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闻言看向司阳,正在捆绑树枝打算做个临时锅架的司阳道:“没睡袋那就这样睡吧,有个帐篷就行了。”

兰谨修点点头,这时邓洋跑过来:“司阳哥睡我的睡袋吧,今晚我守夜,不用睡袋。”

兰谨修头上顿时冒出井字青筋来,多大仇。

司阳笑笑:“不用了,有帐篷呢,今晚你也不用守夜了,虽然可能会闹点动静,但伤不了人。”

邓洋想了想,就跑去跟那群人打了个招呼,晚上只管好好睡,不管听到什么都别管就行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众人不免开始有些忐忑了。主要他们对这里已经有心理阴影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惊的慌。

众人围坐在火堆边吃吃喝喝,但是距离那山洞越近,大家越觉得不安,闲聊都没心情了,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各自回了帐篷里呆着了。

兰玉琢给准备的帐篷挺大,两个男生在里面也不会觉得拥挤,司阳嫌挂在帐篷上的灯有些昏暗,于是直接换了一个照明珠上去了。兰谨修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简直能把夜晚照耀成白天的珠子,而且神奇的是即便是盯着看,竟然不刺眼:“这应该也是法器吧?”

司阳道:“算不上,这就是一颗海生珠,自带发光体,除了照亮没有别的用途。”

兰谨修道:“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我只见过夜明珠,但并没有这么亮。”

“夜明珠应该算是有着稀有元素的石头,但海生珠不是石头,你把它放进水里,它还会吐泡泡,真要归类应该是属于生物类,不过采摘对普通人来说应该挺难的,这种东西生长在大概三万米深的海里,一大片一大片的,所以不算稀有。”

兰谨修看着司阳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才开口:“根据人类目前已经探测的,大概只探测到了海底一万一千米左右的深度。”

司阳闻言一笑:“那是你们修为不到家,最可怕的不是陆地,而是大海,大海的深度远超常人所想。”

三万米对于金丹期的修士而言大概只能算是浅水区了,真正的好东西其实并不在所谓的秘境里,而是在深海当中,那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即便是海生妖类都轻易不敢去的地方,当年他还曾想着,等他修为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一定要真正下海去走一趟。不过这个想法大概永远都实现不了了,整个地球也只有这么大,地球上的海又能深到什么程度。

正在感叹着,帐篷外不知何时开始起风了,几个只带了睡袋围在火堆边的男生猛地一静,不由自主的朝着同样只有睡袋的邓洋靠拢。

另外一个帐篷里的两个女生原本还在小声说着话,也突然一下安静了下来。众人似乎屏息了片刻,那阵风又慢慢的停了。

见风停了,大家也跟着松了口气,还以为是自己太过草木皆兵了。不过刚松口气没多久,树林里就响起一阵诡异的鬼哭声。

第60章

风声有时候听起来很像人的哭声,尤其是在那种令人极端害怕的环境之下,人们的想象力会将这种恐惧无限放大,稍微有点动静都能将人吓的肝胆俱裂。更不用说,他们本身就经历过那么诡异的事情,还有同伴死亡的阴影,又再次回到了令他们噩梦连连的地方,越发心生恐惧了。

田荣他们多想说服自己是他们多心了,那只是很自然的风声而已。但是没有风,当那哭声响起的时候,四周整个静悄悄的,连一片叶子都没有被吹动。只有一声又一声,越来越清晰的哭泣声响彻在耳边。

除了他们围绕的这个火堆,四周一片漆黑,即便天上有月亮,但是被重重树影遮掩,月光的亮度根本照耀不下来。田荣看了看兰谨修的那个帐篷,里面还能传出光亮来,他现在很想进去,虽然可能有点自欺欺人,鬼如果要抓人,躲哪儿都没用,但他总觉得有个帐篷的遮挡会更安全一些。

另外一个帐篷里面的女生小心的探出头来,看到所有人都在,多少松了口气。只要人多,难免会更加有底气点。

那鬼哭声依旧没有停止,在这漆黑的森林里,简直慎的人心里一阵阵发毛。

涂晓白几乎声音发颤着道:“大师,大师...”

邓洋朝着森林的某个方向定定的看了一会儿,这才转头朝众人道:“睡吧,有耳塞的戴耳塞,出不了什么事。”一团阴气在那儿作妖而已,连一只鬼都没有,果然就像司阳哥说的,可能会闹出点动静,但伤不了人,灭掉了贺博易的牛人果然不愧是牛人,这实力相差太大了。

涂晓白简直无语了,这不是出不出事的问题好不好,好吧,他们的确也很担心出事,可是谁还能在这样的鬼哭声中睡觉啊,那真是心大的没边了。涂晓白看了看众人,忍不住道:“要不你们也到帐篷里来睡吧,帐篷这么大,大家挤一挤也可以的。”这特殊的情况下,男女那点顾忌还算的了什么,人多的话心理上也觉得安全点。

邓洋闻言一笑:“有时候可不是人多就安全的,谁知道睡在你旁边的是不是人,或者现在是人,下一秒就不是人了。”

躲在涂晓白旁边的伊凡直接被吓得哭了,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尤其是耳边还有那不断的鬼哭声时,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

不过邓洋大概还没长出怜香惜玉那根筋,对于怕的哭的梨花带雨的两个小姑娘丝毫不为所动:“你们睡你们的帐篷,放心好了,外面有人,绝对能保证你们能平安见到明天的太阳。”

田荣想了想,从睡袋里爬出来想要去问问兰谨修介不介意再多一个人,要说朋友关系,他觉得自己跟兰谨修关系更亲近才是,好歹也大学四年的同学呢,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军训的时候他们还是上下铺呢。

不过他刚刚一动,邓洋就朝他看去:“你干什么?”

田荣道:“想,想跟谨修去挤一挤。”

邓洋不客气道:“不行,他们已经睡了,你不要去打扰他们,而且在帐篷里面你们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也看不到,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你们还是睡在我眼皮底下吧。”

笑话,他怎么能让人去打扰到司阳哥休息呢,要是司阳哥一个不满心里对他有点小意见了怎么办!

田荣一想也是,人家帐篷里的两个都是没有牵扯进这件事情里面来的人,如果被自己连累就不好了,所以还是远着点吧,于是又默默缩回了自己的睡袋里。

帐篷内已经跟司阳并排躺下的兰谨修微微勾了勾嘴角,那几顿饭没白给这小子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