她自己去招惹的,只是当时学校有个足球比赛,是跟别的学校比,胡晶晶是学生会的成员,所以会负责做一些画报应援之类的东西。

比赛结束之后,那个男生买了一瓶水特意跑过去感谢胡晶晶,说她把自己画的很帅,那个画报很值得留下做纪念。结果这件事就不知道怎么传成了胡晶晶暗恋那个男生。

那男生在学校里非常受欢迎,长得帅,会打球,还会跳街舞,暗恋他的女生很多。但坏就坏在,那个男生主动买了水给胡晶晶,这一下就成了一些人的眼中刺了。

颜佳缩在罗霜的怀里,带着鼻音道:“一开始不是我们欺负她,那时候我们都在外面玩,根本不参与学校里的抱团,而且那个学长当年是高三毕业生,就快走了,我们都没接触过那个学长,更谈不上喜欢了。不过那次之后,有学长的迷妹开始欺负胡晶晶。”

“但是她们的欺负也就是丢丢她的书本作业,制造些谣言,有时候还硬将她拉到厕所去扒衣服,把她的内衣给丢到操场树上挂着,然后怂恿我们班的人孤立她,说要是看到谁跟她玩,那就等着好看。”

“原本我们就没怎么在学校里活动,只是让胡晶晶帮我们写作业而已,那天胡晶晶把写好的作业给我们的时候,被喜欢那个学长的学姐看到了,然后就放学堵了我们,然后我们就跟那几个学姐打了起来。”

她们虽然只有三个人,但从初中开始就在外面混着玩,什么场面没见过,也不是没跟人打过架的乖乖女,所以即便学姐那边是来了一群人,但她们也不是怕惹事的人,直接书包一丢就冲上去了。

胡晶晶当时也被学姐那群人给强硬的带过来了,见到这个场面,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竟然也冲了过来。这件事也没有升级到请家长的程度,虽然身上多少带了点伤,但遮掩一下也看不出来。不过这件事之后,那群学姐也知道她们几个不好惹,一些行为也收敛了一点。只是不知道那个胡晶晶是怎么想的,从那之后帮她们写作业也不收钱了,在学校里面的时候也总是跟着她们,似乎有些崇拜的意思。

她们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收了她当小跟班。尤其是胡晶晶还是个学霸,不说别的,课业上真的很方便,平时懒得动弹的时候让她去帮忙买点东西也跑的很勤快。

胡晶晶为了能跟她们分科之后依旧在一个班,从名列前茅的成绩乱考成最后几名。那段时间她们也没什么乐子,于是将各自不要的衣服都翻出来给了胡晶晶,把她当成人型玩具一样捏造打扮。

可是这种游戏玩久了也挺无聊的,到底不是一路人,好几次她们逃课胡晶晶想要跟上,却又犹豫不敢的样子看的她们心烦,那整天一副畏畏缩缩狗腿巴结的样子也看着十分的碍眼,慢慢的她们也不乐意带她玩了。再加上高三了,老师只会去抓那些有希望考大学的,像她们这样根本没把上学当回事的只要不影响班上的同学,老师也不管了,所以她们玩的更加肆无忌惮了。

但是胡晶晶总是跟着她们,她们烦了对她骂也好,推搡也好,赶都赶不走。

颜佳哭着道:“我们也没想到,只是带着她玩了一段时间,她就黏了上来,怎么都撕不掉。”

还有一些事颜佳不敢说,那就是她们跟胡晶晶说,她们不跟好女孩一起玩,想要跟她们一起玩,那就堕落吧。堕落的最直接方式就是去援|交,她们真的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胡晶晶竟然真的去做了。

当时她们只觉得胡晶晶真的很可怕,简直就跟神经病一样,她们实在是忍受不了,在胡晶晶又一次缠上来的时候,她们直接把她绑了起来丢进了学校的杂物间。

颜佳说着抱着表姐痛哭:“我们也不知道她会跳楼,我们只是想让她别再缠着我们了,呜呜呜...我们真的不知道会弄成这样,表姐,我们真的没想害死她,真的...呜...”

周放听完整个叙述,下意识转头去看阳阳,他有些搞不懂了,这应不应该属于校园霸凌的范畴。要说欺负吧,的确也有欺负。可是更多的却是那个叫胡晶晶的小女孩的纠缠。虽然这只是颜佳的一面之词,但恐怕也差不离了。

听完颜佳的叙述,罗霜问道:“还有呢?你还有没有什么隐瞒我们的?”

颜佳连忙摇头:“我们真的就只是把她关到了杂物间,而且就连绳子也没有打死,我们就是想要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道怕了,不再缠着我们了,我们真的没有想过要害死她!”

罗霜没想到,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跳楼自杀案竟然跟自己的表妹有关,并且还有可能是直接导火索。这突然摊上人命的事情也让她一下子慌了神,到底只是个还没出学校的学生,面对这种事,自然会觉得害怕。

周放拉了拉司阳的衣角:“这件事要怎么解决啊?那女鬼能超渡一下吗,然后再让这个小女孩去自首,该受到什么样的刑罚就受什么样的刑罚。”这是他觉得最好的解决办法了,总不能让阳阳超渡了女鬼,这些年少无知的小孩做的错事就不受到责罚了吧。

一听要去自首,颜佳慌乱的抓紧了表姐的手臂。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不管是胡晶晶的鬼魂,还是未来将有可能面临的事情,她从来都觉得哪怕天塌了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时,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渺小。

司阳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道:“今天晚上先去学校找到跳楼那个女孩的鬼魂问问她的诉求,先谈谈,能满足她的心愿双方达成协议解决是最好。”

罗霜忍不住问道:“那,那如果那同学不满意,一定要报仇呢?”

司阳道:“那这件事我会转交给专门负责处理这类事情的人来处理。”

要他说,不管是可怜也好,可恨也好,都是自己造下的孽,如果能谈好条件让女鬼放弃仇恨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那女鬼执意报仇,那也是这几个女孩造的孽,后果自然也要她们自己来承担。

不过这个世界倒是不流行有仇报仇的规矩了,最起码凡事都有一套所谓的法律来约束。这一点虽然跟他的观念有些冲突,但也不妨碍他尊重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如果到时候女鬼不乐意,那他就只好联系一下特勤部来按照他们自己的流程解决好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