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微微侧头,看到躺在他旁边的司阳在正在看漫画,莫名有种多了点生活气息的感觉,原来司阳的私下也并不是像他以为的那样一心修炼的,除了爱吃好吃的,还喜欢看这种消遣时间的东西,除了那一身修为之外,其实就跟现在的大学生也没什么差别。这么一想,不免更亲近了几分。

半夜鬼哭实在是太噪音扰民了,本来邓洋其实是觉得无所谓的,别说只是一团阴气作妖,就是在鬼窟里他都睡过,但刚刚因为田荣,他才想起司阳哥也在睡觉呢,于是难得大方的取了张净化符,几道灵力打了上去,双指并拢一划,那黄色的符纸就飞进了火堆里,很快那鬼哭声就没了。

要知道他根本不擅长画符,这符虽然比丹药便宜,但还是很贵的,生活拮据的天师也是要省吃俭用的。

睡在外面一直注意着四周动静的田荣莫涛他们在邓洋有动作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眼睁睁的看到符纸烧了之后没声了,一下子眼睛都放光了。其实他们真的还是挺怕这个邓洋是个嘴把式,如今亲眼见过了,心里自然就更踏实了,这才安心睡觉。

帐篷里的司阳将手机放下,看了眼兰谨修,笑了笑:“刚刚鬼哭声你不怕吗,连气息都没变。”

兰谨修很想多说点什么,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沉闷,但是到嘴边的话却是:“嗯,不怕。”

正纠结着是再找话题聊一聊,还是让司阳早点休息,毕竟一大早就出门了,又爬了将近一天的山,人总是会累的。就见司阳手中突然多了个木质的盒子。

司阳将盒子打开放在两人的头前,一股淡淡清幽的香味顿时散发开来:“这是助眠香,我特调的,还能防虫,睡吧,我不会让鬼半夜把你叼走的。”

兰谨修微微笑了笑:“晚安。”

司阳嗯了一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晚安。”

伴随着那股幽香,即便身边多了一个人,但兰谨修睡得前所未有的好,他自己本身就是睡眠很浅的人,如果在外面,那更是从未睡着过,这还是第一次在野外还能一觉自然醒,也不知道是香的功劳还是因为身边有个司阳。

司阳一大早见兰谨修看着香发呆,笑道:“怎么样,效果不错吧,喜欢的话这个给你了。”说着就将香盒放到了兰谨修的手里。

兰谨修似乎有几分无奈的笑道:“我发现,跟你认识以来,接受你的礼物多过我所付出的。”

“随手的小玩意而已,算不上礼物,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如果你要这么比,那每次你来我家带的那些食材可就不少了,次数比我给你的小玩意还多,朋友不都是这样礼尚往来吗。”

听到声音的邓洋端着煮好的早餐蹲在了他们的帐篷前,小声道:“司阳哥你起来了吗,我做了早餐。”

司阳将帐篷拉开,就看到那张灿烂的过分的笑脸,也跟着笑道:“早啊。”

邓洋连忙道:“早早早,我煮了点粥,这个米还是我从我师父那儿偷来的,司阳哥你尝尝。”

司阳从帐篷里出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好啊,我洗漱下就来。”

一大早就刷上了好感度的邓洋愉快的去给司阳准备早餐了。

兰谨修穿戴整齐的从帐篷里出来了,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树墩上,看着愉快的像只小蜜蜂一样忙前忙后的邓洋眼神有些凉。

一行人简单的吃了点早餐,整理好东西继续往前走了。虽然昨天晚上有点异状,但现在那样一个大太阳照耀着,感觉那股阴凉之气都少了许多,伊凡边走边好奇的朝着邓洋问道:“大师,昨天晚上是真的有鬼吗?是因为那个山洞吗?还是本来树林里就有鬼?”

“没有鬼,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鬼,不要封建迷信。”

众人忍不住嘴角抽抽,他们也很想相信科学好吗,可是现实不就给了他们当头一棒吗。

看着之前走过的这段路,田荣道:“如果顺利,那我们下午差不多就能到山洞的附近,所以我们是今天进去,还是等明天早上?”

邓洋道:“自然是早解决早了事,你难道没发现,你们当中有人开始不对了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下意识心口一惊,然后慌乱的看向对方。涂晓白眼尖的看到莫涛脖子上有什么痕迹,连忙道:“莫涛你身上怎么了?”

莫涛下意识用手去摸自己的脖子,因涂晓白的话,众人连忙转头看他,伊凡更是害怕的牵着涂晓白的手往后退了两步。

田荣一个箭步上前,拉过莫涛捂着衣领的手,拽下他的衣服一看,那身上零散分布着不规则的深褐色斑点。田荣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莫涛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就是早上起来的时候觉得身上有些疼,就像是被人打过一样,尤其是脖子胸口处疼的厉害。所以邓洋说有人不对劲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但他并不清楚自己身上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听到田荣的话,整个白着脸惊慌道:“怎么了?我怎么了?”

涂晓白从包里淘了个镜子递给田荣,田荣拿给了莫涛,莫涛这才看清自己的模样,整个惊恐的瞳孔鄹缩,慌乱的看向邓洋:“大师,我身上这是怎么了?是因为昨晚的鬼吗?你不是说不会有事的吗?!”

邓洋道:“那是尸斑,你应该就是下一个了,所以快点解决就能救你的命,再耽搁下去,你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我就不确定了。”

这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变了,涂晓白不解道:“为什么会出现尸斑?我们之前那三个朋友都是意外身亡的。”

“因为他原本就应该昨天晚上死的。”

艳阳高照的大白天,众人生生泛起了一阵冰冷的寒意,莫涛更是脸色惨白的冒着冷汗,要如果不是田荣扶着,恐怕直接腿软的跪下去了。任谁听到这种话,恐怕一下子都接受不了。

昨天晚上邓洋其实就已经看出了莫涛的一脸死相了,他算着莫涛可能活不过昨晚,所以一直没睡就等着看,到底那山洞里的东西是怎么杀人的。不过没想到,从司阳哥他们帐篷里面传出一阵异香之后,莫涛身上的死气竟然淡了不少,显然是司阳哥出手保了莫涛多活一晚。不过如果不尽快搞清楚山洞里的是什么东西,莫涛照样活不过今晚。

而司阳此时正站在树荫下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就像个真的只是好奇灵异过来旁观的大学生,兰谨修和保镖自然站在他的身边,也有点旁观的意思。

邓洋看了眼时间:“你们还要这样无言相看的浪费时间吗,现在可真的是在浪费生命了。”

众人闻言只好各自收拾好心情再次往前走,因为这里是围绕着半山腰在走,并不是往上攀登,所以比昨天轻松了很多。但大家显然比昨天更加沉重了,再也没有比现在更能感受到死神逼近的感觉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