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7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就在这时,司阳停手,凭空一道符咒显现,金光闪过,在长发厉鬼惊惧欲逃前直接打到了她的身上。

“啊!!!!!”

因紧紧拖着长发厉鬼,胡晶晶的魂魄也被那符咒的余光所射,惊叫一声疼的在地上翻滚。

司阳随手掏出一张符纸朝胡晶晶丢去,原本觉得置身于烈火之中的胡晶晶顿时有种被清凉佛过的清爽,就连刚才被长发厉鬼抓挠后手臂的灼痛都瞬间消散。

胡晶晶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看着被金光符咒压制的鬼气正在一点点消散的长发厉鬼,吓得瑟瑟发抖。

随着厉鬼身上的黑气一点点消散,周围的画面突然一变,原本才新装不久的新式教学楼变得破旧了起来,黑夜一下子变成了白天,外面的操场也有很大的变化,就连墙上的字体都显出几分年代感。

周放连忙拉着罗霜她们来到司阳的身边:“阳阳,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被那厉鬼困住了吗?这厉鬼竟然这么难对付?”

颜佳紧紧抓着罗霜的手,可是眼睛却看向地上的女孩。

胡晶晶也看向颜佳,似乎想要朝她笑一笑,但是最后却难过的低下头。

颜佳咬着嘴唇,颤声问道:“文文...不是你杀的,对不对?”

晶晶抬起头,眼神似乎有些哀伤,看着颜佳摇了摇头。

颜佳直接跪在了地上,低着头痛哭道:“对不起...晶晶,对不起...对不起...”

胡晶晶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她摇了摇头:“...佳佳...”

一旁的罗霜见状,将表妹护在身后朝司阳问道:“学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胡晶晶不是自杀是被害死的,那为什么她们三个却被厉鬼索命?”

司阳道:“也许是她们对胡晶晶做的事触发了女鬼生前的仇恨,而胡晶晶死前情绪上最大的执念便是对她们三个人,所以女鬼才能顺着胡晶晶的执念标记杀人。”

司阳话音一落,一群穿着像是九十年代的校服的男生这时从走廊跑过,直接穿透了他们几个的身体。周放和罗霜震惊的看了看自己,似乎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死了。

司阳道:“这是冤魂之缝,这女鬼是这里的地缚灵,刚才第一次的攻击被挡掉是因为地灵的保护,现在她身上的鬼气消散,会将时间带回她的生前,再经历一次她的死亡。”

周放虽然听过地缚灵,也知道地缚灵被束缚在死亡的地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新上演一次死前所遭遇过的事情,据说所有的鬼魂中最惨的就是地缚灵,死后被困,还要不断的死一次又一次。不过他却从未听说过,地缚灵还会被地灵保护。

“这地灵是什么?”

“天地之灵,她在这里死亡,成了这里的地缚灵,久而久之她的气息就与这片土地慢慢融合到了一起,所以比起孤苦无依的那些游魂野鬼,地缚灵是被一方土地保护的鬼魂,地缚,土地对魂体的束缚,地缚灵正是由此而来。”

看着眼前似乎带了时光旧黄的景象,罗霜问道:“所以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就是刚才那女鬼生活的时代吗?”

司阳点点头:“当她鬼气散尽,这个结界自然就破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周放左右看了看:“那那个女鬼是哪一个啊?”

司阳指了指教室里的一个女孩:“她。”

众人连忙看去,一个清雅漂亮,简单梳着马尾的女孩正低着头认真的看着书本。窗外的阳光将女孩笼罩出一层柔和的光晕来,衬的女孩那白皙的皮肤仿佛透明一般,几缕碎发自然的垂下,看着窗前的女生,众人心头划过岁月静好四个字。

谁能想到,刚才那样阴森狠厉的女鬼生前,竟然是这么一个柔美安静的女孩。

几人心中正这么想着,几个穿着打扮明显比老土校服洋气了一些的女孩进了教室,其中一个直奔讲台,拿起粉笔就在黑板上写起了字,另外几个直直的朝着那女孩走去,一个一脚踹到了女孩的课桌上,一个将女孩的书抽走,一页一页当着女孩的面撕掉。

“冯雅慧,上次警告你的事你听不懂是不是?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贱呢?不勾引一下男人你是会死吗?”

带头的女生无比阴狠的朝着名叫冯雅慧的女生说到,冯雅慧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撕掉了自己的书,却根本不敢反抗的后退。

可是大概是模样长得太好了,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看的几个女生火气更大,其中一个一把抓住了冯雅慧的衣领,一手捏着她的脸道:“装什么可怜相,就是你这张可怜的脸,勾引的所有男生围着你打转,装,你再装!”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冯雅慧边辩解边哭。

见冯雅慧眼泪一个劲的掉,带头的女孩狠狠一脚朝着冯雅慧的肚子踹去。冯雅慧被踹的撞翻了好几个课桌,捂着肚子半天爬不起来。

大概是这几个女生欺负人欺负惯了,四周的同学都只是看热闹,根本没人敢上前劝架。

上课铃响了,几个欺负人的女生掐着冯雅慧的脸恶狠狠的警告道:“小|婊|子,你给我小心点!”说完便扬长而去了。

几个女生离开之后,班里也没有人上前去扶,只是各自摆好了课桌坐下。冯雅慧捂着肚子白着脸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咬牙爬起来。这时候老师进来,看到黑板上的字,顿时皱眉:“这是谁写的!”

黑板上写着,冯雅慧是勾引男人成性的大贱货。

老师的问话自然没人做声,老师冷冷看了冯雅慧一眼,转身将黑板给擦了,然后才开口道:“苍蝇不叮无缝蛋,有些人如果不自爱,就不要坐在这里浪费学习的资源!”

不少人下意识朝冯雅慧看去,冯雅慧白着脸将头低的不能再低,双眼通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