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双鱼山是因为两个巨大的山峰看起来像两条亲吻的鱼而成名,当地人叫这座山鱼吻山,算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旅游胜地。

这座山一面开发出了缆车索道,在半山腰的地方还建立了一座佛寺,配合着一些当地的传说,加上秀丽的风景,香火十分的鼎盛。这个佛寺之所以建立在半山,根据当地人带了神话色彩的说法是,宜山城以前是没有这座双鱼山的,但是曾经有一个邪恶的道士,直接以整个宜山城为阵眼,将整个宜山城的人们作为活祭,想要炼制长生不老丹。

结果这邪恶的阵法被一个路过的得道高僧给识破,但是虽然破了阵眼,杀了那邪恶的道士,可是那祭坛却已经从死坛活了过来,上面还有无数个被道士所害之人的强大怨气。大和尚没办法,只好一天天的诵经念佛想要超渡那些枉死冤魂。最后他的诚心感动了上天,于是拔地而起一座山峰,将邪恶的祭坛死死封锁在山峰当中。

之所以这山峰会是两条鱼的形状,是因为鱼依水而生,水流则活,活水能够带走那些漫天的怨气。所以在两峰相接的地方,有一条十分湍急的溪流。后来那个大和尚看老天爷虽然将邪恶的祭坛给镇压住了,但还是怕那祭坛被有心人利用,于是干脆在半山之间建造一座佛寺,希望通过佛家的香火将祭坛上的邪祟之物给度化干净。

不过另外一个比较科学的说法是,因为山顶的海拔有些高,不适应高海拔的人住在上面会比较难受,加上他们本身又是对外开放的佛寺,所以选择建在半山腰上,这样即便是游客,对于这样的海拔高度也能接受了。

而双鱼山的另外一面因为很陡峭,虽然曾经有想过开发出栈道来,但考虑危险系数太大,尝试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因为种种原因被搁置了。不过这样的山峰对于登山爱好者来说也是一种挑战,所以经常有专业和非专业的登山者来攀登。

像田荣他们这种,除了其中一个是专业登山运动员出身的人之外,其他都是业余的,平时爬爬小山也就差不多了,像双鱼山这种有点挑战的,也是他们第一次尝试。这也算是一次值得纪念的践行礼,毕竟田荣这一走,他们下次再聚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去了。

他们一行七人,四男三女结伴而行。起初两天,大家是跟着登山的大致路线走的,因为经常有人攀登,所以一路上也给后来的登山者立了标识,一行人十分顺利的在第二天天黑之前抵达了山顶,然后看了一次日出,大家集体在山顶留了影之后这才下山。只是走到半路的时候,他们看到一条分叉口,其中一条是下山的路,也是他们上来的时候走过的路。另外一条是要绕一圈,会经过两座山峰相连的那条溪流处。

于是众人一商议,反正假期还有几天,既然来了,那不如去看看。

说到这里,田荣看向兰谨修:“如果我们当时直接下山的话,或许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我们走进了岔路,那里只有唯一的一条能走的路,然后我们几个顺利的来到了溪边,只是当时天色已经暗了,不管是往回走还是继续往前绕过溪流下山都很危险,所以我们直接找了个地方搭起帐篷过了一夜。”

“女生当中有一个习惯起早晨跑,当她围着溪边来回跑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个山洞。那女生连忙跑回来叫我们,当时我们来到山洞入口处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想着进去看看。我们这一群年轻人,年纪最大的也只有三十一二岁,人多胆子壮,也就进去了。”

“进去之后我们才发现,那个山洞里面别有洞天,越往里走,里面的空间越大,而且地上还有流动的水。我们想着既然水能从里面流动出来,那证明里面应该不会是完全封闭式的,我们就这样拿着灯,一个拉着一个的往里面摸索。”

说到这里的时候,田荣停了一下,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似乎是缓了缓情绪之后,才继续道:“一直走到最里面,整个山洞一下子仿佛被打开了一样,我们看到里面有一个石台,一颗大树从石台的中间生长了出来,生生将那个石台给横截成了两半,山洞里面没有光,那些水从大树巨大的树根上蜿蜒流下,我们正好奇,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山洞里,这棵树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但是后来的事情,我们都不记得了。”

兰谨修微微蹙眉:“不记得?”

田荣点点头:“我只记得我们似乎想要凑近去看看那到底是一棵什么样的大树,可是再等我们醒过来的时候,我们竟然是睡在各自的帐篷里的,当时我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就随口跟他们感叹了一声做的梦之后才发现,大家竟然有相同的经历,更甚至我们说的话,进山洞之后做的事,完全都能对的上,还有其中有个男的不小心在石壁上磕碰了一个小伤口,伤口也是在的。”

“当时我们整个都慌了,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还是在这种深山老林里面,几个女生甚至都被吓哭了,我们也不敢再在原地停留,连忙收拾东西从来的路上返了回去,比较幸运的是我们一路上也没有再遇到奇怪的事情,也很顺利的再次走到了下山的岔路上,然后各自安全的回了家。”

兰谨修道:“从那之后,你自己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田荣道:“刚开始没有,后来总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在外面人多的时候还好,但是当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的强烈。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多心了,可是当陆海生发生意外之后,这种感觉明显就更强烈了一些。”

陆海生是他们这群驴友当中最年轻的,今年才二十三岁,胆子也特别大,平时也特别爱玩,所以当他发生车祸之后,他们其实并没有想太多,至少并没有往上次登山那件事上去想。

可是后来王丹丹下楼梯的时候一个脚滑摔下去磕到了头,竟然失血过多没能抢救过来。几天的时间内,七个人死了两个,如果他们还把这当巧合意外,那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是剩下的几个人赶紧相互联系,不过让他们再回去那个山洞弄清楚事情的原委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当天的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现在想起来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所以他们商量着,看能不能找个大师看看。好歹也要弄清楚在他们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样好找解决的办法。

可是还没等他们找到靠谱的大师,昆杰竟然突发心肌梗塞死了。他们知道这绝对不是意外,可是他们整个束手无策,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个,那三人根本找不到什么死亡规律,他们甚至都推测不到下一个会什么时候死。

田荣抓了一把头发,整个人显得异常疲惫:“我真后悔,要是当时我坚持按照原定计划下山,现在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了。谨修,我不想把你牵扯进这件事里来的,我刚到中都的时候大家都还好好的,我没想到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接连走了三个,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我肯定不会去找你。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我不想多害一个人,我已经立好了遗嘱,该怎么样都是我的命,躲不过的。”

兰谨修沉吟片刻:“我先找人帮你看看。”

田荣似乎有些意外,但想到兰谨修自己本身的情况就有些神奇,以前念书的时候就是因为他自己本身的特殊性才显得过分冷漠,说不定对这些神异的事情还真的懂不少,原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听到兰谨修的话,还是忍不住升起一丝希望:“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也许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就是交了你这么个朋友。”

在特勤部,有几个是天生阴阳眼的人,除了两个已经坐到了管理层的位子上,还有一个年轻人叫邓洋,因为天生阴阳眼,很小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一些恐怖的画面,所以会本能的躲避人群,畏惧与人接触。小时候他的父母以为邓洋有自闭症,在尝试了各种治疗无果之后,已经有了放弃的举动。等邓洋自己明白他所看到的那些恐怖的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父母却已经不再听他讲,也不再关注他。

后来邓洋被闾山派的道士收徒,这才走向了玄门一道。阴阳眼天生就是吃天师这碗饭的,又因为儿时的经历,邓洋十分珍惜师傅长辈们给的疼爱,所以即便年幼时有些不太愉快的记忆,但也努力让自己从曾经的阴影中走出来,渐渐的倒是养成了一副乐观的性子。虽然这样的性子可能看起来有些不太靠谱,但其实力已经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了。后来他成功的考入了特勤部,算是一组周勤手下得力干将之一。

这次田荣的事情兰玉琢上报给了队长,且不说那几个登山者的性命是否能够保住,就是双鱼山那样一个游览胜地里面,竟然有诡异的邪祟之物,特勤部的人就不可能坐视不理。所以在去往双鱼山之前,邓洋先行找了个时间见了见田荣,一般如果触碰到了什么禁忌或者被下了诅咒之类的,身上一定会有印记的。

不过等看到了田荣之后的邓洋,却是沉默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虽然兰谨修找来的人并不是他想象中那种仙风道骨年纪很大的大师,但他相信既然兰谨修能带这人来帮他看,那肯定是有本事的。所以这会儿见到邓洋不说话了,不由得更加忐忑了:“大师,我的情况真的很严重吗?”

兰谨修也在一旁没出声,静待下文。

邓洋沉默思考了一会儿,摇头道:“还是得要去那个山洞才行,你身上的已经不能算是一般的印记了,那是一个虚无的黑洞,就像是连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身上的并不是什么诅咒,也许当天你们在山洞里面触碰到了什么,然后激发了某种古老祭祀的仪式,可是你们却没有完成所有的仪式,这才会遭遇横祸。”

田荣怔了怔,不确定的问道:“那如果我们完成了仪式,是不是就没事了?古时候那种封建社会,不是很流行活祭吗,还是说,我们因为误闯了进去,已经变成了祭品?”

邓洋微微挑眉:“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并没有见到你说的那个山洞,我也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我也不能对你打包票能救你的命,生和死都有一定的几率性,全看你自己怎么选了。”

最后田荣一咬牙道:“我去,不管怎么样,去了还有可能活命,不去就真的是等死了。”

这时候跟司阳通完信息的兰谨修也放下了手机:“我也去。”

兰谨修的情况邓洋也是知道的,他跟兰玉琢是同事,以前也没少来兰家蹭饭吃,大家也算是很熟悉了,听到兰谨修这么说,邓洋第一反应就是不赞同。

田荣更是脱口而出道:“谨修你别去!本来我就不打算把你牵扯进来,要是如果我去了事情没解决,那我本来也是要死的,你可别再蹚进这个浑水里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