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将茶杯放到了桌上,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看着他随意道:“看你气色有点不太好。”

田荣闻言直接乐出了声:“我说谨修,你这些年变化可真大,换做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贴心的人,还会管人家气色好不好。”说着夸张的叹了一声:“这不是刚来中都吗,一堆事情要交接的,住的地方也才刚安顿好,这不才安排妥当就约你出来吃饭了,够兄弟吧。”

兰谨修本身就是话不多的人,一餐饭基本上都是田荣在说,说这些年他经历过的一些事,说以前一些有趣的往事,说关于未来的规划。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田荣来了中都之后应该就定居了。否则上层人员过于频繁的变动,也会让下面的员工人心不稳的。吃喝闲聊到时间有些晚了,这才散场回家。

兰谨修见田荣开车走了之后,又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片刻后,兰玉琢也跟着上了车:“看不出什么来,没看到什么黑洞,身上也没有特殊的气息,罗盘没有反应,我刚刚悄悄在他背后的椅子上也贴了符,符也没有半点变化,哥,该不会是沈然逗你的吧?确定没看错吗?”

兰谨修看了她一眼:“既然你说没问题那就算了,下次我跟司阳买张符给他护身。”

兰玉琢一把掐住老哥的胳膊:“你妹妹我可是专业符师出身的!”

兰谨修凉凉道:“你的符能比司阳画的好?”

兰玉琢顿时不做声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不是要多画才能进步吗。”

回家的路上,兰玉琢还是想不通,她并不觉得沈然会是个随便开玩笑的人,他说看到了,那肯定是看到了。而且沈然现在是鬼仆,能看到的东西肯定比她这种依靠外力打开的天眼要多得多。于是转头朝兰谨修问道:“你知道那人的生辰八字吗?”

兰谨修看向妹妹。

兰玉琢道:“我找人帮忙算一算,如果这人命中有大劫的话,应该能算出来。”

“我只知道他阳历的生日。”

“也没问题,就是麻烦了点,你给我吧,我发给对测算精通的天师让他们帮帮忙。”

等车子一路开进了小区,兰玉琢的手机震动了两下,她拿起手机一看,顿时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了。

兰谨修问道:“怎么了?问题很大?”

兰玉琢也不知道是该摇头还是点头:“不是问题大不大的事,而是根据你给的阳历生日测算出来的结果是,这是个已经死了的人的生辰八字。这是姓名,籍贯,生日结合一起测算出来的结果,应该不会算错。”

兰谨修突然一下停了车,转头看向兰玉琢:“只是阳历会不会不准,生辰八字不是错一分钟就命格大不相同吗?”

兰玉琢想了想:“你能问到更详细一点的吗?我让朋友再帮忙算一次。”

兰谨修重新发动了车子,等回到家之后,打开电脑翻出以前训导员的电话,各种辗转之下问到了田荣家里的电话。以前他跟田荣的关系还算不错,虽然没见过他的父母,但都知道彼此的存在,所以兰谨修这个电话过去虽然突兀,但想到儿子现在转去了中都发展,在那边能有个老同学的帮衬也是好的,所以田荣的父母也没有多想。

于是稍微寒暄了一会儿之后,兰谨修才道明这个电话的来意。

田荣的父母虽然有些疑惑,但一听是打算给田荣介绍女朋友,但女方家里很注重八字配对,也就没多想告诉了兰谨修。兰谨修还特意叮嘱了他的爸妈先别告诉田荣,要是这事成了再让田荣亲口跟他们报喜。

孩子大了之后最让长辈操心的当然就是终身大事了,听到兰谨修的话,他们虽然也有些着急儿子都快三十了还没个准信儿,但也不想给孩子太大的压力,也是也就答应了。

兰玉琢在一旁傻眼的看着说谎都不带眨眼的哥,简直像是第一天认识他的一样,甚至不自觉的回想,自己小时候到底有没有被老哥骗过,这说的一本正经的,她差点都信了。

准确的生辰八字测算起来更加简单也更直接,兰玉琢将信息发过去之后,等了好一会儿才收到回信,然后抬头看向她哥:“这个八字能确定,是已经死了的人的八字。”

兰谨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看他跟看沈然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换做以前,兰谨修也不会将这种事作为鬼仆联想,他在兰家的祖宅内也是见过鬼仆的,那鬼仆完全就是鬼魂的形式,尽管借助了外力有了实体,但绝不会被人错认为活人。不过见过司阳家的那几位鬼仆,兰谨修感觉已经分不清活人死人的区别了。

兰玉琢道:“那不是鬼仆,这一点我可以确定,司阳哥家里的鬼仆虽然几乎与活人无异,但身上都有天师的气息,这是成为鬼仆必然的条件,而且开了天眼之后,鬼仆跟活人最大的区别就是生气,我看你那个朋友身上的生气很正常,那就是一普通人。”

兰玉琢说完忍不住道:“要不,我们找司阳哥帮忙看看吧?”

兰谨修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并且告诫兰玉琢道:“处理这类事情是你的职责,你挂靠在国家部门,维护人鬼两界的和平,气运在一定的程度上与国运有所牵连,即便沾染的不深,但到底是对你来说修炼有帮助的,你既然已经走了这条路,有些事就不可避免的避不过,所以很多事你主动插手对你并没有多大影响,但司阳不是,他只是一个闲散天师,很多事情是要讲究因果的,你一次两次去麻烦司阳,已经有些过了。”

兰玉琢被兰谨修说的眼眶一红,似乎是有些委屈,但抿了抿嘴唇,却什么都没说。

兰谨修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我要说你,只是有些习惯不能养成,当你一遇到难题就习惯性的去求助别人,以后当你一个人的时候那该怎么办?”

兰玉琢看了眼兰谨修,随即低下头嘟嚷道:“我这是为了谁啊,谁让你磨磨唧唧的,我还不是在努力给你找机会。”

兰谨修神色僵了僵,似乎打算冷脸以对。

兰玉琢直接翻了个白眼:“你喜欢司阳哥当谁看不出一样,明明司阳哥就住隔壁,都近水楼台了,你却脸皮薄的都不敢黏上去,想要让司阳哥变成我嫂子,那真是要等到猴年马月了,你不敢,那我只好帮你找理由啊,不然你黏上去,我保证不来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兰谨修一巴掌拍到她的后脑勺上:“胡说什么!”

兰玉琢捂着后脑勺直瞪眼:“恼羞成怒了吧!”

兰谨修冷下脸:“以后这种话不许再乱说!”

见老哥转身准备走,兰玉琢一把拉住他:“哥你要知道有些事错过了那就是后悔一辈子的,虽然你的条件的确差了点,有点高攀了,但也不是没机会的,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追求喜欢的人,脸皮不能薄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