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等田荣走了之后,兰谨修和司阳进了包间,点过了菜,兰谨修十分自然拿过司阳的筷子碗,倒了热水给他烫了烫。

司阳突然出声道:“你这个朋友有点意思。”

兰谨修看着他道:“因为身上的黑洞?”

司阳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有些好奇的问:“你跟他关系一般?”

兰谨修摇摇头:“关系挺好,算是大学期间少有的朋友之一。”说着又道:“你是在奇怪,我明知他身上有诡异的黑洞,却放任不管?”

司阳撑着下巴看着兰谨修,他以为最多两三天兰谨修就可能会来找他,毕竟身上带了这种黑洞的最有可能的情况便是受到了诅咒,而这个诅咒还不是因为被人暗算谋害而来,很有可能是触动了一些古老的禁忌,或者接触过了一些古时候某种祭祀的器皿。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就司阳接触过的那些天师,恐怕还没那个本事解决。倒不是说他们的能力有多差,而是那些天师或许有对付厉鬼邪魔的有一套,但还不足以和大自然的力量抗衡。

兰谨修道:“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玉琢让人帮忙测算过他的八字,根据测算出来的结果,那是一个已死之人的八字,我怀疑真正的田荣可能已经不在了,而这个人是用了某种办法冒名顶替的,不过他对于田荣的一些过往似乎相当的清楚,就连我们念书时的一些旧事都了如指掌,所以这背后也不排除有道士术士的手笔,如果真的有玄门之人的痕迹,那这件事最后应该会让特勤部来处理了。”

“八字?他的八字是什么时候。”

兰谨修拿出手机,调出写了田荣生辰八字的照片,司阳看了一会儿道:“的确是个死人的八字,不过这是显性八字。”

兰谨修不解的看着他:“什么是显性八字?”

司阳笑了笑:“人的基因有显性和隐性两种,命格这种东西自然也不会是一成不变的,要知道有时候人在某个瞬间做了某个决定,那命格上就有可能是南辕北辙的一个大变化,然而人的出生是注定的,所以我们可以从生辰八字上推敲出这个人大致的人生轨迹,但这其中可以将过去的命运看作是显性的,因为已经经历过了,时光不会倒流,所以自然不能更改,但是未来却是有各种可能的,这样一般就可以看做是隐性的。”

兰谨修大概明白了司阳的意思:“所以这个八字还有另外一种结果?”

司阳点头道:“从明面上看的话,这个人已经死了,但是从隐藏的隐性中来推敲的话,这人应该还活着,但是也离死不远了,因为死亡的命格已经彻底覆盖在了他的生机上面。”

兰谨修沉默了片刻:“是什么诅咒吗?”

兰玉琢曾经跟他说过类似的事情,那是一群盗墓贼,运气差盗了一个有点道行的古墓,碰了里面不该碰的东西,在千瓷街里卖陪葬品的时候被一个道士碰上了。那几个盗墓贼看起来跟活人无异,但是身上却是满满的死气,这在道士眼里,那群人就是一群活死人。

当时那个道士将那几人拦下,大概是怕被人看出他们是盗墓贼,没等道士多说两句就嚷嚷着将人给赶走了。结果没几天,那群盗墓贼就死在了一个小宾馆里。

但是诡异的是,那几人明明是刚刚死亡的,可是尸体呈现出来的情况却是至少死了一个多月以上。这情况明显超出了普通死亡的范畴,所以转到了特勤部调查。

最后调查的结果是那几个盗墓贼触动了墓中的诅咒,从他们踏出那古墓的瞬间,其实就已经背负了古墓的诅咒。虽然看起来跟常人无异,面色正常能吃能喝,但其实早就已经成了死人,一旦咒发,尸体自然呈现出正常的死亡时间。

所以这会儿司阳一说,是死亡的命格覆盖在了他原本的生机上,他下意识便联想到了这个上面。这么一想又觉得似乎更加合情理。

司阳闻言一笑:“所以我刚刚说,你这个朋友有点意思,因为我从他身上竟然什么都看不到,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连我都看不出东西来的人。”

一听这话,兰谨修的心也跟着沉了沉,不过这件事他本来就没有打算麻烦司阳,现在能从司阳这里得到这些信息,对于他的调查已经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了,所以也不打算再多问什么。不过貌似司阳对这人兴趣还挺大。

“从刚刚那个照面来看,你那个朋友自从跟你接触之后似乎多了点变化,所以也许事情的转机在你,但可惜我测算不出来,所以如果有什么动静,记得来跟我八卦一下,我倒是挺好奇,那人身上的黑洞还有这诡异的命数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阳说转机在他身上,兰谨修原本还想着,什么样的转机会在自己身上。直到过了几天之后,田荣再次来找他,兰谨修就知道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转机。

这次来找他的田荣不再是一副跟他亲切叙旧的脸孔,反而是带着几分责问:“你调查我?”

兰谨修往沙发上靠了靠:“我只是想弄清楚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你自己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

田荣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但很快掩饰过去了,只是道:“有些事你别管。”

兰谨修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拿出里面的照片道:“在二十多天前,你趁着调度的假期跟另外六个驴友去了宜山城双鱼山爬山,你们在山里呆了四天三夜才回来。”

兰谨修将照片摊开在桌面上:“连同你在内的七个人,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一个车祸,一个意外从楼梯上摔下撞到了头致死,一个突发心肌梗塞,你觉得这三个人的死亡真的是意外?”

看着不说话的田荣,兰谨修道:“田荣,我不想参加好朋友的葬礼。”

第58章

最后,田荣大概是被兰谨修逼的没办法了,只好将他所隐瞒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喜欢到处旅游的人,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他每年最多也就只能借用年休假出去玩一次,所以平日里有时候趁着周末就在周边走走,慢慢的也就结识了一群驴友。

他们这群人也并非只是组团登山,有时也会约着一起来个自驾踏青游,或者来个农家乐一日游。因为大家都是云昌人,住的相隔也并不远,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私人小圈子。

这次田荣外调,除了亲戚朋友之外,这群驴友也相约为他践行,于是就着田荣休假的时间,大家打算来一次三天两夜的旅行。

既然时间充裕,大家选择的地方就远了些,直接选择了跨省的一个很著名的山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