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7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放忍不住卧槽了一声:“这老师不分青红皂白,还特么是人吗?!”

画面再次一转,还是那几个打了人的女生,将刚走出教室的冯雅慧给架走了,周放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女生嬉笑着将冯雅慧的衣服都给扒了,甚至还拿了一个相当老式的相机对着她一个劲的拍照。

冯雅慧挣扎着,伸手去阻拦相机,甚至想要去抢走相机,但最后都被几个女生一脚踹倒。拍够了照片,那几个女生还不放过她,骑在她身上又打又掐。

司阳和周放是男生,这个场景自然避开了目光,但却能听到冯雅慧的哭求和挣扎。而另外两人一鬼三个女孩甚至忍不住冲上去了几次,但每次都是穿过了她们,根本帮不到半点忙。

那些照片很快就在学校里散播开了,那样|赤|裸,连带着冯雅慧在外面|卖|淫|的传闻也在学校里愈演愈烈。不管冯雅慧如何辩解,周边的同学不是眼神鄙夷的看着她,就是经过她身边时夸张的像是碰触到了什么恶心东西一样嫌恶的避开。

谩骂指责孤立,这让一个十几岁的女生满心绝望。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母亲不听她辩解,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狠狠责打她,说她不要脸,说怎么会生出个这样下贱的东西,说宁愿没有这样的女儿。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冯雅慧暗恋上了一个男生。而被她喜欢的那个男生,也是冷眼旁观之一。

在无数的谩骂中,冯雅慧看到了那男生冷漠的神情,连最后一丝挣扎都放弃了。

那个让人觉得岁月静好的女生,在被各种欺凌之下,跳楼自杀了。伴随着她的自杀,还有无数张用红笔写的:你们会有报应的,这几个字的诅咒。

一个花一样年纪的女孩,在全校师生还在上课的时候,血淋淋的躺在了教学楼前。一张张带着诅咒的纸从天空中散落,落到冯雅慧身边的那些,被鲜血给浸透了。

第55章

随着冯雅慧的死亡,四周的颜色开始慢慢褪色,充满了时代感的旧黄一点点褪去,再次变回了黑夜。

在司阳金色符咒的镇压下,冯雅慧身上的鬼气散的所剩无几,仅仅只能维持显形。而被打散了鬼气的冯雅慧也变回了他们刚才画面中所看到的美好模样。

看着眼前这几个人,冯雅慧趴在地上目光阴狠冰冷:“你们都会有报应的...哈哈哈哈,那些欺负人的恶魔,都会有报应的...”

周放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回神,听到冯雅慧这么说,更是有些怒其不争道:“当年害死你的人你若是去报仇那是他们活该!可是被你害死的学生呢?胡晶晶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死她?!”

冯雅慧将目光看向胡晶晶,嘴角冷冷的勾起:“她为什么不反抗?被欺负了为什么不反抗!懦弱的人都该死!都该死!!!”

在周放问话的时候,司阳站在一旁手里拿了一大把的符纸挑选着,站在颜佳旁边的胡晶晶看到他手里的那些符本能的避了避,她本身就是刚死不久,哪怕这些符箓没有作用在她身上,那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让她感到畏惧。

罗霜见司阳似乎在挑符纸,想到这女鬼曾经的遭遇,还是心有不忍道:“学长,现在是要把她打散吗?”

司阳头都不抬道:“当然不是。”

罗霜:“那学长这是?”

司阳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刚改良了一些净化符,现在找几个看起来还行的试试效果,这个学校里的阴气太重,虽然有学生天生的火气镇压,但也容易招惹一些游魂过来寄居,如果遇到一两个八字轻的很容易撞鬼。至于这个女鬼,她虽然可以算是被冤死,但到底是自杀,自杀的鬼魂本身若是不够功德就无法进入轮回,再加上她这几十年里恐怕害了不止一条性命,就我看她现在鬼气的颜色鲜红如血,怕是至少有十多条了,这样的厉鬼我会收了之后再做处理,是度化还是打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听到要被收走,冯雅慧挣扎的越发厉害了:“啊!!!放开我!放开我!!!那是他们罪有应得!是他们活该!我不甘心!我恨,我恨!!!”

司阳微微垂眸看她:“恨又如何,该索命的没索命,不该索命的却一害一个,我虽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若是在理,你杀多少人都与我无关,既然陪我碰上了,你杀的又不在理,即便我今日不收你,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女鬼恨恨的抬头看他:“我愿意!你放开我,哪怕以后下十八层地狱我也乐意!我要杀光那些心思恶毒的人!我要杀光那些欺负我的人!杀光他们!!呜呜......”

冯雅慧死前恨意太重,死后又害了一个又一个的人,身上的怨气鬼气早让她失去了理智,满心满眼只有仇恨。这样的鬼是不可能甘愿被度化的,那么她的下场只会是魂飞魄散。

若是其他的时候,这样害过人的厉鬼即便是被收走了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害人的鬼不收走难道留着她继续害人吗。可是亲眼见证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死亡,现在哪怕明知她害了很多无辜的人,可是一想到刚才见过的画面,大家心情沉重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句话,再也没有比现在这一刻感受的更深刻的了。

看着地上被冯雅慧抓出一道又一道深刻的抓痕,听着她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司阳无声一叹,人也好,鬼也好,执念才是最大的心魔。取出一个木牌,双指一划,在冯雅慧凄厉的挣扎下,将她封进了木牌中。该超渡该打散,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处理好了。

冯雅慧的事情暂时解决,司阳看向胡晶晶。

颜佳见状拉开了表姐牵着她的手,上前了几步挡在了他们之间:“我的错,我自己承担,晶晶,真正害死你的始作俑者是我们,不管我们对你如何忏悔,犯下的错终究是错了,逝去的生命再也回不来了,所以不管你要怎么对我们都好,那是我们该得的报应。”

到底是自己的表妹,也可以说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罗霜理智的知道自己犯的错的确该偿还,可是在亲情面前所有的理智都是浮云,见颜佳就这样一副任由胡晶晶处置的样子,罗霜忍不住上前想要说点什么。

周放一把将她拉住,朝她摇了摇头,如果胡晶晶真的因为仇恨想要她们三个女生死,那就不会做出后来那些保护的举动了。所以胡晶晶的原谅也好,颜佳的忏悔也好,那是她们自己的事,外人再如何插手,也抵不过当事人自己的感受。

果然,听到颜佳的话,胡晶晶摇了摇头:“我不恨,要恨也是恨我自己,是我太偏执,你们的错,我的错,扯平了。”

颜佳低着头流着泪,甚至都不敢去看胡晶晶,太迟了,现在即便是后悔了又怎么样,一切都太迟了。

周放看着她们一个沉默一个哭,眼见着就快天亮了,只好问道:“那阳阳,真正害人的厉鬼已经被收了,她怎么办?超渡吗?”

司阳看向胡晶晶:“并不是所有人死后都能变成鬼魂的,随着最后的生气散尽,灵魂自然也会去该去的地方,如果没有特别的执念,是无法维持鬼态的,你死时执念并不强,倒是死后突然生出了执念,以至于那厉鬼一时都无法将你吞吃。”

胡晶晶知道眼前这人十分厉害,连那样可怕的厉鬼都被他压制的动弹不得,所以见他跟自己说话,只是怯怯看着他,一副不管他想怎么样都肯定会听从安排的样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