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田荣简直无力吐槽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作死的吗,只希望这次能够顺利解决,千万别出什么事的好。

到了双鱼山下的时候,如今还活着的几位驴友早就等着了。田荣决定去双鱼山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就跟他们联系过,他也说了,这次虽然找了个靠谱的大师,但事情能不能顺利解决还不一定。但另外几人商量之后,也跟田荣的想法一样,他们不想等死。

虽然田荣早就说过,这位大师年纪很轻,但绝对是有真本事的,不过当看到他们这一行人,他们几个还是不免心里发慌。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也打不了退堂鼓了,于是各自相互介绍认识了一番之后,就背着各自的装备上山了。

当初的七个人,除了田荣之外,还剩两个女生,一个二十五岁的伊凡,一个二十六岁的涂晓白,而男生中还有一个专业登山运动员出身的莫涛,也是年龄最大的那个。

虽然很想相信田荣找来的是个靠谱的人,但莫涛还是忍不住提出了关于自身和山洞的疑问。他就不明白了,不过是进了个山洞,又什么都没干,也没看到什么诡异的东西,怎么就惹上了这样一身的麻烦。

邓洋将之前对田荣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你们认为的什么都没做那只是你自己记忆里的东西,在你们失去的那段记忆中,你们又怎么知道你们都干了什么。”

涂晓白也在一旁道:“那大师,您听说过双鱼山的传说吗,我们那天是不是见到了传说里面被镇压的那个邪魔祭祀台了?”

听到这话,来之前都没做过什么功课,对这个地方也并不了解的司阳好奇道:“什么传说?”

兰谨修是跟在司阳旁边走的,听到司阳的询问,刚刚嘴巴微张打算给司阳说说关于这双鱼山的传说,邓洋就跟倒豆子似得全倒了出来。

兰谨修默默闭上了嘴巴,看了眼邓洋,突然感觉看他有几分不太顺眼了。

司阳听后笑道:“这不是鬼扯吗。”

邓洋连忙附和道:“就是,太鬼扯了!愚公移山都比这个可信度高,还老天爷一下子降下一座山来压制,这么麻烦,干嘛不直接一巴掌将祭台给拍碎了更省事。”

田荣在一旁道:“那不知天师对这里的风水有什么看法?以前只是听人说过关于风水的一些事,倒是从未亲身接触过,所以还是挺好奇的。”

邓洋道:“虽然风水我并不精通,但多少还是稍微懂一点的,说的太复杂你们也难以理解,我就说些浅显易懂的吧。人有精才有神,地有势才有形,你们从远处看,觉得这座山像两条亲吻的鱼,而这山也更是因此而得名,但是你们不觉得,与其说是亲吻的鱼,反而更像是两把尖峰相对的雨伞。”

被邓洋这么一指,现在还处在山下的他们仰头一看,的确还真有那么几分相像。

邓洋继续道:“这样形式的山脉又可以称之为对冲局,这山本身就是南山北水,这样的格局属于逆局,在一定的形式上这样的逆局会将山脉中的好的气势一泄到底。但又因这山本身是对冲局,相互之间又微妙的取得了一个平衡,而两山之间又因地势环境自然衍生出一条溪流,占山之秘,故终之以望气焉,这溪流生出的水汽又恰好的维持住了山的生机,不过仅仅只是维持住而已。自古有句话便是好山好水会养人,可惜这座山的山势并不好,住在山脚下的会因山势而带财,但可惜也会因此家宅不宁。”

风水一事自古便相当的玄妙,邓洋点评了一下这山中的风水,田荣听听也就罢了,毕竟这些话他也无从验证。但莫涛他们三人却是相视一眼,他们刚才等田荣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咖啡厅的店员在八卦老板闹离婚的事情,说是为了财产的分割都撕破脸了,这么一联想,他们几个对邓洋莫名的更信了几分。

觉得这位年轻的大师可能的确真有点本事,另外一个女生伊凡也放开了一些:“那大师,您会算命吗?能帮我们看看相吗?”

邓洋轻笑了一声:“别人可以看,但你们几个却看不了,你们几个的面相如今都差不多,生死未定。”

原本稍微有些松快的气氛再次变得沉重起来,这可真是一场生死未卜的旅行。

走在一旁的司阳放慢了脚步,不紧不慢的跟在了众人的身后,还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吃了起来。不过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了一遍,最后还是停留在了田荣的身上。

兰谨修将这番举动看在了眼里,却没做声,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沉了沉。

登山是个技术活,并不是光体力好就行的,一般没掌握登山技巧的,那就纯是消耗体力了,体力再好也坚持不了半天。原本莫涛他们还想着,这几位都不是什么专业人,连业余的都称不上,估计脚程会很慢。但是大半天过去,他们几个已经明显体力有所下降,身上都能感觉到汗意了,再看那几位,脚步轻松,连呼吸都没怎么乱,面上干干爽爽,一点流汗的迹象都没有。

那位大师能这样他们倒是理解,大师嘛,那肯定有过人之处。但是就连田荣的那个大老板朋友,以及明显就像是来郊游踏青的大学生也走的那么轻松,难道真的是他们老了,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身体素质了吗。

华夏人的感情都是吃出来的,即便之前还十分的陌生,但是在一起吃了个午餐之后,大家多少也熟络了起来。兰谨修和他身后的保镖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即便这人是田荣的朋友,但莫涛他们却连话都太敢跟他说,这人的气场太强了。

倒是他带来的朋友那个叫司阳的大学生挺好相处的,不管跟他说什么,都一脸笑容,最重要的是,这人真心帅,是那种越看越让人挪不开眼的好看,所以发现这人很好说话之后,两个女生就开始围着他叽叽喳喳了。

“你怎么想不开跟着他们来啊,我们身上发生的事情你没听说吗?”

“就是,你知道吗,那天早上我们都要被吓死了,那个山洞太诡异了,而且短短几天,我们就有三个朋友发生了意外。”

“你这么喜欢灵异,在学校里有没有参加什么灵异社团啊?”

“你以前遇到过什么灵异的事情吗?”

“你长得这么帅,有没有女朋友啊?”

不管那两个女生问什么,司阳都好脾气的应着,这么好说话的超级大暖男,可不就是这些小姐姐们最喜欢的菜吗。上午还有些沉闷的气氛,随着两个女生逗弄这个大学生小弟弟之后,越发活泛了。

几个男生无奈的摇摇头,这个看脸的世界。

司·大学生小弟弟·阳微笑表示,女人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都知道大祸临头了,还有心情调笑,也是很神奇了。

天快黑的时候,大家才刚刚走进了那条岔路里,但是距离那条溪边的山洞还有大概近半天时间。本来现在的季节天黑的就早,山里更是如此,为了安全考虑,他们便没有再继续往前走,而是就地安置了帐篷。

作为野外生存技能满点的保镖,三两下就将帐篷给搭建好了,不过这些行李是兰玉琢整理后交给他的,所以搭完了帐篷之后并没有看到睡袋,就连忙去跟兰谨修报告了。

兰谨修问道:“只有帐篷?”

保镖道:“还有一个气垫,和两床轻绒被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