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7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53章

深夜的学校里,颜佳跪在地上抽噎哭泣着拿着纸钱在胡晶晶当初被发现尸体的地方焚烧着。嘴里一遍遍的道歉,一边忏悔着一边求饶。

罗霜和周放就站在一旁看着,但是随着颜佳的纸钱越烧越多,就感觉四周的温度越来越低。罗霜下意识往周放那边靠了靠,主要是司阳的男神气场太强大,她根本不太敢靠近。

“周学长,你有没有觉得,好像越来越冷了?”

周放身上是有符的,所以只能看到在颜佳烧纸的时候,一股阴风围绕着焚烧的纸堆打圈,那就像是有时候清明节上坟的时候,燃烧纸钱的时候会看到被烧过的纸钱被风带着转着圈往天上飞,但并没有感觉到阴冷。听到罗霜的话,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备用符:“你把这个拿着,感受一下看还冷不冷。”

如果拿着符就感觉不冷了,那证明恐怕是鬼魂来了,如果还冷,那估计就是纯粹穿少了,夜里温度低了。

罗霜接过符,那一股缠绕在身上的阴风瞬间便散去了,可是她并没有因此松一口气,反而越发心慌,又怕吓到表妹,只得小声的朝周放道:“周学长,不冷了。”

周放也跟着心口一凉,然后往司阳那边挪了两步,这时候还是贴着他们家阳阳是最可靠的。

就在这时,罗霜突然惊叫了一声。原本就怕的发抖的颜佳脚一软直接摔到了地上。周放也几乎惊跳了起来,紧紧抓着自己戴着的符:“怎么了怎么了??!!”

司阳几乎就在罗霜惊叫出声的瞬间抬头朝着斜边上的教学楼看去。罗霜也惊恐颤抖的紧紧抓着周放的手臂指了指旁边那栋教学楼的天台:“上面,上面,你们看上面是不是有人?”

周放虽然害怕,但还是下意识的顺着罗霜的话抬头看去。

果然就在斜边上那个教学楼的天台上,有一个人形黑影静静的站在天台边缘上。明明深夜的校园里一片漆黑,以他们的视力来说最多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可是他们不止看到了人形,甚至还能看出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孩。那女孩正低着头,似乎正静静的站在那儿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那女孩长长的头发,脸是渗人的白,尤其是在这黑夜当中,白的似乎泛着幽绿的光。他们甚至都能看到那女孩空洞的眼神,鬼气森森,看一眼都让人心头发凉。

颜佳将手里的冥纸一丢,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了罗霜的怀里:“表姐!”

罗霜自己就很害怕,但还是将表妹抱在怀里安慰:“没事不怕啊,表姐在呢。”

罗霜虽然不是那种铁齿世界上没有鬼的人,但到底是生活在一个破除封建迷信的现代社会里,所以这会儿眼前所见的彻底重组了她的世界观。这样直观见到的东西,比她在表妹腿上看到黑指印还要来的震撼。

上次周放虽然跟着司阳处理过阴胎,但到底没有亲眼所见,这次没想到竟然能亲眼见到所谓的鬼,尤其是这女鬼的出场简直惊悚至极,要如果身边没有这两个女孩,他都差点忍不住扑到阳阳怀里求保护了。

但好歹在准备拔脚的瞬间,男人的面子占了上风,一手将两个扑到他身上的女孩护住,一手紧紧抓着护身符:“别怕别怕,我们不就是来跟她谈条件的吗,放心,司阳可厉害了,没事的啊。”

周放的话音刚落,那地上还在燃烧的纸堆被一股阴风带起,从原本的小漩涡慢慢转成了大漩涡,周放见到那被吹的简直要及人高的冥纸,怕烧到自己身上,于是下意识的带着罗霜她们姐妹两后退。

就在这时,已经吹得像是快要上天的冥纸,突然被一阵风刮得朝着他们扑了过来。那冥纸中还夹带着火花,猛地一大团如果扑到了人的身上,这深秋本身天气就凉了,穿的还有点多,可想而知下场是什么。

三人下意识伸手去当,但在下一刻,只见司阳挥了一下手,那一大团带着火花的冥纸直接被打散了,甚至就连燃烧过后剩下的灰烬都没有乱飞,直接被压制到了地上,都没溅起丝毫的烟灰。

三人连忙跑到司阳的身后,然后忍不住抬头去看天台,结果刚刚天台上的女孩已经消失了。

颜佳已经承受不住了,又怕声音太大引来厉鬼,只得拼命捂着嘴压抑着声音哭了起来。罗霜也一阵阵的发抖:“刚刚,是胡晶晶在驱赶我们吗?学长,这件事是不是特别麻烦?”

司阳看了眼地上,微微蹙眉:“刚才那个不是胡晶晶,而且胡晶晶应该也不是跳楼自杀。”

这话一说,所有人都愣住了,最惊讶的自然是颜佳。她一直觉得胡晶晶是她们害死的,为此一直承受着良心上的责备。并且因为背负了一条人命,时刻都在面临着对未来的恐惧。这段时间的消瘦除了因为鬼魂的缠绕,更多的自然还是心理压力。

周放连忙问道:“所以是这个学校本来就闹鬼吗?胡晶晶就是被刚才那个女鬼害死的?那缠着她们三个的到底是谁?”

司阳看了眼教学楼:“我进去看看,你们是等在外面还是一起,你们要如果在外面的话,我会给你们画个圈,再厉害的鬼都伤不到你们。”

周放看向罗霜,如果她们两个女孩子要呆在外面,作为唯二的男生,肯定是要留下给她们壮胆的。

稍微沉吟片刻,罗霜牵紧了表妹的手:“我们跟着学长进去。”

虽然里面说不定会更可怕,但就刚才那一下,她也能看出学长是有真本事的。这在外面虽然说厉鬼伤不到她们,但鬼伤人从来不需要直接动手,靠视觉听觉也能吓死人。

三个战战兢兢相互抱团的人缩手缩脚的跟在司阳的身后往教学楼走去,司阳朝颜佳问道:“你们关胡晶晶的杂物间在哪里?”

颜佳抖着声儿道:“在四楼,四楼靠近女厕的边间那边。”

上楼梯的时候,司阳问道:“你们学校有没有什么关于鬼故事的传说?”

周放吞了吞口水:“阳阳啊,咱们是来除鬼的,不是来探险的,这时候听鬼故事,不觉得太应景会吓死人吗?”

司阳瞥了他一眼:“害怕你还跟来。”

周放轻啧了一声:“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是以后我人生的阅历啊,比起别人那索然无味的一生,这些经历可以说得上是跌宕起伏了吧,以后等我老了,坐在摇椅上跟我孙子讲故事都有题材了。”

虽然现在的环境令人紧绷的不行,但罗霜听到周放的话还是忍不住笑了笑。不等颜佳开口,罗霜就道:“每个学校都有差不多的那些恐怖传说,数楼梯多一阶,什么地下室的墙里面被用水泥砌进去一具女尸,以前还有个西教学楼,那个教学楼有一个外面独立的厕所,以前就传说,在阴雨天的时候,从西教学楼看出去,就能看到对面的厕所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站在门口,听说每一届都有不少人亲眼见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